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全村迁移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待聂云同村民们商讨完后,天已经擦黑了。

    刚开始,聂云将问题提出来的时候,还有人不同意离开。

    但是当聂云对村民们说,苏酥要同他们一起走的时候,已有人开始松动了。等到苏酥说有办法帮村里年轻人激发异能的时候,大家都沸腾了。

    当初聂叔去世,对于村长的人选问题上,大家都是持不同意见的。

    那时候,村民们分成几波,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最后就有人提议让聂云当村长,结果大家都同意了。

    其实,村民们会同意,一是看在聂叔的面子上;二是聂云家只剩她一个,那些物资也贪不了多少。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苏酥。

    苏酥刚来的时候,大家只觉得她只是功夫好一些,都还有些不以为然。

    直到后来从山洞里出来,没有苏酥的事先警示和帮忙,村子里受创不少。大家这才觉得苏酥还是有些本事的。

    而聂村长之前也对村里的几个干部隐隐有提到,苏酥答应以后会照顾聂家村。而聂云又和苏酥交好,所以让聂云当村长,也是为了不放过苏酥这条救命线。

    如今,有苏酥答应护送村民去大基地,不少人立即松口答应了。

    经过一致商讨,也是在苏酥的刻意引导下,村民们都决定去往西部cd基地。

    而至于激发异能的问题,苏酥表示,自己手里的异能试剂有限,可能村里人要商讨下人选,再做决定。

    并且也告诉了村民,异能试剂并不一定会激发异能,而且过程会非常痛苦,所以让大家谨慎选择。

    当然,这些都是村民的事情,苏酥决定不参合进去。将需要准备和注意的事项,都交待好了之后,苏酥拒绝了村民的护送,一个人匆匆回到山洞。

    时近4月,虽山风徐徐,比起寒冷的a市来,这里的气候却是要好太多了。虽已是暮春,山道两旁的小草也只是一丛丛的浅绿,只是在暧昧的夜色下才朦胧出了一片暗绿。

    苏酥被山风一吹,便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太欠考虑了。

    其实仅凭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是远远不能保护他们到达cd基地的。自己所倚仗的也只不过是尧青哥哥的力量而已。

    虽然苏酥确信哥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哥哥现在还没醒,苏酥还是有些担心的。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自苏酥被那个丧尸莫名攻击,使得尧青哥哥昏迷不醒后,苏酥就找到了这个山洞,并且将车停在了这里。

    虽然没有跟那个丧尸交过手,但仅从“那人”的眼瞳颜色就可以分辨出那只丧尸一定比自己厉害许多。

    那么,仅凭自己的七级异能是无法完全清除哥哥体内的丧尸病毒的。再加上哥哥本来就不稳定的状况,苏酥真的很没有把握。

    只是,无论如何,苏酥都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苏酥将自己身上所有的晶核都拿了出来,一只手握住元尧青的手,一只手攥着晶核,然后将体内的光系异能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元尧青的体内,消灭丧尸病毒。

    然而情况却比想象的要糟,元尧青体内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丧尸病毒。苏酥的光系能量也只能异常艰难的沿着元尧青的手臂往上攀爬。

    然而苏酥最担心的就是,即使是将元尧青手臂上甚至是身驱里的丧尸病毒全都清除干净了,如果颅腔内还存有丧尸病毒那么一切也都是徒劳无功。

    所以,如果要有成效,苏酥就必须先将自身光系能量一直牵引到元尧青的颅腔中去。

    然后才能查看其中的情况,再确定治疗方案。

    然而,要做到这个地步又谈何容易。

    最后苏酥想了一个办法,将光系异能化成一根细丝,慢慢的从丧尸病毒群中穿过,然后用光系异能,将尧青哥哥晶核包围,这样可能有一线生机。

    苏酥操控着光系异能逼近元尧青的晶核,可这种痛苦也是让人无法忍受的,昏迷的元尧青发出痛苦的嘶吼。

    人也开始大力摇晃着,企图摆脱身上的束缚。大滴的汗水从元尧青的额头、脸颊坠落。眼瞳中的紫色像漩涡般急速运转着,并发出慑人的光芒。

    苏酥紧紧握住元尧青的手,体内异能也加速运转。探入到元尧青体内的光系能量也在不断的靠近着元尧青的晶核体。

    终于,那一束光系异能终于碰到了元尧青的晶核体,然后紧紧的缠绕。

    不知过了多久,元尧青仍在不断的挣扎。

    而苏酥体内的光系异能也快要枯竭,即使手边有晶核不断的在补充苏酥体内流失的能量。

    此时的苏酥,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双唇毫无血色,冷汗已浸湿了贴身衣服。眼看就要力竭,苏酥仍然没有放弃手中的工作。光系能量仍源源不绝的流入到元尧青体内。

    苏酥手边的晶核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颗晶核也变成暗淡的苍白。

    苏酥感到自己的体力正在慢慢的流失,全身开始无力,眼前的影像也开始有些模糊。

    苏酥仍紧紧握着元尧青的手,少得可怜的能量也没有停止的一直流入元尧青体内。

    正在苏酥开始支持不住慢慢伏在元尧青身上的时候,忽然感觉脑中有什么东西晃了晃,然后便觉得有一股暖流在缓缓流动着。

    暖流滑到了自己的手尖,然后又钻进了哥哥的手臂。继续往上,一直到进入哥哥的颅腔内。然后又朝着晶核旁边靠近,最后后紧紧相贴。

    苏酥瞬时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还来不及再看一眼已陷入昏迷的元尧青,便也跟着沉沉的昏了过去。

    苏酥是被车外小豹子的吼叫声吵醒的。怕小豹子会饿着,苏酥开始元尧青的时候,就把小豹子放了出来。

    而村民取水的时候,发现了停在山洞里的汽车。

    刚开始时,见车里有人大家都没有靠近。后来见车子里躺着的人一直都没有反应,才围了过来查看。

    这时,小豹子不知从哪个旮旯里蹦了出来,见人靠近就伸爪子,还因此抓伤了几个人。

    最后村民们都怒了,便集结了一帮人四处围堵小豹子。不过小豹子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并没有被抓到。

    这些都是聂云告诉自己的,苏酥也从聂云口中知道自己昏迷了整整三天,而尧青哥哥始终没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