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勤奋少年

作品:《墨羽笙箫传

    陈明德亦是沉声道:“贤侄说的不错,老夫观察此人的眼色,应当是一位极其自负之人,绝对不削于在这等小事上欺骗我等,所以他应该是来自大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当日海上这么大的风暴,这可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到的,要说他是故意制造拯救海川性命的假象,那么就连老夫也是不相信的。”

    一想到那日的风暴,就算是陈明德这个先天强者都有些不寒而栗。

    柳乘风这才释然,道:“既然是来自于大陆,那应该与其他挑战势力没有太大关系了,既然如此,那这些日子我等好生招待,不过大家还是小心谨慎,万万不可大意,若是因此而让一个月后的武道大会失利,那么我柳乘风可就有愧于柳家的列祖列宗了。”

    陈明德和柳海川脸色都是一变,他们同时点头称是。

    他们三人的交谈甚是隐秘,而且还是在一间密室之中进行的,哪怕是有人附耳倾听,也未必能够听清楚。不过,让杨墨羽感到惊讶的是,这密室之中竟然还有一人存在,不过此人只有后天十重修为罢了,倒让杨墨羽没有太过在意。

    但杨墨羽又是何人,只要他提起真气,那么一定范围之内,都在他的监控之下,他们的谈话自然是被杨墨羽听得一清二楚。

    杨墨羽眉头微皱,随即转身离去,这一次他并没有立刻返回房间,而是离开了柳家,朝着柳家后山而去。

    柳家是依山而建,这种选址,在岛屿之上都是很平常的,越是强大的势力,建立的山门就会越高,这是因为东海的地势所造。像发生海啸之类的自然灾害,这样的地势就有利于灾难的规避。

    杨墨羽闲庭若步的走在山道上,他们三人的密会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很显然,因为某个原因,柳乘风对于自己的出现保留了怀疑的态度,但是又因为自己先天强者的身份,所以他并不想得罪。

    微微摇头,杨墨羽虽然很想让陈明德当向导,但若是因此而招惹不必要的麻烦,那他也就没这个兴趣了。

    正在他犹豫之时,他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山顶。豁然间,他感应到了一股弱小的气息,因为他感应到了有人从柳家跑了出来,而且还是从柳家后院,循着杨墨羽走过的方向,追了上来。

    杨墨羽眉头一皱,难道这柳家之中有高手?自己离去的事情被他们发现了?还是那几个胆大包天仆从闯入了房间之中呢。

    身形一动,杨墨羽已经跃到了一颗大树之上,并且将身体隐入了枝繁叶茂的树叶从中。

    不过片刻,那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山顶,杨墨羽越发的惊讶了,此人能够追到这里,期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止,果然是擅长追踪的高手。

    只是,让他大惑不解的是,此人竟然只是一位十三四岁的孩子,他来到这里之后,竟然只是自行的打起了一套拳法。

    杨墨羽愣了半晌,仔细的看了一眼树下的人影,心中暗道惭愧。自己的疑心真是太重了,还以为被发现了。

    若是被其他圣者知道此事的话,说不定会笑掉大牙。杨墨羽摇了摇头,细细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影。

    他虽然不认识这套拳法,但是以他的目光却能够清晰的看出来。这套拳法粗糙之极,根本就不是什么战技,应该只是某个门派初出入门的一些粗浅拳脚功夫罢了。一旦此人修炼出内功后,那么这套拳法对于修炼而言,就基本算是没有什么用处了。

    杨墨羽较有兴趣的看着树下的人影一招一式的摆动着。很快,此人的一套拳法就已经顺利的打完了,他平心静气了半晌,随后就稳稳的扎起马步,并且均匀的呼吸着。

    杨墨羽侧耳细听了片刻,他立刻知道,这个少年正在这里练习内功,而且此子的内功修为已经达到五重巅峰,正在努力的朝着第六重冲击。

    静静的看着此子,杨墨羽心中突兀的涌起了一种无限的感慨。大半夜的到此练功,此子的勤奋确实让人为之动容。

    许久之后,此子发出了一道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终于站起身来,朝着远方无尽的黑暗发出了一声叹息,眼中一片迷茫,似乎看不到任何的前途和希望,喃喃低语,道:“又失败了。”

