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元浩的劫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苏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杜欣怡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人还没进屋,就吵吵嚷嚷的说着:

    “臭丫头,说好的去逛交易市场,结果人半天不到。害我等你那么久,你说要怎么补偿我!”

    “呃,”苏酥尴尬的摸了摸额头,见到聂云一时高兴,忘了杜欣怡还在山下等着自己。

    苏酥朝着已经进屋的杜欣怡和赵家齐谄媚的笑了笑,“刚好有朋友过来,一时就忘记了。”

    聂云和聂杨磊此时也站了起来,有些局促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是我们的不对,没打招呼就过来了。既然苏酥今天有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杜欣怡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一把拉住聂云,“咳,我刚才开玩笑的,你们有事就先谈吧。”

    “走走走,这事不急,难得有这么大的交易会,我们先去玩玩嘛!”苏酥一手牵一人,将聂云和杜欣怡都拉出了门。

    赵家齐朝元尧青和聂杨磊耸耸肩,也跟着出去了。

    山下小五阿勇正在那里等着,连李昊也都被他们叫过来了。

    聂云和杜欣怡都是活泼开朗的人,没多会儿功夫,两人的关系就亲近了不少,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很是热闹。

    “苏酥,”一行人正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有人突然叫住苏酥。

    苏酥抬头一看,徐惠正站在前方十米处,局促地看着苏酥,看着众人的目光也有些酸涩。

    苏酥不动声色的挑挑眉,又笑了笑,和元浩打着招呼,“你们来了,”说着又侧头指向元尧青,“是来找尧青哥哥的吗?”

    元浩眼中神色深了深,摇头,“是来找尧白的。”

    苏酥点点头,之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徐惠有些难堪,她其实是想和苏酥重修旧好的,她也一直都在找机会同苏酥套近乎。

    可是,苏酥并没有因此而原谅她,她从来当她不存在,不和她说话,也没有交流和沟通。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外表阳光好相处的苏酥,当确定将一个人逐出自己的生活时,她会彻底的将那扇走入她内心的门关上。

    徐惠有时也非常恨苏酥,为什么如此无情。

    但有时候也会想,那时候自己不把苏酥的行踪透露给戴家,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自己也许会同其他的元家人一样,甚至和她的这些朋友一样,成为高级异能者,人生从此变得不一样。

    “苏酥,难道我们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吗?我就这么不可原谅吗?”徐惠不甘的问道。

    元浩苦笑,苏酥的脾气,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对你好的时候,是真的好。但要是这些好都收回去的时候,那你就和陌生人无异了。

    别看现在苏酥见到自己还会打招呼,但从以前亲如兄妹的光系相比,他们现在也只是略熟悉的亲戚而已。

    可是这又怪得了谁呢?

    他明明知道徐惠差点害苏酥没命,但还是没有将徐惠赶走,甚至有的时候为了资源,会带着徐惠往元家祖宅跑。

    在苏酥心里,自己这个哥哥很另她失望吧。

    “不,”苏酥有些怔怔的摇摇头,“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我们只是,不是一路人而已。”

    苏酥顿了顿,又说:“我没有办法面对现在的你,因为这让我觉得,我之前做的决定很不值得。”

    若不是救徐惠,自己不会被丧尸咬伤,哥哥也不会为了救自己,而变成丧尸……

    徐惠不明白苏酥的意思,只以为她说的好听,还要再说些什么,但却被元浩一把拉住。

    徐惠不懂,元浩却知道。

    “我们先回去吧。”元浩一边说,一边拉着徐惠又坐回了车里。

    元尧青见了,也没拦着。现在元家是元尧白做主,元家的事情,他不会过多的干预。

    至于元浩,就好自为之了。

    车里,徐惠一边说话,一边抹着眼泪:

    “你做什么拉我离开,她苏酥口口声声说原谅了我,对你却是一点情面都没讲。那些升级试剂还不是你拼死拼活赚回来的。”

    “不要说了,你不明白。”

    因为徐惠的关系,元浩并没有被元尧白列为元家精英子弟。

    刚开始,苏酥和元尧青都会私下给他一些升级试剂。而他,却偷偷给徐惠用了一些。

    这种终极版异能升级试剂的效果这么好,徐惠的异能突然升级了,其他人又怎么看不出猫腻呢?

    后来,苏酥和元尧青就再没有私下给他试剂了……

    “我怎么不明白了,”徐惠含泪看着元浩,“难道在你心里,我始终都比不过苏酥吗?”

    元浩苦笑一声,心里却想:是啊,为什么这么多年的感情,却比不过一个徐惠呢?

    恐怕在苏酥和元尧青心里,他们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阿惠,不要再闹了。你知道的,他们并不欠我们什么。”元浩疲惫的说着,“我们以后,还是尽量少往元家祖宅来吧。”

    徐惠妙目圆睁,“凭什么,你为元家做了这么多的事,连祖宅都不能去了吗?”

    “我不想你,因为权势和地位,变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我也怕哪天,你又做出对白家不好的事情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徐惠有些心虚的看着元浩。

    “你和盛家人的接触,我都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徐惠脸色惨白道。

    “我看见了。”不知为什么,说出这话后,元浩反而觉得轻松了。

    “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的话,我们就此结束吧。苏酥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想必,他们也收到了消息。”

    徐惠脸色一白,哆哆嗦嗦的说:“阿浩,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气不过。他们那样对你……”

    元浩一脚猛踩刹车,汽车“吱”的一声停了下来,“徐惠,你不要老是说是为我好,行吗?你应该知道,没有元家,我什么都不是!”

    徐惠惊惧的看着元浩,双手猛地抱住元浩的脖子,哀哀说道:“求你,不要生气,不要离开我,好吗?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元浩一手扶着额头,满身的疲惫,对未来充满了迷茫。这段感情,让他患得患失,也渐渐失去了自我。

    然而这苦果,只能他自己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