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见死不救

作品:《末日之我的哥哥是丧尸

    苏酥先揉了揉因躺在地上而变得僵硬的四肢,然后慢慢的走到窗前,看着外面。

    影影约约可以看见一些人影在蹒跚着走动。又有人蹲在地下嘶咬着什么,空气中的血腥味,腐烂的尸臭味充斥着整个空间,无一不告诉着苏酥一个事实:丧尸,是丧尸。

    苏酥低下头看了看手腕上好的差不多的伤口,感觉有些不对劲,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按道理伤口应该好不了那么快,难道是被珊珊咬了一口感染了病毒的缘故?那自己为什么和外面的那些家伙不一样呢?

    只是现在还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苏酥心下暗道。

    遂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径自打开了柜子,拿出了背包。将还没吃完的零食和一些衣服,还有一些认为有用的东西统统放进了包里。

    又拿了一个杯子接了纯净水,将手上的血洗干净,并带上护腕。

    将一切都打包好后,才撕开一包饼干,准备先填饱一下自己已经饿了三天的肚子再出发。

    只是饼干到嘴里才发觉现味道差的要死。苏酥疑惑的看着包装袋上的日期,明明没有过期啊,为毛跟过去的味道不一样呢?

    苏酥勉强吃下几块饼干后,喝了几口水便不再吃了。

    四周围看了看,没发现有趁手的武器,只得背上背包,无视了厕所里的嘶吼声,小心的打开门,出去了。

    苏酥人如其名,娇小可爱,声音酥脆甜美。睫毛卷翘,衬着晶亮杏眼,如一泓汪泉。琼鼻挺翘,小嘴微弯,一头栗色自然卷发柔顺亮滑。整个人如芭比娃娃般让人忍不住喜爱。

    不过,苏酥却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娇小柔弱。苏家在a市也算得上有名号的。

    祖上到是传有家传武学,只是现如今,武学没落,家族也有了其他产业。

    虽然,不是每个家族后辈都在认真的学习武术,但与一般人比起来,到不会被人欺负去。

    而苏酥又不同,苏酥的爷爷恰恰继承了家族武学传承这一块。

    在苏酥父母发生意外双双离世后,祖孙俩更是相依为命。

    从小到大酥酥与爷爷学习武艺,到是比其他族人学的更要好些。

    所以,虽然知道外面一片惨淡,心里也有些害怕,但是,与其在此坐以待毙,倒不如凭着自己的身手出去寻找其他的幸存者。

    而在这之前,苏酥还需把所需物品备好。

    食物和水是重中之重,但想来,三天过去了,该带走的估计都被人家给带走了,而有些锁在柜子里的一时半会也打不开,若是声响弄得太大了,一不小心还会惊扰了那些丧尸。这个一时也没有办法弄到。

    所有,现在当务之急是寻找一把趁手的武器。

    苏酥记得大二时,与r国某学校联谊,其学校送给校长一把军刀,且开过刃,校长将其摆在了办公室中。

    末世来的太突然,估计所有人都是匆匆逃走,没有那个时间冒着危险再去找一把军刀,那东西现在应该还在。

    苏酥不再迟疑,准备出发去寻找军刀。

    宿舍与办公楼隔着半个校区,一路苏酥都挑着平常没多少人走的地方走。

    虽偶尔看见一两个丧尸,但行动迟缓,因此都叫苏酥给躲开了。

    不过也怪,好几次苏酥都以为会被发现,可每次它们都对苏酥视而不见。

    来不及想这许多,一路有惊无险,总算是到了办公大楼前。

    苏酥依旧谨慎向前。

    似是发现了某种规律,再看到丧尸时,苏酥也不是很避忌,只是尽量小心避着他们,远远的从其旁边经过。很快,便到了校长办公室。

    话说,在寝室时,苏酥吃了几片饼干就吃不下了,此时却闻到一股很诱人的香味,似是忽然就饿的不行,忍不住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香味是从校长办公室不远的一间房子里传出来的。不过门口却有六七只丧尸围在那里不住的嘶吼。显然,那股香味同样吸引着这群活死人。

    苏酥忽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太美妙。

    强忍着被吸引过去的诱惑,苏酥转身回到了办公室门口,并小心的准备打开门。

    一推,却推不开,房间里有人?不对,苏酥不由的心里一沉,房间里有丧尸。

    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索性退后一步,用脚大力一踹,门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同时,似有重物跌倒在地般,也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接着就是嘶吼声。

    苏酥定睛看来,地下躺着一个人,大热天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穿著很是完整却全身散发着恶臭,显然这已是个活死人了。

    苏酥想着只差临门一脚,怎么也得进去把刀带走了。幸好刚才那一撞,将那丧尸撞远了些,离门口有一两米的距离,刚刚好让苏酥从边边上溜进去。

    而那丧尸只是艰难的爬起来,似是根本没有发觉屋子里已经多了一个人。一径的往外面爬去。

    苏酥错眼一看,正好,省得我浪费力气去对付你,这破刀也不知能用几回。

    苏酥边这样想着,边去拿那架在那里的军刀。

    顺便,四处看看有什么能用的着的一并带走。翻找了一下到是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统统收好放在包里。

    四顾一下见没什么落下的,苏酥将军刀拿在手上便又出去了。

    出来后,苏酥也不往那个围满丧尸的房间那里凑,只远远的准备离开。

    可惜没走多久就听到一声似想高喊又怕惊动什么的呼救声。

    苏酥沮丧的垮下肩,果然,里面有人。

    想是他们听到外面的动静,猜是有人来了,又怕招来更多的丧尸,思量了很久,现在才出声。

    自己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了,又加上刚才诡异的饥饿感。苏酥叹口气,现在更是不敢踏前一步了。

    苏酥已经然确信定,诱惑自己的香味,正是躲在里面的人类。

    自醒来以后,出现了太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别说现在救不了他们,即使救得了他们,难保自己过去后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

    虽说现下情况,不该见死不救,但自己自身难保,却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苏酥看了那里一眼,再叹息一声,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