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结局之知足常乐

作品:《庶女嫡媳

    清颜还沉在怀孕的喜悦之中,便随了简玉庭的安排,但是想不到的事两天后清婉会过来探望,算算日子,两姐妹已有四个多月没见面了。

    清婉已然是一副贵妇人的模样,一身苏绣月华锦衣衬托着她娇美生动,眼角的笑更是说明了她生活富足美满,她身边的碧珠虽是妇人打扮,但那身子依然还是那姑娘的身段。

    丫鬟引着周家的轿子去了霞光院,碧珠去叫门的时候,正好碰上紫玉出门。

    “大姑娘,来了。”她一看是清婉的轿子,转身就去了内室和清颜说,清颜扔下手中的书,扶着沾花出来迎接,清婉一见了她,便责怪说道,“都快是当娘的人了,还莽莽撞撞的,仔细些脚下。”

    清颜怔了怔,自己也不曾和娘家说自己怀孕了,她怎么会知晓?

    清婉先是搀扶着她进了屋,小心的模样堪比自己怀孕那会儿,“这头三个月最得小心点儿,心情也放开些,许是妹夫知晓你一人闷得慌,所以就回府与祖母报了喜,祖母和二娘本来过来,怎一想你如今这身子娇贵着呢,怕过来吵着你,所以才让我过来先看看你。”

    清颜娇羞地‘责骂’了简玉庭,“就那坏胚子嘴快。”

    “四妹,可不许这般说妹夫了,如今就算是祖母见了他都满意得不行,二娘刚开始没好脸色,可听说你怀孕了,拉着妹夫问东问西,妹夫那恭敬地样子,哪里有那侯爷的威严啊。”

    “祖母和娘的身子可好,府中最近出了些事情,妹妹也不得空回去看望一些,着实不孝了些,”清颜伤感道,也不知道她们是否都知晓这府中的琐事。

    “哎呀,四妹你如今到是多愁善感起来了,”清婉拍了拍清颜的手,“祖母叫我过来看看你,也是怕你挂念了她们,祖母有了平安相伴,那精神头好多了,四弟五弟也很上进,帮着爹爹管理府外的庶务,可是分担了一些,还不是多亏了四妹你那几句话。”

    “哎~~~四哥五哥一时想岔了,如今能相通便好,祖母老了,该享受着天伦之乐了。”清颜放心道,接了紫玉端来的柠檬红枣香茶,小抿了一口,说道“不够酸。”

    清婉一听清颜这么说,眉开眼笑,“妹妹喜欢算就好了,酸儿辣女,我当时怀潇哥儿的时候,可爱吃酸了。”

    清颜微微一笑,这是男是女,她都宝贝着。

    “四妹,有件事情听说了吗?”清婉有件事情打从进门之时就想说了,“那简玉欣的。”

    简玉欣的事儿?上次秦媚儿带走了她之后,清颜便不曾见过她,向简玉庭提过几次,简玉庭都阴着脸不愿多说。

    “可是她出了什么事儿?”

    “听说去二妹府门前闹了几次,说她勾引了忠王爷,还骂她不知礼义廉耻,弄得现在二妹连家门都不敢出,唯一一次回府哭诉的时候,被我偷偷看见,那张脸都肿都和那馒头有得一比,啧啧啧,真不相信那二妹夫会下那么狠的手。”说起清婷这事儿,清婉也只能摇头。

    别人不清楚,可清颜再明白不过了,上次简玉欣来了简府,被秦媚儿当做借口责罚了她,她能几次去柳家闹,定是秦媚儿故意为之的。

    秦媚儿动手了,以她的心机,怎么会亲自动手除了情敌,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刀杀人,简玉欣就是最锋利的那把刀,一箭双雕,真真是心计极深啊。

    “二姐心性比人都硬了些,她本与忠王爷毫无瓜葛,二姐夫这么做就是不相信二姐了,拳打脚踢的,母亲也不管管吗?”

    “哎,母亲现在还能说什么,当初选了那柳家而不是简家,”清婉说到简家的时候看了眼清颜,见她没有反应,继续说道,“就是以为那柳家日子舒心些,可再怎么舒心,上头还有那老太太,太太,叔婶之类的,二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清颜点点头。

    “还有,”清婉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府中的简夫人所做之事,祖母也知晓了些,所以怕母亲一人独大,让二娘也管上了些,二娘倒也不推搪,事事办得入祖母的眼,祖母这才有心思说笑,母亲那日子看似也不比以前舒心了。”

    许氏这般作为怕是想帮衬着一些平安吧,做娘的哪个不是为儿子打算。

    午膳之时,简玉庭居然带着周化成过来了,连襟之间没了往常的疏远,坐一起喝茶聊天倒是有了些兄弟姐妹般的温情。

    从谈话之间,清颜得知了周化成和慕容锦去宁城督造船只本是个诱饵,将深藏了十几年野心的福王给诱了出来。

    这次朝中之事得已平定,翁婿两个便安然回京了,嘉奖自是不比说了。

    等了周化成夫妇走了,清颜靠在炕上想着简玉欣的事儿,简玉庭回屋都不曾发觉。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现在思虑还这般重,仔细些身子。”他抚上清颜的肚子,手掌的温度暖暖的,让人舒服。

    “刚得知了玉欣和二姐的事儿,这心里头挺不是滋味的,相公好歹是玉欣的哥哥,有些事情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毕竟是同根。”

