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易行天的危机

作品:《无敌并不寂寞

    在内宫接下来的几个月,蒙旭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在修为上也更进一步,向着八瓣花中期迈近。

    “贱人,胖子,你们真的不去通天塔吗?”,蒙旭再次问道。

    通天塔,内宫中实力的象征之一,也是地位的象征之一,传闻其总共有100多层,每一层的闯关难度都是奇难无比。

    胖子,也就是那位肉球兄台,他正是挨邻着蒙旭庭院隔壁的另一位邻居,真实名字叫做王守仁,名字与地球上明朝的那位鼎鼎大名的阴阳先生是同一个名字。

    不过,在长相上似乎对不起这个名字……他实在是太胖了,太爱吃了……

    王守仁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只鸡腿来,放进嘴巴里麻溜的一吸,顿时把鸡肉和骨头分离开,嚼咬之下之后就‘咕噜’的一下吞进肚子,然后‘呸’的一下吐出没有占有一丝鸡肉的骨头,从这光滑的骨头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吃鸡腿的高手。

    待回味完整个鸡腿的美味之后,王守仁才道:“去啥去,还不如坐下来吃一顿”。

    蒙旭汗颜,他没记错的话,这死胖子刚刚不是才吃一顿吗?不由转过头看向一旁的雷俊。

    雷贱人从王胖子身上掏出一把瓜子,懒散的道:“又没有漂亮的小师妹可以看,去干啥”。

    贪吃、贪色,不愧能成为好朋友,蒙旭鄙视的看了那俩哥们,随后转身离开了。

    望着蒙旭离开的背影,王胖子又掏出一只肥腻的鸡腿,正想放进嘴巴之时,看了看雷贱人,觉得自己独食似乎并不是很好,于是又掏出一个鸡腿,递向雷贱人道:“吃吗?”

    看着王胖子那充满油腻的大手,雷贱人摇了摇头,他没记错的话,王胖子刚才是用舌头舔过这只手的。

    对于雷贱人了的拒绝,王胖子显得很开心,左右手各拿着一只鸡腿,同时放进嘴巴里,又是麻溜的一吸。

    “你说,他能闯过几层?”,这时,雷贱人突然开口问道。

    王胖子嚼着鸡腿,模糊的道:“谁知道呢,或许第四层,也或许第五层”。

    ……

    通天塔

    易行天一脸的阴沉,阴沉中明显看出带着无限的怒气,望着眼前那个嚣张的身穿粉色衣服的青年,压抑着愤怒道:“你究竟想干嘛?”

    骚粉色青年露出一丝冷笑来,道:“你说昵?当然是要你命了!”,说罢,身躯一闪便来到易行天的面前,紧接着就是金光一闪,一只金色的拳头印入易行天的眼中。

    易行天一惊,不敢夺其锋芒,也跟着一个闪身躲过这一拳。

    ‘嘭’,纵使易行天躲过了这一拳,但还是被这一拳的拳风给擦到了,顿时感到血液一度澎湃,‘蹬蹬蹬’的后退连连。

    拳风都如此的厉害,那拳头打在自己身上那岂不是说没半条命了?

    这个疯子!易行天惊怒连连,看向骚粉色青年充满了怒气,道:“你是不是疯了,就因为一点小事就想致我于死命!况且我已经道过歉了”。

    骚粉色青年嗤笑一声,道:“道歉有用吗?做错了的事就

    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说到这儿的时候,骚粉色青年几乎是吼了出来,脸色变得极为狰狞!

    不好!易行天惊道,一把长刀赫然出现在手上,对着已接近身旁的骚粉色青年就是一砍。

    骚粉色青年就好像不把易行天这把长刀放在眼里一般,竟然直接一拳迎上长刀。

    ‘当’的一声,发出打铁般的声音,骚粉色青年竟然就这样凭着自己血肉之躯的一拳硬扛住了易行天这凌厉的一刀,甚至于连皮都未损伤到!!!

    易行天惊怒交加,眼瞳急剧收缩,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骚粉色青年竟然只凭拳头就能挡住自己的这一刀,他这把刀可是中品法宝啊!

    难道说眼前这个骚粉色青年的身体强度堪比中品法宝,不,这不可能!我不相信!他才一花的境界,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的强!

    “面对我你还敢发呆?找死!”,骚粉色青年冷笑道,一巴掌打飞易行天的长刀,紧接着对着易行天又是一拳!

    感受到浓浓的杀意,易行天瞬间惊醒了过来,想握紧手中的长刀,这才赫然发现长刀已不再手中。

    知道骚粉色青年一拳的厉害,易行天根本不敢硬碰硬,直接往长刀所在的方向一个驴打滚躲过骚粉色青年的这一拳,顺势操起在地上的长刀,元气直接注入到刀身中!

