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特工王妃20

作品:《快穿:炮灰女配逆袭

    白逸晨摇着扇子走了进来,“表哥,我可没偷听,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听。不是我说你,一段时间不见,你从来你找来个王妃。你要知道,以你的身份,要娶的肯定是大家闺秀,对你登上那个位子有帮助的人,对于一个江湖女子,玩玩就行了,千万不要认真。你要真找个江湖女子当王妃,我爹肯定也不会同意,她的身份都配不上你,更别说对你的帮助了,要我说不给你带来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墨煜冷飕飕的看了眼白逸晨,“你说完了?”

    “没有说完,表哥,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们准备了这么久,你又吃了这么多苦,关键时候千万不能功亏一篑。你知道吗,如今皇上知道你双腿恢复,脸上的伤也治好了,再加上这段时间我们不停的打压丞相府和皇后,皇上早就怀疑你,只不过他不知道你的底细,不敢轻举妄动。你现在危机四伏,应该想着如何解决事情,为姑姑报仇,而不是浪费自己的力量去关注那些小事。”

    墨煜目光幽幽的看向白逸晨,“你说得对,现在我身边这么危险,她就是待在我身边,也容易受到伤害,看来我要快点解决问题,等把所有问题处理了,再把她接到身边,那时候我就可以给她所有她想要的,慢慢的,让她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

    白逸晨:“……”感情我说了半天,你根本就没有听到重点。

    白逸晨合起扇子,一脸焦急,“表哥,我说的不是你理解的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白逸晨话还没说完,就被墨煜冰冷的眼神吓得话咽了下去,嘴蠕动了几下,也没有说出任何字。

    “逸晨,你越矩了。”墨煜淡淡的说道,声音听着清冷,又充满了威严,再加上刻意把气势放出,白逸晨差点跪下去,额头出了很多汗,右手用力的握着扇子,嘴紧紧抿着。

    墨煜看了眼白逸晨的样子,挥了挥手,“你回去吧,去找你父亲,他会告诉你怎么做。”

    白逸晨的脸隐藏在阴影中,这是你第一次对我如此严厉,也罢,只要你还知道报仇就行。

    不过,我不允许任何人阻挡我们的大业,凡是对大业又危害的人,我都会一一除去,至于那个女人,找个人偷偷处理掉就行,就一个女人,我还不信她能翻了天。

    白逸晨浑身充满冷气,脸上露出一抹狠厉的笑容,转身就走。

    墨煜看到白逸晨浑身透露着阴冷,怕白逸晨给暗影带去麻烦,警告道:“逸晨,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如果我听到她有任何损伤,后果都是你不可承担的,你知道吗?”墨煜尤其在最后一句话里面加重语气。

    白逸晨走到门前,听到墨煜的话停顿下来。是自己疏忽了,表哥毕竟是皇子,身上有皇家威严,皇家都是先君后臣,就算是亲情也是放在礼节后面,再说表哥本就本领过人,心中自有沟壑,又怎么会被自己左右。

    只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表哥从来都没有这样对过自己,现在为了那个江湖女子,多番警告自己,还不惜与自己翻脸,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表哥也就现在对你有点兴趣,就算我现在动不了你,等到大业成时,全天下的女人表哥可以随意选,到时候我要把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让表哥挑选,有那么多美人,表哥还会记得你吗?至于你,最好不要落到我手里,不然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感觉。

    白逸晨打开扇子,轻轻扇着,“放心吧表哥,我不会对她做什么?”

    “嗯。”

    白逸晨摇晃着扇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白逸晨的这番心里,墨煜看着他的脸色,就算是没完全猜出来,也猜得差不多。

    在一起这么多年,这个表弟还是不了解自己,太急功近利了,如果不是母妃死前对自己的嘱托,害怕家族被皇上灭了,自己还真懒得管。

    墨煜走到窗前,打开窗,看着远方,“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

    辛月完全不知道墨煜给自己拉了仇恨值,也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此时正在舒服的泡着澡,奔波劳累了那么多天,泡澡是最纾解疲惫,简直舒服的不行,如果有温泉泡就更好了。

    可惜,自己业务繁忙,没有那么多时间找温泉,泡温泉,也只能想想。

    泡完澡,辛月穿上衣服,打算下去好好吃一顿,到大厅就看到云毅高大的身体,笔直的坐在一张桌子上,满满一桌都是吃的。

    辛月走过去坐了下来。

    云毅对着辛月露出个闪瞎眼的笑容,“我就知道你这个时候下来,刚上的菜,赶紧吃吧!”说着还嘀咕一句,“你最近瘦了太多。”

    辛月→_→,你不要以为你嘀咕的声音小我就听不到。

    辛月偷偷打量下自己的身材,卧槽,你眼是不是有毛病啊!哪只眼看见我瘦了,我这明明是最优秀的身材,一般人想要还没有呢。

    辛月心里生气,懒得理云毅,云毅一直不停的给辛月夹菜,辛月碗里堆了一高碗的菜。

    还能不能愉快地吃饭了。

    辛月放下筷子,扫了眼热闹的大厅,“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吃完到我房里来,我找你有事。”

    正在修炼,辛月听到敲门声,下床打开门,云毅进来后,辛月扫了眼周围,还算安全,把门给关上,坐在凳子上倒了两杯水,瞄了眼站在屋里局促不安的云毅,“坐。”

    云毅端正的坐在辛月对面,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不知道看何处,只有低着头。

    辛月把其中一杯水递给云毅,云毅立马双手接过杯子,轻轻抿一口,右手握着杯子放在桌子上,左手放在下面。

    辛月拿出一叠银票放在桌子上。

    云毅看到辛月这么严肃心里很不安,尤其是看到辛月拿出一叠银票,以为是嫌弃自己笨,要赶自己走,双眼紧紧盯着银票,心中的多种思绪涌了出来,双眼通红,手紧紧的握着杯子,杯子裂开,水漏了一手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