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地下探险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经过几天的修养,苏酥的身体渐渐康复了。

    这天,苏酥找到朱教授,正式要求下去地下研究室。

    “教授,依你之见,带彭浩博一起下去可行吗?”

    “带他下去不是不可以,”朱教授沉吟,“只是,他的最终目的,肯定不是呆在地底下不出来。”

    朱教授停了停,继续道:“至于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首先要你自己去判断,其次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尽量让他不要危害到上面的人。”

    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意味深长。

    苏酥了然的点点头,“教授,我明白。我会先去探清楚他的目的的。”

    “苏酥,我相信这世界每个物种的出现都有其道理。我尊重大自然的选择,但是一个物种的存在不应该是以另一个物种的消亡为代价。

    我也相信你,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适当的决定。遵循自己的内心,我相信你的选择。”

    最终,苏酥还是决定带彭浩博下去了。

    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是否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些都不重要。

    下去之后能不出幺蛾子是最好,否则,拉着他一起呆在下面还是可以的。

    只是,云芳姐姐就……

    苏酥摇摇头,希望一切顺利吧。

    即使离末日到来,已经过去两年了,但地下研究所的灯火已经通明。

    也许是地下研究所的隔音效果比较好,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一路上下来,可以看到已经变成暗黑色的血迹,但并没有看到人类躯体。很显然,这里已经被人给清理过了。

    越往下走,苏酥心里就越沉重。

    先前在上面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地形的原因,还是刻意的掩盖,苏酥能察觉到一些丧尸的存在,但这些丧尸似乎都不强大。

    但现在,苏酥已经能明显的感到有两股威压在渐渐变强中。

    苏酥看了看旁边的彭浩博,也是一脸的凝重。

    其实苏酥现在的等级,彭浩博已经不能给她造成威压了,这也是苏酥当时没有及时察觉他到了hz沟的原因。

    但即使是如此,苏酥对上他仍然是毫无胜算,更别说下面那两只了。

    “要不然,我们还是撤吧……”彭浩博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苏酥迅速架起激光刀,感应着越来越近的某丧尸,心如鼓槌。

    “那就战吧!”

    彭浩博无所谓的歪歪头,然后身形开始变化,指甲变的黝黑尖利,双眼紫光闪烁不断。

    “嘿!说好了,这个晶核得归我……”

    彭浩博戒备的看着前方,嘴里不忘给自己争取福利。

    “弄死了再说……”

    碰到彭浩博这家伙,苏酥总想翻白眼。

    那丧尸并没有让苏酥他们等太久,动手也非常快,双方一打照面就给掐上了。

    然而越打到后面,越发现丧尸间等级的压制是非常的明显。

    苏酥还好,光系异能等级的提高,丧尸的这种领域压制已经没那么明显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丧尸天性对光的忌惮使得对方一出场,首先进攻的就是苏酥。

    苏酥拉走了所有的仇恨值,虽然给彭浩博创造不少进攻的机会,但是抵挡的非常辛苦。

    这样一来,苏酥就很危险了。

    彭浩博的攻击只能使丧尸负伤,造不成实质的伤害。

    而苏酥却要随时防备着,对方那粹着剧毒的爪子。在第n次被彭浩博救下之后,苏酥的手已经有些抬不起来了。

    “赶紧找机会撤,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彭浩博架开对方的爪子,抽空说道。

    然而对方反应的很快,只彭浩博分神的瞬间,那丧尸便一跃到了彭浩博的面前。

    “小心!”

    彭浩博下意识的避开,才想起苏酥在自己后面。小心二字刚出口,彭浩博就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噗!噗!”

    苏酥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丧尸爪子,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或许是避不开,也或许是不想避开了。

    哥哥,这样也好,是吧……

    只是……

    好像一点都不痛呀? 苏酥有些不敢睁眼。

    “原来是你!”

    彭浩博的声音响起,语气惊奇而又玩味。

    苏酥忐忑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

    来人穿着白大褂,右肩膀上插着一只丧尸爪子,正背对着苏酥站在前面。

    “你认识我?”

    来人淡定的将右肩膀上的丧尸爪子拂了下来。

    “那是什么?”彭浩博看着来人从那丧尸的后颈处,拔出来的针筒,眯着眼睛问道。

    “可以叫……麻醉剂的……升级版。它可以瞬间破坏人的中枢系统,造成脑死亡。第一次用,看起来效果不错。”来人边说边拿出手术刀蹲下身来,“我想这个丧尸晶核的归属,你们没有异议吧。虽然,是你们让它失去了警惕。”

    只是?衣角好像被拉住了。

    元尧青无奈的回头。

    果然便看见那个拉着自己衣角的,正是自己身后那个满眼噙泪,看起来娇娇软软的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孩子就是莫名的心软,并且还毫无防备。

    本来可以趁着那丧尸攻击她的时候从丧尸后面注入麻醉剂的,但却鬼使神差的挡在了女孩子的前面。

    幸好自己先砍掉了丧尸的一只手臂,才能让左手毫无阻碍的将试剂推进丧尸的后脑中。

    元尧青想将衣角抽出来,只是看着她要哭不哭的样子,又心软的将手放了下来。

    最后也只得就这样蹲下,任自己的白大褂被牵起支起一副奇怪的幅度。

    彭浩博看着元尧青熟练的拿手术刀将丧尸晶核取出来,尽管馋得不行,也只能在一边叹气了。

    而苏酥的内心充斥着喜悦又有着浓浓的煎熬和欲哭无泪。

    元尧青将晶核取出来后,就直接站了起来,又继续往研究室下面走。苏酥像个小奶狗一样,一直牵着他的衣角,他到哪里,她自然跟到哪里。

    彭浩博满脸趣味的看着,也跟着走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