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研究院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也是机缘巧合,阿勇和小五一路从hb省跑到了sc省。

    因为不能进cd基地,两个人便四处寻找光系植物,克制丧尸病毒。

    转着转着,两个人就到了gl县了。

    不知道是不是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似乎有特别多的光系植物,自然的丧尸就比较少。

    gl县正好有一个小的基地,阿勇和小五索性就在这里留了下来了。

    而研究院的警卫连会隔一段时间去抓一些丧尸做实验,有的时候也会救助一些幸存者。

    阿勇和小五是在一次做任务的途中刚好碰到了研究院的人。

    那次任务小五不小心被丧尸给抓伤了,是研究院的人拿试剂救了他。为了小五,阿勇什么都顾不得的跟着一起回到了研究院。

    “那你的丧尸病毒清除了吗?”听了阿勇和小五的历险记,苏酥问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朱教授说已经清除了,平时注意下就可以了。”阿勇点点头,“这里好多人都是感染了病毒然后被治好了的。”

    “朱教授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啊!”苏酥双眼发亮地看向元尧青。

    心里嘀咕,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好哥哥呀?

    元尧青怎会不明白苏酥的意思,却目光一闪,一把将苏酥抱进怀里,笑着说:“朱教授当然厉害了,他是顶尖的生物学家,许多突破性研究都有他的参与。”

    只是,他也治不好哥哥罢了。

    “娃娃,”元尧青沉思了片刻,猛的开口打断了苏酥和小五他们的交谈,“我打算去地下研究室……”

    “不行!”苏酥瞬得回头,小脸满是严肃的拒绝道。

    元尧青苦笑,抱着苏酥轻拍着她因紧张而耸起来的脊背,安抚道:“娃娃听话,哥哥不会有事的。”

    “才不是呢!你每次都这么说……”

    苏酥越说越急,又想说哥哥是骗自己的,又怕说了不吉利,到时候真的出事。不知不觉眼泪就跟着流下来了。

    元尧青心疼的抱紧苏酥,小心翼翼的拿袖子帮她把眼泪擦掉。

    “娃娃,别哭。哥哥这里会很痛很痛的。”元尧青执着苏酥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眼里是满满的心疼。

    从一开始,他就有去地下室的打算。

    当初能稍带上聂家村的人,也是想苏酥以后有更多的人能照顾她,假使自己真的出现意外的话。

    苏酥手缩了缩,手心下面是许久才能感受到的跳动。

    苏酥忽然觉得无限的惶恐,下意识的双臂张开紧紧抱住元尧青。

    “哥哥,你不要离开我,你说过,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苏酥将脸埋进元尧青的怀里,惶惶地说道。

    元尧青亲了亲苏酥头顶的发旋,再亲了亲苏酥的额头,久久没有说话。

    此时小五和阿勇已经知趣的离开了。

    元尧青知道娃娃在哭,这次却并没有哄她,只抱着她不放手。

    这之后,元尧青再没有提过这个话题,每日陪着苏酥在山谷里熟悉环境。

    其余时间就是同研究所的同事们一起,重新将那些研究设备装置起来,重新开始试验。

    而元尧青的空间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苏酥一直都把元尧青的空间当成百宝箱的存在,没有想到,哥哥居然把a基地的生物设备都留了一套,放在自己的空间了。

    研究所有了元尧青的试验装备,对丧尸病毒的研究也有很大的进展。研究所将这些研究成果卖给其他的基地,获得了不少的物资和晶核的资助。

    研究所的资源也越来越丰富,基地建设也越来越好,基地的居民们生活也越来越好。而研究所也接收了越来越多,被丧尸抓伤或者咬伤的幸存者。基本上,这些幸存者都被救了回来。

    而随着研究的深入,元尧青却有越来越多的时间,陪着苏酥。

    有时候,他会陪着苏酥在山谷周围转转,顺便打些野味加餐。有的时候,就什么也不做,两个人一起静静的呆在一起。

    而苏酥也一直忐忑着等待着那天的到来,但是这一等,就是半年……

    时间过的真快,还记得去年的除夕,自己一个人蹲在a基地门外,看着基地里的人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虽然已是末世,但是过新年是谁都不会忽视的节日。即使物资有限,很可能朝不保夕,不过一家人能在一起,也是足够值得庆贺的事情。

    去年的除夕,苏酥错过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机会。今年的这个的除夕,说什么都要好好过。

    对于过新年,苏酥的兴致很高,一早就拉着元尧青,以及阿勇和小五,跑到森林里打野猪。

    四个人运气非常不错,在丛林里碰到一伙野猪,四人合作下,很快把这窝野猪拿下了。

    苏酥数了一下,除了两头公猪和母猪,还有七八只小野猪,都有百八十斤重。

    连一向桀骜高冷的小五都兴奋的不得了,回去就喊了一群壮小伙过来,一伙人呼啦啦就把这些野猪都抬回了基地。

    苏酥和元尧青算是地道的北方人,过年吃饺子是一定要的。大家一合计,留一些肉大家过来一起包饺子吃。其余部分,就都做成杀猪菜,一起吃个饱。

    这个消息一放出,基地的幸存者们都额手称庆。

    很快大家都忙做一团,剃毛杀猪的,烧水洗菜的,烧火煮菜的都忙得不亦乐乎。基地现在勉强也能自给自足,山谷里种的大白菜和白萝卜都有不少。

    为了大家都能吃到饺子,饺子馅里放的大白菜比肉要多一些,但即使是如此,大家仍然乐呵呵的。有人调馅、有人擀面皮,还有不少人聚在一起包饺子。

    苏酥和元尧青两个就混在包饺子队里,愉快的包着饺子。

    而那边,做杀猪菜的厨师也已经有了,大家也都在热火朝天的处理猪肉和猪下水,准备一会儿做菜。

    杀猪菜原本是北方农村过年的时候,杀猪后做的一道炖菜,也没有什么讲究,但是一伙人坐在一起吃杀猪菜却是非常热闹,倒是让不少人喜欢。

    等这十头猪都被收拾了,大家便把所有的猪骨头和五花肉,猪血旺、猪肝、猪大肠,还有血肠,以及大白菜做成的酸菜都放在一起煮。整整架了三口大锅,才将这些东西都煮完。

    基地里还有一个做卤菜非常厉害的师傅,将猪头和猪蹄都收拾干净了,全都做成了卤猪头和卤猪蹄。

    一时之间,山谷里鲜香四溢,老远都能闻到猪肉的味道,闻着都要流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