    “紫光斩!”

    易行天此刻如同人刀合一一般,化作一把巨大的紫色长刀,向骚粉色青年直接砍去!

    “金光普照!”

    骚粉色青年整个身躯直接闪起金光灿灿的光芒,而在金光出现的刹那,易行天的紫色长刀正好杀到!

    ‘轰’,紫色长刀直接狠狠的劈到金光上,霎那间,地上直接裂开了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缝,在紫色长刀和金光交汇的中心更是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坑,乱石滚滚!

    在通天塔附近的弟子早早就已经被易行天和骚粉色青年给吸引住了目光。

    “咦,那个惹到吴有杰的谁?看上去甚是面生!”

    “当然面生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前段时间从外宫中被特例招收进来的核心弟子之一”

    “哦?这就是被特例招收进内宫的人?以区区七瓣花的境界能在吴有杰手下撑住这么久倒也不算侮辱了‘特例’这个词了,嘿嘿”

    ......

    尘土渐去,露出了处在紫色长刀和金光交汇中心的骚粉色青年。

    易行天瞳孔一阵收缩,露出了惊骇之色,骚粉色青年在他全力的紫光斩下竟然毫发无损!

    骚粉色青年看向易行天的目光中明显带着些意外,道:“凭你这境界竟然能让我逼出金光普照,你很不错了”,话锋一转,“但仅仅只是不错而已!”

    这一刻,骚粉色青年大放的金光在急剧的收缩起来,粘在全身的皮肤上,就像是一个铜人一样,不,应该说是金人更为准确!

    “喝”,易行天直接率先发起了进攻,欺身而进,元气注入刀身上,紫光氤氲,一刀砍向已经变成金人的骚粉色青年。

    骚粉色青年

    露出邪魅的一笑,双手插在腰间,一脸不屑的看着易行天,也不做做任何的防御,就这样直接让易行天砍在自己的身上。

    “找死!”,眼见骚粉色青年如此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易行天一丝怒容浮现在脸上,手上的长刀也不打算留力,直接一刀砍在骚粉色青年的头颅上!

    ‘当’的一声,骚粉色青年的头颅竟然直接被砍出了火花来,易行天这含怒的一刀竟然也没能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

    “什么!这怎么可能!”,易行天失声惊道。

    骚粉色青年并没有因为易行天的惊骇而跟其发愣,伸手就是一把掐住易行天的长刀,狠狠的一拉,把易行天连人带刀给扯了过来,金光闪闪的拳头对着易行天的胸膛就是一拳!

    易行天紧紧的握住长刀,使劲的想往回拉,可奈何对面发着金光的骚粉色青年就如同一座巨山一般,怎么拉都拉不动!

    望着那渐近的拳头,易行天紧咬牙根,在下一瞬间马上做出了决断,直接弃刀往后撤,谁料这时才发现竟是一步都都后撤不了!

    往后一看,易行天瞳孔急剧缩小,他的后方竟然不知在何时起已然竖起了一片金光墙,挡住了他后退的步伐,而也就在此时,骚粉色青年的拳头已至!

    已没了退路,唯有硬碰硬!

    “喝”,易行天怒喝一声,全身上下的元气全部汇聚在双手中,迎上骚粉色青年打过来的这一拳,然而根本不是骚粉色青年的对手,凝聚在双手中的元气顿时被瓦解!

    ‘嘭’的一声,骚粉色青年的拳头犹如万千斤的巨石,狠狠的砸在易行天的胸膛上!

    ‘噗’,易行天吐出一口新鲜的血液,整个身躯倒飞了出去,砸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才踉跄的站起来,又是‘噗’的一声,再次吐出一口血液来,气息随着这一口血液顿时萎靡了下来。

    骚粉色青年的这一拳对他已经造成重伤!

    “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承受住了我这一拳而不死,那我便不杀了你,只要你一只手!你应该要好好感激我。”

    说罢,骚粉色青年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来,‘嗖’的一下来到了易行天的面前,手如刀刃,向着易行天的左手砍去。

    易行天虽有心想反抗却无力,刚才骚粉色青年的那一拳对他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让他在短时间内根本组织不了多大的力量,根本挣脱不开金光的束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

    “看来是要结束了,那位倒霉小子要被废了”

    “啧啧,这位被‘特例’招进来的小师弟也确实是够倒霉的,刚来到内宫就惹到了吴有杰,这下内宫之旅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个吴有杰这样做,不怕宫中的派规吗?”,某位核心弟子皱着眉头,显然有些看不惯骚粉色青年无视宫规的、嚣张的模样。

    “他做这种事情还少吗?不见得他会被怎么样”

    “谁叫他上面有着那一位昵”,另一个核心弟子指了指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