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穿越了?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苏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

    苏酥努力的放下心中的惶恐,并打量着四周。

    舒适的环境,不菲的装饰品,还有异常柔软的大床都让其觉得诡异。

    不会是穿越了吧?苏酥开始怀疑人生。

    “咔擦……”苏酥闻声机警的摸像床边,可惜什么都没有……

    墙上那张欧式雕刻门应声而动,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苏酥一见来人,眼泪马上汪汪的出来了,掀起被子,鞋都没穿就跑了过去,双臂张开就将来人紧紧地抱住了。

    “姐……”苏酥窝在苏睿宁的脖颈间蹭了蹭,撒娇的喊着。

    “赶快去穿鞋,这么大了还撒娇。”苏睿宁轻轻的拍了拍苏酥的肩膀。

    “苏酥眼里就只有你姐姐吗?”身后是拖着托盘,长得犹如妖孽的某人。

    “小白哥哥……”

    苏酥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站在苏睿宁后面的元尧白。

    元尧白听着这个久违的称呼有些怀念又有些无语,只乖乖的闭上嘴巴跟着姐妹俩走进了房间。

    “姐姐,我怎么在这里,还有爷爷和尧青哥哥呢?”

    苏睿宁示意苏酥将鞋穿好,然后将餐盘推到了她的面前,“先吃早餐,其它的吃了早餐再说。”

    姐姐的回避,让苏酥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连早餐都吃得不安心。

    果然,等元尧白将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苏酥后,苏酥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爷爷说好的要等苏酥回来的……”苏酥拳起了手紧紧握住,双手绷直将拳头抵在大腿边上,眼泪却止不住的涌出了眼眶。

    苏睿宁紧紧的搂着默默哭泣的苏酥,轻声安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良久,苏酥抹了抹眼泪,抬头望向元尧白,泪眼婆娑的说着:“小白哥哥,我要去看尧青哥哥。”

    元尧白闻言点点头,沉默着走了出去。

    元家是有自己的实验室的,实验室建在地下室,正是元家祖宅下面。

    穿过重重防守,元尧白带着苏酥来到了一间封闭的房间门前。

    门口有保镖守着,门口旁边是一个观察墙。透过玻璃,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苏酥探头看过去,房间里除了一张床,没有其它的东西,床上被子隆起却没有一点动静。看着屋子里的情形,苏酥刚刚止住的泪,又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刚开始时,阿青的神志还算清醒,那些抗病毒的试剂都是在那时候研制出来的。只是越到后面……阿青就渐渐的不认人了,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到现在,阿青谁都不认识了,也排斥其他人的靠近。”

    元尧白看着房间里没有动静的病床,很是无奈的说道。

    苏酥似是感到心口有一把尖刀正一下一下的戳着自己的心脏,一阵阵的疼,绵绵无期,无边无际。

    “我要进去。”苏酥哑着嗓子说道。

    元尧白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让保镖打开了门。

    苏酥慢慢踱步到床前,看到的便是一张苍白瘦削的脸和骨瘦如柴的手掌。

    苏酥泪夺盈眶,人也情不自禁的朝床上的人扑了过去。

    “尧青哥哥!”

    “苏酥……”元尧白没来不及拉住苏酥,一边压低声音呼喊道,一边欲上前将苏酥拉去来。

    就在元尧白的手刚要碰到苏酥手臂的时候,一阵铁链声响起。

    元尧青的左手手臂穿过苏酥的腰肢将其紧紧的揽在胸前,右手手臂抬起挡在了元尧白的面前。

    同时,右手上的利爪也毫不犹豫的伸展了出来。

    红色眼眸带着丝丝紫芒,此时正紧紧的盯着保镖和他手里的麻木仓,似乎只要那保镖有所异动,他的手就会毫不留情的朝元尧白挥过去。

    苏酥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正紧紧揽着自己的人,眼里是不容错辩的惊喜,心脏也已经激动得心跳都几乎停止。

    元尧青低下头看着怀中脸上犹带泪痕的小人儿,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晕。

    “娃娃……”低沉嘶哑的声音在苏酥耳边响起,带着许久没说话的干涩。

    苏酥心里瞬间开出了一朵花,将自己从绝望的深渊,拉扯了回来。

    苏酥此刻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的尧青哥哥还在,边又委屈异常的,一头扎进元尧青的怀里嚎啕大哭。

    元尧白也有些激动的想要上前,却被元尧青那毫无感情的眼神给悄悄吓退了。果然还如以前一样,有异性没人性……

    等到苏酥从嚎啕大哭转到小声呜咽的时候,才想起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想要撑起胳膊从元尧青的怀里爬出来,奈何某人不合作。任苏酥如何用自己细瘦的胳膊试图撑开些距离,那只拥着苏酥的手仍然不动如山的环在苏酥的***上。

    苏酥有些泄气,略带气恼的拿眼觑着那个抱着自己不撒手的某人。

    只是一对上那红中沁着紫色光芒的无绪眼眸,苏酥便有些气馁。只得认命的停止挣扎,将床头调高,乖乖的窝在元尧青的怀里不动。

    元尧白有些牙酸,但正事要紧,于是紧盯着元尧青开口道:“阿青,你知道她是谁吗?”

    元尧青一手仍旧紧揽着苏酥,一只手却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苏酥卷曲顺滑的秀发,占有而又宠溺。

    而那双让人侧目而又不安的双眸则毫无感情的盯着元尧白和旁边自始自终都端着木仓的保镖。枪里面是特制的麻醉药,防止某人的突然暴起。

    苏酥闻言也抬起头来,满含期待的看着元尧青。

    元尧青察觉到怀中的异动,不禁低下头来。

    那双如葡萄般晶莹的眼睛散发着亮人的光彩,殷切的望着自己,眼眶里犹带着泪珠。

    元尧青看着怀中人儿的小脸,也许是哭得太狠了,此时脸上的泪痕都还未干透。

    元尧青将手端尖利的指甲收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苏酥脸上的泪痕一一擦去。神情认真而又专注,带着些许心疼。

    待苏酥的脸蛋彻底的恢复到了先前的干净白皙,元尧青才满意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等到元尧青回过神来,才发现苏酥正嘟着小嘴不满的看着自己,模样娇俏而又可人,又带着一种清纯的诱惑。

    元尧青不禁眼神一暗,右手已不自觉的抚上了苏酥的嘴唇,来回揉搓着。

    然后左手一用力,将苏酥提上来了一些,低头薄唇便印上了怀中人儿的樱唇,不过片刻遂又分开。

    苏酥还未回神,元尧青便一手将苏酥一勾重新抱进了怀里。

    一只手却扣着苏酥的后脑勺,下巴也随着手的动作低下来贴在了苏酥的头顶上,并不时的用下巴蹭着苏酥的头顶,如一只撒娇的狼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