第一百七十三章:视而不见

作品:《殿堂欢

    “长乐倒是不在意。”

    高长乐要是真的在乎旁人的看法的话,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幸福了。

    早一点面对人言晚一点面对人言对高长乐来说并没什么分别。

    只不过……

    “不过毕竟关系我们大魏的名声,到时候,父皇只需要说是和长乐联手演的一场戏就好了,还可以顺道奖励长乐一番。”

    只不过自己到底现在还是大魏的大公主,所代表着的不只是自己,更是她父皇和大魏的名声,还是不能做事太过随意,要给自己想要退路才行。

    “好吧。”

    看着这般态度笃定的高长乐,还有听了高长乐之前所做的那些分析,嘉元帝也觉得的确是可行……

    “那父皇明日便颁旨。”

    “多谢父皇!”

    ——

    宫外。

    高长欢看着愣神的曹京昆,不由得嗤笑出声,“怎么?”

    “曹二爷不会是心中胆怯,不敢吧?”

    “好歹曹昭华生前活着的时候还算是对曹二爷百般的照顾,结果曹昭华乃是蒙受了不白之冤而死,曹二爷却连个报仇的心思都没有,这么想起来……曹昭华还真是可怜啊!”

    曹淑影的身世一度成为宫中的嫔妃茶余饭后的笑料,那么个小门小户出来的人,竟然也敢仗着先皇后的威严在宫中作威作福,对于曹淑影家中的兄弟,也更成为嫔妃们当中的笑料。

    曹京昆……

    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高长欢早先就听闻了,没想到如今竟然还有用得上的机会……

    居然敢对自己有了不轨之心。

    当真是放肆!

    高长欢微微抬起下巴,眼神轻蔑的看着曹京昆这般犹犹豫豫的模样,冷声嗤笑了一声之后,作势便是眼神示意蒹葭离开,不想曹京昆却突然变了脸色,上前彻底堵住了高长欢的去路。

    “你到底是谁?”

    能一下子认出来自己的身份,还知晓他姐姐在宫里面是蒙受了不白之冤而死的人,定然身份不菲的,可是这样的千金小姐,如何会单独的出现在盛京之内……就算是身份再尊贵,也不可能说报仇就报仇,宫里面的主子所做的决定,世家小姐能做什么?又能知道什么?

    曹京昆万万不敢将高长欢往公主方面想的,那公主都是金尊玉贵在宫里面养尊处优的,没什么事情根本不会出宫,就算是出宫也是人群簇拥。

    可是看着高长欢这般肯定的模样又不像是在说谎,一下子叫曹京昆有些迷糊,拿捏不准高长欢的身份了。

    “高长欢。”

    高长欢瞥了一眼曹京昆,微微正了正身子,并未多言,只是红唇轻启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

    却对曹京昆足够震撼。

    高长……欢……

    欢不欢的什么,曹京昆不知道,但是姓高又是从长的……曹京昆却是深有体会,自己的侄女怎么说也是叫高长雪,他还是认得的……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看着穿着平平的小姑娘,居然是……

    居然真的是皇城中的公主。

    自己刚刚竟然还想着要将这个高长欢给偷走回家做小老婆……

    曹京昆顿时就觉得背后阵阵寒起,更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啊!”

    曹京昆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在了高长欢的面前。

    难怪自己在和高长欢说话的时候总觉得高长欢身上的气质威严是要超过旁人的,要是皇城里面的公主,从小耳读目染也便不足为奇了。

    他自己……

    这么混账,究竟毒做了什么事情啊!

    这四周该不会隐藏着什么暗卫在暗中保护着高长欢,只等着寻找合适的机会就直接将自己给悄无声息的灭了口吧!

    这可不行啊!

    他们曹家已经没了他姐姐这个女儿了,要是连自己这个唯一剩下独苗儿子也被处死的话,那么一大家子,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是怎么活啊!

    “呵呵。”

    “曹二爷还算挺见多识广的,竟能分辨出来本宫的身份。”

    “那不知曹二爷现在对本宫的提议有什么看法?”高长欢眼神轻蔑,“你冲撞本宫的事情,你说要是被那些暗卫回去汇报给父皇,你们曹家……”

    高长欢欲言又止,可是却比说全了话对曹京昆的震慑要更强!

    像曹京昆这种的……在她的眼中连蝼蚁都算不上,还想要在她的面前使花招,用手段打自己的主意,他也配吗?

    曹京昆心中咯噔一声,脸上的表情更是一番快哭了的模样,果然是有着暗卫保护的!

