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木琇莹番外

作品:《快穿:炮灰女配逆袭

    木琇莹正在晒草药,木清抱了一堆画卷跑了进来。

    木琇莹看到木清急匆匆的样子开口问道:“哥,什么事这么着急?”

    木清把画卷放到旁边,拿起其中一张画卷展开,“小妹,这些都是咱娘和你嫂子选出来的人,这是御史家的二公子,长得眉清目秀,风流倜傥,如今还没娶妻,你看怎么样?”

    “听说他在外面买了所院子,里面住了很多他的红粉知己,哦,上个月他还一掷千金为红颜,全城的人都知道。”

    木清气的把画卷扔到地上,拿起另一个,“你再看看这个,这是太守家的三公子,饱读诗书,长得也一表人才,极有可能是今年的状元,外面很多女子都喜欢的不行,这个可是洁身自好,你看怎么样?”

    “他那么弱,我怕一指头把他按死。”

    木清扔掉手中的画,在自己带来的那堆画卷找半天,兴奋的拿出一个,“那这个呢,这是大理寺卿家的三公子,据说文武双全,曾经还是武状元,皇上特别看重,现在在军营里面任职,这个不弱吧!”

    木琇莹歪着脸,一脸认真的看着木清。“嗯,我那天见他进小馆馆,抱着一个男的亲了起来,哥,你确定要我嫁给这样的人吗?”

    木清听到妹妹的话气得不行,把画卷往地上是一扔,媒婆都找的什么人,欺负妹妹呢,我定要找你好好算账。

    “小妹,哥哥也不勉强你了,但你能答应哥哥一件事吗?”

    “什么事?”

    “三天后,皇后办了场赏花宴,娘怕自己去孤单,想让你陪她。”

    “又不是什么大事,我那天会陪娘去。”

    木清看着妹妹黑白分明的眼睛,感到莫名的心虚,为了妹妹有个好归宿,拼了。

    “好,到时候打扮漂亮点,那个我先走了,你继续收拾你的药材吧!”木清说完就跑了出去,像是后面有人追她似的,明显就是心虚。

    木琇莹喊了身边的俾女,“你们去准备热水和马车,我要沐浴更衣进宫拜见皇上。”

    “是。”俾女福了下身子下去了。

    木琇莹准备妥当,坐着马车进宫面圣。

    皇上正在批改奏章,听到武卫将军求见感到很惊讶,这人自从报了仇可是经常都不出门的,求见自己有什么事,“宣。”

    木琇莹进殿,对皇上躬身行礼,“参见皇上。”

    “平身吧!木爱卿今日见朕,可是有什么事。”

    “回皇上,臣今日来确是有一事需禀告皇上,如今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臣想趁着如今自己还年轻,去看看我大宁的大好河山。”

    皇上顾左右而言其它,“爱卿,听说最近你哥给你找了很多人看相,怎么,难不成一个都没看上吗?”

    “回皇上,臣立志把此生献给大宁,不想考虑儿女情长。”

    皇上一副无奈的样子,“你呀……”

    忽然外面传来吵闹声,皇上面色一变,“刘庆外面在吵什么?”

    太监总管刘庆连忙跑进来跪了下去,“启禀皇上,是德妃的贴身总管来报,说德妃的见红了,胎极有可能不保。”

    皇上大怒,“一群饭桶,都是怎么办事的,交代他们好好照顾德妃,就是这么照顾的,随朕去落霞宫瞧瞧。”

    皇上走到门口,瞥了眼站着的木琇莹,“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着。”

    木琇莹不知道皇上什么打算,只有跟着皇上到落霞宫。

    落霞宫的宫女太监,看到皇上来,立马跪了下去。

    皇上焦急的问德妃身边的嬷嬷,“爱妃怎么样了。”

    嬷嬷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回皇上,太医说娘娘的胎保不住了,皇上,你要为娘娘做主啊!”

