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各怀鬼胎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前边大门上挂着一个“sz监狱”的牌子。很显然,末世前这里是个监狱。

    不知道控制这个基地的是囚犯还是警察?苏酥不由的开始思索等下逃跑的路线。

    苏酥暗暗惊心,一边默默戒备一边佯怒朝那平头青年喊道:“这就是你们基地?”

    那青年也不理会苏酥,只向着监狱大门的方向打了个手势,监狱大门应声而开。

    苏酥看这架势也被吓到了,半天都没挪动位置,到是从大门里边探出一些脑袋过来,好奇的看着苏酥。

    正当苏酥苦苦思索对策时,一辆吉普车从监狱大门开了出来。

    苏酥定眼一瞧,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蓝色警服,年龄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来人走到苏酥车子的车窗旁边,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摊开摆在苏酥眼前。

    “你好。我是‘sz监狱’的监狱长,戴远昌,这是我的证件。”

    苏酥不置可否的接过戴远昌的证件看了看。然后歪着头,弩着嘴瞄向周围的人,疑惑的问道:“这些人是干嘛的?”

    戴远昌看了看四周,然后挥了挥手,旁边的人便立即散开了。

    “战略部署而已。”戴远昌一脸微笑的解释道,并往旁边让了让,示意苏酥开车。

    进入大门后,第一件事依旧是血液检查。

    半个小时后,苏酥顺利通过检查室。

    出了检查室,迎面就是一条水泥道路。

    大约行至五十米左右,水泥路左边又分出一条叉路,往左边的建筑群延伸,大约三四十米的样子。

    岔路的左边可以看出以前是一个大大的花圃。不过,现在花圃里的花苗和绿化植物都被拔光了,并种上了一垄垄的农作物,其中还有一两处搭着大棚。

    苏酥在基地人员的指引下,一直沿着水泥路往前开,水泥路旁边就是建筑物,分两排共有六所房子。

    苏酥在其中的一座楼房前面停了下来,很快就找到了基地人员给自己安排的房间,自去休息不提。

    离苏酥进去的那一幢宿舍楼不远处,也有一幢建筑物,看布局是个办公楼。

    在三楼的一间房间里,正坐着那个带苏酥过来的平头青年和监狱长戴远昌。

    “小五,那个女孩真这么说?”戴远昌神色沉沉的问道。

    小五点点头,“怎么了,她有问题?”

    戴远昌笑了笑,“她那辆车虽然做了改装,但我对这车还算了解,应该是军用越野车。一般人很难弄到的,如果真如这个女孩所说和朋友失散了,那么这伙人就不简单了。这个时候还到处跑,胆子可不小。如果可以说服他们加入,我们这次得行动要保险的多。”

    平头青年看着戴远昌,迟疑道:“他们可信吗,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戴远昌叹了口气,“尽量将事情跟他们说清楚,这事属于互惠互利,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到时候尽可能的答应他们的条件就是了。”

    像是想到什么,戴远昌语气一沉,又说道:“必要的话,可以用非常手段。要是他们路上不老实,到了a基地,自有人收拾他们。”

    戴远昌理了理头绪,接着又对那平头青年交待道:“你这几天跟着那个苏雯,探一探她的来头。有空注意一下经过附近的人,看有没有她的朋友。我们的事不能再拖了,越快越好。”

    停了停,又摆摆手对着小五道:“小五,这件事情你现在就去办吧。”

    “是。”小五背过身来,眼底闪烁着暗沉的光。

    且不说sz监狱的人对苏酥如何防范,苏酥这几天也一直在基地里转悠。

    在苏酥的一番旁敲侧击之下,终于从基地居民口中了解到了“sz监狱”的一些事情。

    据那些居民讲,丧尸病毒爆发之初,“sz监狱”中就有囚犯感染了病毒。

    被关着的囚犯纷纷要求狱警打开牢门放人,更有人趁机试图越狱。

    戴远昌使出雷霆手段,将监狱里的骚动压了下来。

    对于那些重刑囚犯只坚决不放出来,对于那些企图闹事的,则当场击毙。

    犯罪比较轻的则看其表现再决定是否将人放出来。那个叫小五的,就是被放出来的其中一个。

    苏酥听了这些小道消息后,不由得有些佩服戴远昌了。不过,心里也在犯嘀咕,想着还是赶紧将东西买好齐,找个机会离开的好。

    因着这几天的打探,苏酥对“sz监狱”的布局也基本摸清楚了。

    “sz监狱”被中间的花圃分隔成两个部分,花圃的右边以前是监舍区,中间共有三栋监舍楼,现在是供基地普通成员居住和外来人员住宿之用。

    离监狱大门最近的一栋楼是办公楼,也正是戴远昌平时办公的地方,之前和平头青年谈话就是在这栋办公楼里。

    办公楼后面则是食堂,一共四层。因为来这里吃饭的大多数都是基地普通成员,所以伙食是不怎么样的。

    而监舍楼最后面的一栋楼以前是做仓库的,现在就用来储存物资和商队物品存放的地方。

    花圃左边是基地高层的宿舍区,沿着往左分叉的水泥路向前走,首先看到的是两栋宿舍楼

    在宿舍左边有一栋医务楼,苏酥到里面逛了一下,发现药品不是很多,而且价格不菲。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二楼的右半边楼有警卫守护,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苏酥隐隐听到一些嘶吼声,像是丧尸叫又有些不像。

    不过,苏酥觉得自己在这里呆不久,这些和自己都没多大关系,便也收起了好奇心不再流连。

    医务楼旁边还有一个车间,也有人在里面工作,生产一些简单的产品。

    宿舍右边还有一个食堂,这边的饭菜要比外面的那一个要好,供基地高层和工作人员就餐,平时也有普通居民来这里打打牙祭。

    食堂后面还有一大片空地,比外面那个花圃要大些,种些菜和粮食什么的。

    当然这些远远不够基地的人员使用。

    基地现如今的食品,除了事故发生之初到各个地方搜刮来剩下的,其余的就是同一些商队购买得来。

    从全国各地的基地设立开始到现在,人们已经基本上从刚开始的惶恐不安中走出来了,并开始努力适应现在的环境。

    因hb省的特殊性,随着秋季粮食的收获,各大基地陆续派遣队伍来往于各周边基地,互通有无。

    而各中小型基地也结队前往周边基地交易物品。

    同时,一些中型基地也从各大基地中引进了预防丧尸病毒所必须的设备和技术,血液检查就是其中的一种。

    异能检测则因为设备缺乏,基地还没有引进。

    苏酥也因此,又逃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