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失忆了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苏酥脸涨得通红。

    在以前,他们也有亲密的时候,但是那时候苏酥一直当元尧青是哥哥,即使是后来发现自己喜欢上尧青哥哥,他们之间还是保持着距离的。

    像小时候,尧青哥哥经常会亲她的额头和头发,偶尔的时候,尧青哥哥也会一时兴奋,亲吻她的鼻尖,甚至吻过她的眼睛。

    苏酥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就这样突兀的被夺走了,尤其是在哥哥姐姐的注视下。

    苏酥觉得突兀的同时,满心里却都是甜蜜,惶恐着哥哥未来会怎样,可是就这样乖乖躺在尧青哥哥的怀里,又觉得无比的心安。

    不过,苏酥此刻还是记得正事。

    等到心里的羞涩慢慢的消退后,苏酥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元尧青,说:“哥哥你还记得我吗?”

    “我知道你是娃娃。”元尧青答,声音低缓而又温柔,“我的娃娃。”

    元尧白在旁边早看得目瞪口呆,此时听元尧青说记得苏酥,不禁激动而又急切的问道:“那你还记得什么,知道我是谁吗?”

    元尧青懒懒的瞟了他一眼,不答。

    “苏酥……”元尧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朝着苏酥撒娇道。

    苏酥此时已无比满足的趴回了元尧青的肩窝。

    听见小白哥哥叫自己,便侧过头来,见元尧白朝自己耸眉示意,不由得也眨了眨眼睛,颇显无辜。但到底,了解元尧青的身体情况更加重要。

    “尧青哥哥,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苏酥抬头看向元尧青,问道。

    元尧青闻言,摸着苏酥头顶的手顿了顿。

    半响,才声音平静的说道:“不记得了。”

    也许是心里早有准备,苏酥只是一呆,便沉默的靠在元尧青身上不说话了。

    虽知本该如此,元尧白还是心内一叹。见苏酥神情又见萎顿,也觉得心里难受。

    苏酥呆呆地趴在元尧青的肩膀上,心里五味陈杂。

    本来以为回到a市,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结果一醒来就听到了爷爷去世的消息。还没缓过劲来,又被告知尧青哥哥因为实验感染了丧尸病毒。

    明明知道尧青哥哥现在的情行很危险,却还是想要见到他。

    令人心喜的事,尧青哥哥醒过来了,而且还记得自己。苏酥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可是听哥哥说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时,苏酥还是难过了。

    是不是哥哥将过去的娃娃都忘记了?

    那些曾经,哥哥都不记得了,是不是以后只有自己还念念不忘着过去的美好回忆?

    苏酥突然很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来?为什么在路上拖了那么长的时间?

    若哥哥知道自己还活着,就不会以身犯险了,哥哥也不会忘了那些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了。

    苏酥垂着脑袋紧紧贴在了元尧青的胸前,小手攥着拳头用力的抱着元尧青。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眼泪便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元尧青看着埋在自己怀里颤抖着却不肯抬头的小人儿,面容一肃,神色也逐渐变得冷凝。

    待觉得胸前有着微微的凉意,便再也顾不得娃娃的倔强,强制着抬起了怀中人儿毛绒绒的脑袋,然后再一次将娃娃脸上的泪水擦干。

    “不哭,不要哭……”

    苏酥收敛心神,忍住想哭的**,握着元尧青的手,说着:“尧青哥哥,我查一下你身体的情况好吗?可能会很疼,你先忍一下。如果实在忍不住,你告诉我,我马上停止。”

    元尧青思索片刻,最后答:“先把我绑起来吧。”

    元尧白闻言重重的吁了口气。

    苏酥看着已经被五花大绑的尧青哥哥,又是一阵心疼。

    强忍着颤抖,握住了元尧青的手,将光系能量探入到元尧青体内。

    元尧青忍不住颤了颤。

    不过盏茶的功夫,元尧青已经满头大汗。等到苏酥收回手时,元尧青眼眸中的紫色光芒不断闪动,但神志却是清醒的。

    而没有被苏酥握着的那只手,下面的床单已被绞烂,手掌也被指甲刺破。

    “用麻醉吧。”元尧白站在了旁边,担忧的看着元尧青。

    “不行,我不想下次醒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元尧青咬着牙拒绝,“等一下就好了。”

    元尧白听了,也只能转头问苏酥,元尧青现在的身体情况了。

    “除了晶核体外,体内其它地方都是病毒。”苏酥蹙着眉说道。

    “有办法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苏酥有些泄气地瘫坐在元尧青旁边,神情沮丧而又悲伤。

    元尧白也有些心疼地看着苏酥,在元尧青冰冷的视线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苏酥的头发,安慰道:

    “办法会想出来的。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就在这里。”元尧青抑制住想要给这个男人一爪子的冲动,冷冷的说道。

    元尧白无奈地看着元尧青,似乎没有了记忆,过去那个温文尔雅的生物博士也异变成了霸道总裁。

    元尧白看了看苏酥,苏酥果断的点点头。

    元尧白便让人在隔壁收拾了一间屋子,隔着两个房间的墙壁上嵌着一块玻璃。

    如此,苏酥就在实验室里住下了,每天除了为元尧青清除体内的丧尸病毒外,就是没日没夜的寻找着可以治疗元尧青的方法。

    可即使是这样,元尧青体内的丧尸病毒也仍然在不断的增加再增加。

    随着体内丧尸病毒的增加,在治疗过程中元尧青也从刚开始的隐忍不发,到低沉**,最后变成压抑的嘶吼。

    平时身边除了苏酥能够靠近,其他人的出现都会另其失去理智的想要去攻击。但是对于苏酥的治疗,元尧青从来都是乖乖的配合。

    对此,苏酥心里痛苦不已,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治疗元尧青。

    苏酥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毫不停歇的修炼、修炼、再修炼。希翼自己的异能足够强大,因此可以消灭元尧青体内的病毒。

    时间匆匆,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而巨大的危机正在悄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