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各怀鬼胎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而这边,张思龙也觉得,能碰到这群人是自己的幸运。他们的出现正好补充路上折损的人手。

    至于,这群人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过于巧合,张思龙不是很在意。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料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放在眼前看着也就是了。

    “张哥,这晶核等级也太低了吧……”吴小宝扒拉着那一小袋子的晶核嘟囔道。

    “你拉倒吧,看看他们穷成什么样,能有晶核就不错了。”傅樊白了吴小宝一眼。

    “好了,赶紧吃完,休整完毕马上出发。”张思龙打断两人的贫嘴。

    车队在碰到聂家村一伙人时,便停了下来。经过交涉后,张思龙决定带着他们一起前往cd基地,并且在这里做简单休整后,马上出发。

    “是,队长。”

    苏酥与元尧青躲在一边,望着人群中的一角点嘴角微微翘起。

    “怎么了?”两个人隐在一边窃窃私语。

    “碰到个故人……”苏酥眼里闪着兴味的光。

    正琢磨着怎样将两人掳来查问下情况,忽觉周身一冷,不由的抱紧了胳膊,人离后面胸膛稍微挪远了些距离。

    “什么样的故人,李昊那样的?”声音冷冷,双手却将苏酥牢牢抱住,制止她的小动作。

    “哥哥还知道李昊?”话还没说完感觉周围更冷了,苏酥乖觉的转过身来抱住哥哥,小声解释道:“他们才不是我的朋友,是两个小毛贼而已。”

    说到朋友的时候,苏酥特意加重了语气。

    话说,哥哥的性格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啊……苏酥心思一转,“我想抽个时间会会他们,说不定可以打探到这群人的来历。”

    “好……”只要不是窥觊苏酥的人,某人一向都好说话。

    经过一个下午的匆匆行车,车队总算在天刚擦黑时开到了sc省境内。

    sc省位处西南,四面环山,中间有广袤平原。

    全省汇集高山平原、丘陵草地多种地形。物产丰富,资源富集。同时它也是西南地区的科技、商贸、金融中心。

    而cd基地便设立在sc省的省会城市。

    虽然末世后一些人口密集城市破坏严重,但山川深处却仍是一片静怡美好的样子。

    因为位处西部,省内多少数民族,特别是那些密林之中随处可见几座吊脚楼或是竹寨子或是石房子。

    车队在一个很小的寨子里停留了下来。寨子里零星几户人家,很安静,没有人声。

    张思龙派人四周围查看完后,便集中在寨子祠堂里住下了。

    聂杨磊带着众乡亲默默的跟了进去。

    虽然寨子不大,但祠堂却修的很大。看着有些年头了,围墙是用石头垒起来的,大概有四五米的样子。

    祠堂里面有些凌乱,墙角或是旮旯里面有些或大或小的骨头。众人默默无语,都不愿猜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三三两两的找地方收拾了准备晚上休息。

    而这一切都与苏酥没有关系,只等天黑好会会那故人。

    是夜。

    “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王麻子差点给跪了。

    你说碰见谁不好,碰到这小魔星。本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结果在这里还有一遭。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加油站偷苏酥车的偷车双人组的其中一个。

    苏酥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问道:“你们车队是什么情况?”

    “哎呀,姑奶奶……得亏你离开了,我们可糟老大罪了。”王麻子说的一脸怪相,“哎,我们基地被个人给一锅端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说不定是你戴基地长得罪了什么人呗。”苏酥翻着白眼,很是不待见戴远昌,就是这货,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差点被抓去做实验体。

    王麻子一脸神秘的说道:“我听说是这人把基地实验室给踹了,把那些丧尸都给放出来了。基地的人差点都全军覆没了,戴监狱长带着这些人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他们都是当兵的?那你怎么混进去的?怎么不见戴远昌?”

    “差不多吧。本来是护送戴狱长的,结果戴狱长没出基地多久就被丧尸杀死了。哎……”王麻子装模作样的叹口气,“我能跟着还不是因为我能认路。嘿嘿……没办法,这认路的功夫我论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这些人都没事,被保护的却死了?”有些怪异啊……

    王麻子探过头来,神神秘秘的说道:“听说是被那个大闹基地的人给杀的,还有啊,”王麻子不怕死的再靠过来,故意压低了声音,“听说那人其实是个丧尸,”

    声音戛然而止。

    “哥哥,放他下来,我还没有问完呢!!”

    苏酥扒拉着元尧青的胳膊,同情的看着被掐着脖子双脚离地正不断翻着白眼的王麻子。

    “再敢靠的那么近,让你现在就去陪你们监狱长。。”

    “那个人长什么样?”苏酥直觉这个人不对劲。

    sz监狱虽然不大,实验室却护卫的非常严密。单单一个人把整个基地都毁了,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王麻子瑟瑟缩缩的离这两人远一点点,再一点点。

    磕磕绊绊的把自己都知道的都抖落出来了,然后躲在一边装死。

    等听完王麻子的描述,苏酥及元尧青都想到这人十之**就是那个丧尸王。

    这只丧尸王简直就是个大杀器,谁碰到谁倒霉,最好还是不要碰到的好,两人心中都不约而同的祈祷着。

    苏酥都没想到会碰到sz监狱的人,幸好戴远昌死了,不然又是一个麻烦。而面前这个人留着也是个麻烦,但无缘无故的杀死他苏酥还是做不到。

    “无妨……”元尧青连眼神都欠奉,“杀他随时可以。”

    “你走吧,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掂量。否则,有你好受的!”苏酥挥挥手赶他离开。

    王麻子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沿路回去了。待到了祠堂光亮处才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奶奶的,以后就是给尿憋死也不半夜跑出去撒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