    简玉庭将妻子揽在怀里,说起简玉欣,他已是无奈,“外头那些事儿怪糟心的,我本想瞒着你一些的,想不到你还是知道了,”语气中少不得心疼和关爱,“之前我找了忠王说话,让他免开一面,让玉欣回府,忠王倒是没什么异议,当初娶她之时便没有多少情意,无非就是利用了玉欣,多去了几趟平南王府而已。”

    “那这次忠王平乱有功,会不会得了太子之位?”简府历经了繁华与凋落,不能不说前朝一事定家中后宅息息相关着。

    “圣意难测,岂是吾等可以猜测,圣上如今正值盛年,太子之事肯定是要被耽搁下来了,府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姑姑都不曾有一言一语,估计是被皇后娘娘压制着,忠王爷的才能远远胜过于义王爷,圣上有心要立他还需排除众议,立幼不立长,不利于朝中稳定啊。”简玉庭深知清颜的聪慧,就算讲这些个大道理也不许费力解释了。

    不管了,清颜想到,自己是一介妇人,就在府中相夫教子吧,她相信简玉庭会给她一个安定的避风港,因为他的目光如此的坚定和傲然。

    三个月后,皇城西边一处张灯结彩,就等着第二天新主人们进府了。清颜清点了带过去的东西之后,叫了四个丫鬟说话,“紫玉跟我过去,沾花回慕容府,你们二位就等着待嫁好了,春芽我自然是带过去了,而追月,你是跟着我过去还是要回杏花楼?”

    追月支吾着,赤雪一直都住在杏花楼,自己若是跟了清颜便不能日日见到他了。

    “还想什么呢,”沾花推了她一把,说道,“犹豫什么,你那个赤雪以后想要成亲还得过侯爷那关,你若伺候好了少夫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扑哧……”清颜带头忍不住笑了出来,“沾花这话不假,”难得心情很好,清颜便随和些,也让自己放松放松。

    “那奴婢能不是经常去杏花楼?”追月到底还小了些。

    清颜挑眉点了点,自己可不是苛刻的主子,还妨碍下人们谈恋爱。

    “明日便要搬了,紫玉你去给太夫人那里代我请个安吧,沾花去抚心院看看夫人,春芽去丹桂苑看看二少夫人,顺便敲打敲打那些看守的人,不要以为二爷不见待她了就能随意苛待了。”临走还不放心这里,清颜想想自己有时候太操心了些。

    三个丫鬟分头出去了,这霞光显得更冷清了点,简玉庭去了前院,将府中的事情悉数交代好了,又对简玉臻一阵耳提面命,好在简玉臻也遗传了简越明的一些心性,这几个月来进步不少,生意上的事情也还平稳,性子也稳重了许多,只是寡言少语了些,提都没有提孙落桂,仿佛没有这个人存在似的。

    秋天之际,虽少了些春日的繁华,却多了收获的喜悦,那灿烂的阳光让人暖洋洋的,就连清颜都愿出来走走。因着怀孕,身子乏得很,清颜未等到三个丫鬟的回复便洗洗睡下了,遂在用早膳之时,听着三个人回着自己的事儿。

    “夫人那里同往常一般,并无什么特别。”清颜听了没反应。

    “二少夫人听说少夫人要出府了,对少夫人破口大骂。”早知道她会这般激烈了。

    “奴婢没见着太夫人,但是留了话给全妈妈。”这是紫玉的回答。

    “少夫人,”全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门外了,见了屋里的人怯怯地说道。

    “妈妈进来说话,”清颜让人给看了座,全妈妈没有坐下来,只是从怀里拿出一个红色荷包,对清颜说道,“这里是太夫人亲自去祠堂弄来的香炉灰,她希望少夫人能秉承家训,贤良淑德,为侯爷开枝散叶。”

    “我知道了,以后你们好生照顾着太夫人,否则侯爷不会绕过你的,”清颜让人接了那红色荷包,里面隐约一股子檀香的味道,她闻不惯,拿起手帕遮了遮鼻子。

    全妈妈低头告退,“那奴婢告退了,免得耽误了少夫人进府的吉时。”

    简玉庭进来时正与全妈妈打了个照面,他蹙眉问清颜道,“她来做什么?”很是不满意全妈妈的到来。

    “待太夫人送送我们,”清颜扯了个谎,割不断的血脉相连,清颜便不把太夫人的训示说出来,留得一点体面给他。

    简玉庭眸内没有一丝波澜,吩咐丫头道,“将东西都搬到马车上去。”

    随着一声命下,个个都利落得紧,简玉庭蹲身亲自给清颜穿上鞋子后,将她横抱在怀,大步地跨出了霞光院的正屋。

    清颜含笑揽住他的脖颈,此刻还有什么比得上这个时候窝心。

    “等等,”出了院子,清颜突然说道,简玉庭以为她有什么不适,着急地问道,“哪里不舒服?”

    “相公,你听,那是什么声音?”清颜竖起耳朵,认真地说道。

    简玉庭听力敏锐,朝霞光院的正屋屋顶看过去,好几只喜鹊在那里活蹦乱跳着,“是喜鹊,”他的笑有如春风,温煦和丽。

    “我们走吧,”清颜笑眯了眼睛,俏皮可爱,还带着一点孕味,让简玉庭当着众人的面重重地亲吻了她的脸颊,羞得她白皙肌肤瞬间染上了红晕,美不可言。

    简玉庭心里叹道,此生得妻如此,一切足矣!!!

    一家败落一家兴起,害人的是人心不足,美满的知足常乐,世人皆贪,不知能有几人才真正理会这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