    莫名的,站在大树枝上的杨墨羽突兀的涌起了一阵强烈的伤感,在看到此人发出低语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身形一闪,已经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此子的身后。

    此子朝着远方看了半晌,终于回过头来,然而,当他回头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道人影,他心中大惊,立刻双腿用力,朝着后方窜去。

    虽然此子的武功低微,但反应却是一点也不慢,而且对这里的环境也是熟悉到了极点,所以他后窜之后,立刻是翻身一滚,窜入了树林的草丛之中,躲到了一颗大树后边。

    直到此刻,他才意外的发现,那道人影并没有追上来。稍微稳定了一下心神,他才仔细的回想起来,随即发出了一道惊呼,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是..墨羽前辈么?”

    杨墨羽大奇,问道:“你认识我?”

    那人终于从草丛中爬了出来,向着杨墨羽深深一躬身,道:“墨羽前辈,晚辈是柳家子弟,今日有幸见到您与家主大人同行,又听闻您救了二叔,还听说您是一位...”

    说道这里,他猛然闭上了嘴巴,脸上尽是一片尴尬和惶恐之色。

    杨墨羽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因为彼此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了,所以才会让人忐忑不安。

    毕竟,一个后天五重的武者与一位先天高手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天与地的差距,而且此子年幼,自然就越发的惶恐了。

    杨墨羽淡淡的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来山上练功,你二叔知道吗?”

    此子连忙摇头,道:“家中无人知晓,是晚辈自己的选择。”

    杨墨羽淡淡的应了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这才如梦初醒般的急忙拜倒在地:“晚辈柳一刀,拜见前辈。”

    在他们这些后天武者眼中,先天强者那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行跪拜之礼,那是理所当然之事。

    “今年多大了?”

    “回前辈,晚辈今年十三岁了。”

    杨墨羽轻轻的一点头,道:“每晚都来?”

    “是。”

    “多久了?”

    “两年。”

    杨墨羽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暗道,看来此子还有些毅力。

    “你每晚来此苦练作何。”

    柳一刀迟疑了一下,脸色微红,道:“晚辈资质愚钝,一直未能进阶六重,来此苦练,是想要寻找突破的契机。”

    杨墨羽淡然道:“你修炼到第五层多久了。”

    柳一刀微微一愣,他偷偷瞄了一眼杨墨羽,心中佩服之极,能够一下子看穿自己的修为,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令他佩服之至了。

    “晚辈修炼到第五重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他老老实实说道,根本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杨墨羽的脸色越发的怪异了,但是看在柳一刀眼中,顿时让他心中忐忑不已,也不知道是不是惹怒了对方。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杨墨羽在听到这个时间之后,却是暗自心惊,十一岁就修炼到了后天五重,难道东海国的修炼者天生天赋就这么高?

    杨墨羽微微摇了摇头,将心中的荒诞念头抛开了,冷然招手道:“过来。”他倒是想要看看此子是为何被卡在第五重两年之久,他若是肯过来,那就是他的缘分,若是不肯,那他立马就走。

    柳一刀听到这句话之后,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大步的走了过来。

    杨墨羽微微点头,道:“你先坐下,按照平时修炼的功法运转内功。”

    柳一刀虽然不知道杨墨羽想要干什么,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这位前辈绝不会为难他,要是人家心怀不满,早就出手了,以他的实力,自己根本是逃不掉的,还不如乖乖听话的好。

    他坐下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过了盏茶的功夫才平静了心神,开始运转内功心法。

    柳一刀所修炼的乃是金系功法,虽然第五重功法并不算什么,但已经隐隐约约的可以在他手上看到一点点的金属光泽了。

    杨墨羽伸出手轻轻的按在了他的后背。静静的感受着他的经脉状态,以及那金系功法的运转状况。

    半晌之后,杨墨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柳一刀的金系内劲确实已经到了第五重巅峰,但是在他体内,似乎还有着另外一种对立的力量在影响这金系内功,导致他在冲击第六重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功败垂成。

    这就像一艘船,快要停靠的时候,没有船锚一样,根本无法稳定。这时候若是有人丢根绳子拉其一把的话,那么就能很快的停住,但若是此刻稍微有点风浪的话,给他增添一点不必要的麻烦,那么在这种不稳定的状态之中,肯定会发生触礁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