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前情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元家是老牌世家,家族中自有一套传承体系。奈何元家子弟太过标新立异,对族长位置并不热衷。

    元尧白他老爸原是家里老大,按道理应该他继承家业。只是他从小喜欢艺术,对族长位置不感兴趣,最后族长的位置就落到了元尧青他爸头上。

    而到了元尧白这一辈,元尧白就是老大了。这家伙却有样学样,表示要献身艺术,死活不愿意被当成族长接班人培养。

    天可见怜,元爸爸这一辈普遍的晚婚晚育,他们这一支的子侄辈中,除了元尧白十二岁之外,最大的就是九岁的元尧青了。

    但家族规定,族长候选年龄在十岁和十五岁之间。

    不满十岁人太小,很难看出资质如何,满了十五,起步又太晚,过了最佳训练时间。所以,挑来拣去也就只有元尧白符合条件。

    家里人气的跳脚,竹笋炒肉不知做了多少顿。可元尧白那个倔啊,硬是没打到他改变主意。元尧白现在看起来是文质彬彬,斯文有礼的样子,骨子里却是我行我素的。

    总之,元尧白也是块硬骨头,大家见扳不过来,最后便将主意打在了元尧青的头上。

    使得元尧青已九岁低龄被家族相中,几年训练之后成为家族继承人。

    对此,元尧白父子俩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弟弟一家。以至于后来,尧白爸爸总让元尧白凡事都让着元尧青。

    说起来,要说亲,除了苏酥她爷爷,苏酥应该和自己最亲的。元尧白有时也会如此沮丧的想起。

    苏酥爸妈与元尧白爸妈,是家族里面少数几个不理事的人,两家也因此很要好。

    苏酥两三岁的时候,尧白妈吗就抢了一个干妈的名额,对苏酥自是好得不得了。

    从小到大,苏酥没少上元尧白家蹭蛋糕吃,也没少叫小白哥哥。苏酥也是这世上唯二一个叫元尧白小白而没被揍的人。

    可偏偏,自苏爸苏妈去世后,苏酥不知怎么了忽然就很黏尧青,成天跟在尧青后面,成了元尧青的小尾巴。幸好,尧青也对这个小妹妹爱护有加。

    那时候,正是尧青族长课业繁重的时候,想着本该是自己受的苦,却叫尧青担下了,元尧白心里也是很愧疚的。

    因此,虽然对苏酥妹妹的别投怀抱很是不满,但想着,一个是自己要爱护的妹妹,一个是自己要补偿的弟弟,便觉得自己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就这样委委屈屈的,看着他们一路磕磕绊绊,相互依靠着走了过来。

    最后是越看越不对劲。

    那尧青,平时看起来还好,商场上对付起对手来像个狐狸似的阴险狡诈,扩张事业版图时又像狼一样狠辣无情。

    偏偏面对感情却是一窍不通。

    看着他像个傻子一样,不顾众人反对坚持要履行元苏两家的婚约。元尧白是恨不得狠狠修理他一顿。

    所以,在苏酥决定要去南方念书时,元尧白就瞒着他不让他知道。

    直到订婚宴上,元尧青才发现苏酥竟然不在。一问才知道,娃娃居然要去南方读书。

    他当时连订婚宴都不管了,丢下众人就跑了。结果跑到机场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苏酥。

    最后,在元尧白的镇压下,元尧青被带了回来。不过,却因此被苏睿宁要挟,签下了不平等条约。

    婚约自然作废,两家合作继续,却是国土半数沦丧。这也就罢了,还被勒令苏酥求学期间不得前去探望,苏酥若找到了另一半,也不能干涉。

    不过,大家自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蹲在那看戏。

    如果,不是末日来临的话,也许他们以后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元尧白望着渐行渐远的越野车,惆怅的想着。

    “当初要是不阻止元尧青去找苏酥,也许他们现在都会幸福很多吧。”

    元尧白转头看向旁边一脸自责的苏睿宁,安慰道:“谁也没想到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也是为苏酥好,他们没有怪你。”

    苏睿宁听了抬起头,巴巴的望着元尧白,一点都没有平时女强人的样子,“真的吗?”

    元尧白将她抱紧,把她的头趴在自己的肩膀上,亲昵的说着:“傻瓜,不要胡思乱想,一切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