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奉我为王35

作品:《快穿:炮灰女配逆袭

    只要她死了,伊荒和华渊还不是手到擒来。

    还有华渊这群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羽绥阴狠的说道:“你要是真的是伊荒的首领,为什么没见他们来帮助,分明是谎言?”

    “好吧,你说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都听你的,行了吧!”

    辛月身后的人凑到辛月身边,“首领,打死他们。”

    “对,打死他们,这段时间被他们欺负的太憋屈了,如果当初同伴没有死那么多,我们也不会这么弱。”

    辛月勾唇一笑,“准备好家伙。”

    “首领,我们早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的吩咐。”

    首领在才有了主心骨,浑身充满力量,好似能撕碎一只狮子。

    辛月这么爽快的承让,羽绥反倒感到心里不安。

    这人变化太快,完全让人摸不到头脑。

    但羽绥就是感觉辛月在耍他!

    “小溪,等会打起来会很乱,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江小溪想到惨死的阙乙,自己虽然没看到少顼是怎么死的,想到夕的手段就知道死的很痛苦。

    江小溪拉住羽绥的胳膊,“羽绥,夕她不好对付,我不想再看到你出事,我们回去吧!”

    羽绥眼眸深邃的看了眼江小溪,“小溪,你不懂。”

    “我是不懂,可我不想看你落得和阙乙、少顼一个下场,我已经失去他们两个,我不想失去你。”江小溪趴在羽绥怀里哭的不能自我。

    羽绥还没来得及安慰江小溪,听到传来打斗的声音,扭头看到两队打了起来。

    华渊的人有一股拼死不要命的劲,下手狠辣,也不顾及自己的生命。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人家命都不要,非要拉着你去死,九黎的人可都不想死。

    活着生命都有希望,死了首领许的再美好的未来,对自己屁用都没有。

    九黎的人打斗着,还往后退着。

    看到九黎的怂劲,华渊气血更旺,脸上冲着血,挥舞着手中的长矛,专往人的脖子和心脏上扎,还有人用长矛串了一串糖葫芦。

    辛月就站在中间,那里自动空出来一块地,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辛月环胸看着羽绥,“还没有说完吗?要不要给你们点时间继续说,我这里空间大,来我这里说也可以。”

    羽绥护着江小溪,江小溪露出了头来,“夕,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偏于一隅安稳生活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抓着争个你死我活,死伤无数。”

    哎呦!

    这话说得……

    分明是你们跑到我门口,想要杀我的人,抢占我的地盘,一心想要我死,反过来倒说我心狠手辣。

    女主的双重标准也太严重了吧!

    辛月嘲弄的说道:“你先想清楚这场战争是谁挑起来的,再开口说话。”

    “夕,我让九黎退兵,你能告诉我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来的吗?”

    还让九黎退兵,女主,你哪里来这么大的自信。

    少顼要美人不要江山,羽绥可是典型的阴险小人,江山和美人都要得到,让他失去那一个,都会痛不欲生。

    真当自己在他心中地位很重吗?

    抢着的东西才是香的,现在没人抢了,辛月都怀疑羽绥有没有前世那么爱江小溪。

    辛月转着手中的,“江小溪,你知道少顼是怎么死的吗?他可是在死的时候还对你念念不忘,好歹也是以前华渊的首领,你说我要不要送你去见他。”

    话落,从辛月手中飞出,朝着江小溪的脖子飞过去。

    羽绥拉着江小溪往旁边一躲,连着杀死几个人,又回到辛月手中。

    辛月看着上的血迹,魅惑的舔了舔嘴唇。

    杀了江小溪和羽绥,四个冤家刚好可以凑成一桌打麻将,也不至于死后太无聊。

    自己真是越来越有爱了!

    羽绥想与辛月一斗,看看辛月到底有多厉害,如果不如自己就杀了,要是比自己厉害,就要好好谋划一番,如何将利益最大化。

    羽绥却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再好的谋划也需要时间与机会,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白搭。

    辛月也不会放一条在暗处伺机而动的毒蛇回去,要真是让他溜了,摆明是给自己找麻烦。

    送上门的蛇,杀完还可以烤着吃,味道鲜美至极。

    羽绥担心江小溪,把江小溪推出了,“你跑出去,等我来找你。”

    “羽绥,你一定要小心夕,她不简单。”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飞奔过来的阻挡两人之间的神情凝望,被迫分开。

    辛月握着黑棍子往羽绥头上敲。

    羽绥往下一弯腰,转了一圈,转到辛月身后。

    以为自己是个小陀螺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辛月把黑棍往空中一人,黑棍子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晴朗的天空下。

    辛月接过飞回来的,和羽绥打斗起来。

    辛月发下羽绥确实有两把刷子,应该是学的古武,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个山洞中发现,拿来现学的。

    辛月一脚踹到羽绥高高翘起,辣眼睛的老二身上,羽绥疼的忍着没有弯腰,往后退了几步,擦掉嘴角的血迹,正要。

    黑棍子从天而降,“砰……”的一声,砸到羽绥头上。

    羽绥白眼一翻,软倒在地,头被黑棍子砸进去一半,面目全非。

    辛月默默地扭过头!

    哪里不好站,偏偏站在这个地方,命真够差的。

    要是江小溪只有一个男人,三个人的运气集的一个人身上,还没有这么容易死去,谁让江小溪多情呢!

    九黎看到首领死了,跑的差不多,剩下要为羽绥报仇的人也被杀死。

    辛月完全不怕有人暗中记仇,等以后有实力来报仇。

    人有足够的实力,站在高处蔑视你,你连仰望脚尖的权利都没有,又凭什么害怕你的报复。

    众口难调,人心不已,让每一个人信服太难。

    身为王者,只要大部分人心甘情愿承认你这个首领,你就是成功的,剩下的是掌控人心,收为己用。

    不管是新建的朝代,还是过了很多年的朝代,总有一些人打着莫名其妙的口号报仇。百度一下“快穿:炮灰女配逆袭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