    也是。

    堂堂的公主,怎么可能以身犯险,之所以那些暗卫没有在身边直接保护,是不想太过兴师动众,而是都躲在暗处时刻关注着高长欢的一举一动的。

    幸好自己刚刚还没来得及对高长欢做出些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否则是不是现在自己已经身首异处了?

    人最怕的,就是自己吓自己。

    要是换成了其他人,恐怕高长欢就要想别的手段来应付了,但是眼前的人是知晓公主们情况的曹京昆,那高长欢就省事儿很多了。

    因着对于公主的敬畏和对天家的羡慕,在曹京昆的心里面会不自觉的将公主的地位神圣化并且无限的放大,很多情况可能高长欢都想不到,但是曹京昆的心里面的恐惧却已经先行一步了。

    果然,在高长欢冷冷的说了一句话之后,曹京昆便狠狠的照着自己的脸上抽了一巴掌,“小人该死,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内认出来公主的身份,还请公主饶命!”

    “公主饶命啊!”

    高长欢缓缓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痛哭求饶的曹京昆,心中倒是些许的满意。

    “现在,本宫就有个法子,不但可以叫你不用被父皇怪罪,还能给你寻找个好机会让你替你姐姐报仇,就要看你想不想好生的把握住这个好机会了。”高长欢眸底一闪而过的冷意。

    曹京昆看没看见蒹葭是不知道,但是蒹葭却是真真切切的看的清楚了,并且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她太了解高长欢了,以至于高长欢出现这个眼神的时候,蒹葭就知道,这个曹京昆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蒹葭的心里面记得很清楚,那还是她第一次被指派到了清玉宫,到了高长欢的身边侍奉的时候。

    那时候的高长欢好像就七八岁的模样,这边刚刚和李督主笑了笑,说着没关系,转身便直接去屋子里面取了滚烫的热水,到了院子里面浇在了蚂蚁窝里面,看着那些突然被热水烫的惊慌失措的蚂蚁低低的笑了起来。

    虽然时隔多年……

    但是现在蒹葭还能想起来当时高长欢脸上的笑容,就和现在看着曹京昆的表情一模一样。

    当下蒹葭看着曹京昆的眼神中就多了几分同情了……

    这真的是……

    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这么个魔鬼。

    曹京昆一面眼神闪躲,不敢同高长欢直视,一面眼角的余光却是在打量着四周情况,生怕什么时候就突然冒出来暗卫什么卫的直接在自己摇头拒绝的时候给自己带走……、

    “不愿意就算了。”

    “本宫一向是不喜欢强人所难的。”高长欢已然没了耐心,作势就想要走。

    曹京昆却突然从地上冲了起来,直接扑在了高长欢的面前,“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小人愿意!”

    澳景坤脸上陪着油腻腻的笑容,笑得狗腿,“小人愿意的。”

    “公主殿下肯原谅小人的无礼行为,还愿意找个机会让小人替姐姐报仇,小人如何能不知好歹。”

    “小人愿意的!”

    “小人在这里,便多谢公主殿下成全了!”曹京昆倒还算是懂事。

    高长欢脸上冰冷的表情也跟着缓和了许多,“算你识相。”

    “跟本宫过来吧。”

    蒹葭有些奇怪的看着如此凝重的高长欢,难不成四公主当真是想要帮忙这个混混报仇?

    找谁报仇?

    如何报仇?

    “四公主……”蒹葭面露犹豫,然而要说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来,便直接被高长欢那警告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算了。

    这个曹京昆也算是自作自受,谁叫他有事没事儿的竟然想要打高长欢的主意,就算是被高长欢给算计了,那也怪不得别人,只能说他是自己找死了。

    蒹葭自身都难保,又何尝管得了其他的事情。

    蒹葭立刻嘘声闭嘴不再言语,而曹京昆一路上都是点头哈腰的跟在了高长欢的身后,主仆几人一路平安的回到了宫门前,高长欢脸上顿时多了不少的轻松。

    还真怕这个曹京昆路上犯起了混,到时候好歹是个大男人,她们两个弱女子不好对付,现在好了,已经到了皇城,就不怕曹京昆还翻起什么花样了。

    守在宫门前的侍卫是认识高长欢的,见到高长欢之后便忙不迭的朝着高长欢行礼,而那些被高长欢甩开的小太监们也是守在宫门前等着,见到高长欢出现在视线之内,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快哭了。

    “四公主!”

    曹京昆暗自将四公主这个称呼记在了心里面,却是有些奇怪,从前倒也是听了他姐姐提起过宫中的公主,就知道大公主是很是威风的。

    这个四公主是从何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