    “朕会给爱妃公道,你去告诉爱妃朕来看她了,让她不要伤心太伤身体,孩子以后会有的。”

    木琇莹看到皇上表面一脸伤心的表情,但眼神晦暗不明,内心咯噔一声,果然伴君如伴虎,德妃是大将军的嫡女,大将军手中有30万大军,这是忌惮大将军,怕他将来挟外孙控制朝政,估计这德妃的胎也有皇上的手笔,让自己跟来着也是侧面震慑自己安分守己,不要想不该想的。

    皇上安慰了半天德妃,一转头看到木琇莹,眉头一皱,“你怎么还在,朕都以为你回去了。”

    木琇莹:“……”你是在逗我吗?不是你让我跟上的吗?你不让我走我敢走吗?

    皇上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朕准了,朕给你安排一队人,路上保护你的安全,你什么时候走。”

    木琇莹知道这队人是皇上不放心自己监视自己,“两天后。”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臣告退。”

    木琇莹退出去时,看到有个跪着的太医很眼熟,想了半天,想起是送医书的那个人,好像叫温良,自己还欠他一份情,有机会再还。

    第二天,木琇莹陪木母一天,又去见了木清。“哥,我想求你件事。”

    “我们兄妹之间哪里用得着求,你有什么事告诉哥,哥保证给你办好。”

    木琇莹把手中的医书递给木清,“哥,就是当年送这本书的人,我才学的一身医术,有了今天的成就,那人如今在太医院任职叫温良,你找个机会把书还给他,以后他有什么困难还望哥哥帮帮他,算是换了我欠他的情。”

    木清一脸疑惑,“小妹,既然你知道他在哪里,为什么不亲自感谢。”

    “哥,我一个女子不方便。”

    木清→_→,你现在才知道你是女子,以前我咋没发现你在乎这些,不会是妹妹情窦初开不好意思见对方,所以拖自己还书,看来要好好查查这个叫温良的人,不能以后让他欺负妹妹。

    “放心吧!你交代的事哥肯定给你办到,对了,后天宴会别忘穿的漂亮点。”木清小心眼想着,就算是妹妹喜欢温良,也要让妹妹打扮的漂亮点,让他知道妹妹是多么优秀,不对妹妹好会被别人抢跑,嗯,就这么办。

    木清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的多歪。

    木琇莹回到家,给自己父母和哥哥留了封信,言明自己的去向和决定,提着包袱,骑上马向城门驶去。

    走到城门口就被挡了下来,一将领走上前跪了下去,“参见将军,奉圣上口谕,我等一路保护将军安全。”

    木琇莹叹了叹气,这是有多防备自己,自己提天前一晚走还被堵着了。

    “走吧!”

    ……

    时光飞逝,日月穿梭,宁国几乎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木琇莹的脚迹。

    木琇莹走过每一个地方,都会给当地的人义诊,并宣扬宁皇勤政爱民,还把自己去过的地方画了下来。

    木琇莹看过银装素裹的雪山,爬过巍峨的高山,穿越茂密的森林,走过充满诗情画意的水乡……

    元盛41年,一位头发花白男子拿着一枚金牌,抱着一个盒子求见皇上,如今皇上也不再年轻,当看到金牌眼中含着泪水。

    “她怎么样了?”

    “臣不辱使命,保护武卫将军,武卫将军与两个月前殁了,将军命我们将她的尸体烧成灰,骨灰交给车骑将军,这是将军送给圣上的礼物。”

    皇上命人打开盒子,撑开盒子中的布,布上面是一副地图,上面写着大宁地域,皇上挥挥手让下人下去,自己拿着图看了一天。

    第二天早晨,太监总管刘庆看到皇上双眼微红,皇上递给刘庆一份圣旨,并吩咐把金牌交给木家,赐木家金字牌匾。

    木清知道妹妹死后,没多久身体也垮了下来,临死前把孩子都叫到床前,“如果没有你们姑姑,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也不会有今天的将军府,那牌匾都是你姑姑挣得,你们要牢记你们姑姑的事迹,你们要学你姑姑,不可做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人。你们姑姑曾告诉我将军府不可风头太高,容易让皇上注意,我一直都这样做,你们也要牢记,牢记……”

    木清看到妹妹朝自己走来,甜甜的叫自己哥哥,脸上露出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