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女皇陛下10

作品:《快穿:炮灰女配逆袭

    当初风梓寒是把风轻鸾当未来皇上培养的,武功,谋略一样不差,岂会那么容易死亡。

    都是这个十一皇子,说什么为了心中的爱,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利用风轻鸾对风梓寒的关心,把风轻鸾骗入陷阱,被女主弄死,还按了个谋反的罪名。

    可惜女主说一直拿他当弟弟,没有其他心思,害的对方黑化,被女主的后宫灭了。

    辛月砸吧砸吧嘴,穿着一身桃红色的衣服,看着挺娇俏的,可惜长得不对女主胃口,人家看不上你。

    不对啊!好像他与女主是亲兄妹吧!

    虽然灵魂不是,但是身体是啊!

    卧槽!

    裸的乱论啊!

    宫里人真会玩。

    辛月右手敲着椅子,玩味的看向楼言,“阮大小姐才识过人,赏你什么好呢?听说阮大小姐还没有正夫,不如把国师赏给你做正夫?”

    阮琼华听了眼睛一亮,热切期盼,满含情谊的看向楼言。

    楼言听到辛月的话,垂下眼帘,紧紧握着茶杯的手,思考片刻,掩下心中涌起的情绪。

    “皇上,臣是羽凌国的国师,一身奉献给羽凌国,不能嫁人。”

    不能嫁人,而不是不想嫁人,这文字游戏玩的。

    辛月挑眉,看向阮琼华,“阮大小姐,国师不愿嫁,你怎么办?”

    阮琼华心中失落,双眼更加坚定的看着楼言,如此脱俗充满仙气的男子,我一定要得到你。

    我就不信我一个现代人,手段这么多,得不到你的心。

    “皇上,臣女只是对国师比较钦佩,没有别的意思。”

    “哦~~”辛月看着满脸红晕的十一皇子,声音一变,“才女当然需要更多的知己,众卿听旨。”

    辛月忽然来这么一出,大臣连带侍男侍女全都站出来跪了下去。

    辛月瞧着不情不愿跪下去的阮琼华,嘴角扯出一抹邪恶的笑,你不是不想跪我吗?我偏要你跪,还要你跪的腿疼。

    地上的人跪了半天,皇上也没宣旨,大臣们不知道皇上又要干什么。

    有个喜怒无常的皇上实在是太累了,偷偷瞟了眼皇上,皇上好像睡着了,没办法,只能老实的跪着,只要不砍我们的头,跪半天又算什么?

    阮琼华揉着跪的酸痛的膝盖,咬着牙,这是个封建社会,权力至上,只要有了权力,什么都能得到,也不用跪拜他人,肆意的活着。

    阮琼华这一刻非常渴望权利,不想跪拜他人,为他人低头,受他人逼迫,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总有一天我要站在高处,让你们跪拜我。

    国师依旧淡然的坐在凳子上,只是那双手握紧松开,松开又握紧,把衣袖都拧得起了褶皱。

    李公公给辛月打着伞,还拿了张薄毯子盖在辛月的身上,交代下人不能露出一点声音,吵到皇上就拉出去砍了。

    辛月享受着众人的跪拜,眯着眼修炼,我看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国师思索好久,看到跪着的阮琼华摇摇欲坠,鼓起勇气,扭头要找皇上说话。

    李公公发现国师不长眼的要打扰皇上,想把国师砍晕,搬走。

    国师武功不厉害,身边有个男童却非常厉害,直接阻止李公公的行为。

    李公公想与男童打起来,但又怕动手吵到皇上,可是不动手,这个小贱人也会吵到皇上,好纠结。

    风一看到辛月暗中的手势,朝童子出手。

    李公公露出阴测测的笑容,很快把国师砍晕。

    李公公从腰中拿出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绳子,把国师绑着,塞给国师一粒药,嘴里嘀咕着“便宜你这个小贱人了,”让手下的人把国师抬走。

    下面的大臣看到国师被绑,想要说话却不敢说,只希望皇上到时候不要灭口。

    阮琼华看到李公公对国师动手,就想出手,阮尚书直接拉住阮琼华,小声说道:“你给我老实点,他们都不是你能招惹的。”

    阮琼华不甘的咬着唇,低下头,挡住眼中的情绪。

    如果连自己心动的男子都保护不了,那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他身边。

    我一定要得到权利,不让你再受伤害。

    太阳从正空慢慢西下。

    很多大臣都是又累又饿,心里怨恨着出风头的阮琼华,明知道皇上整天阴晴不定,你还出风头,害得我们罚跪,小本本上给你记一笔。

    同时心里祈祷着以后少开点宴会,不然自己一条老命都要交代这里了。

    辛月幽幽醒来,瞧着跪了一地,脸色苍白的大臣,开口说道:“天都快黑了,爱卿,你们都跪在地上干什么?地上有金子。”

    众位大臣真的很想吐血,不是你让我们听旨吗?现在还问我们。

    皇上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

    以前是砍人,现在是砍人带欺负人,做人难?做暴君的大臣更难。

    何时我们才能看到光明,迎来一位贤明的皇上。

    “哦,刚好你们都跪着,朕有个好消息宣布,阮大小姐才华横溢,赐十一皇子为正夫,另外再送几位侍妾,一起伺候阮大小姐。”

    李公公不善的盯着阮琼华,大声说道:“阮大小姐,还不赶紧谢恩。”

    阮琼华本想要拒绝,结果被自己母亲拉住衣袖,摇了摇头,眼中透着祈求。

    原主母亲就娶了父君一个男子,父君生下原主就过世,是母亲一手把原主养大,对原主疼爱有加,自己穿过来这与段时间也感受到浓浓的母爱。

    如今母亲忌惮这个暴君,看着母亲的白发,自己怎么可以再让母亲伤心,不就是几个男的吗?

    反正这个朝代吃亏的是男的,不喜欢扔在后院就行,没什么大不了的。

    阮琼华隐忍着,你现在辱我、轻我、欺我、贱我,我暂且忍你、避你、由你、敬你、不要理你。再过几年,你且看我。

    阮琼华想通之后,回道:“谢皇上。”

    十一皇子刚开始还以为是个梦,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皇姐把自己嫁给这个风度翩翩,风姿绰约的女子。

    十一皇子偷偷看向未来妻主,看到妻主那张冰冷的脸,心里有些明了,知道妻主看上的国师,虽然自己比不上国师,但只要自己贤惠,管理好后宅,总有一天能够感动妻主。

    辛月站起来说道:“三日后出嫁,朕乏了,各位爱卿自便。”

    李公公扶着辛月,“皇上等会坐轿撵上休息会。”

    辛月感受到背后阮琼华烧热的视线,嘴角一笑。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争取把你气死。

    虽然不可能把女主气死。百度一下“快穿:炮灰女配逆袭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