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姐妹相逢 1

作品:《庶女嫡媳

    清颜则是一套百花摇曳绫罗裙赏,正是符合了现下这个温暖的时候,头上用的是珠花编制的步摇,是许立业从锦绣庄里拿出来,清颜看了甚是满意,自己拿出来先行佩戴了,除了步摇,发髻后处还别了几只小巧绢花,耳坠就带了了葫芦宝碟坠子,比以往都多了贵气,手腕上和脖子上均是紫色华贵的小珍珠链子,缠上几圈,简单而典雅。

    简玉庭瞄了一眼清颜的装扮,惊艳之余有种不想带出门的感觉,好像被人瞧上一眼就能像挖他身上一块肉的。

    “沾花姐,你瞧侯爷,巴不得少夫人别出这个门似的。”紫玉悄悄地对同样站着听候差遣的沾花说道。

    “嘘,别这么大声,侯爷耳朵灵光着呢。”沾花话音一落,简玉庭冷冽地目光已射了过来,两个人只暗自吐了吐舌头,等清颜全部都料理清楚了,已过了出发的时辰了。

    老太君命周妈妈和绛红在门口候着一等却是半个时辰,还未等到清颜却等到了清婷。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今日要回府的?”清婷身边只有一个柳婶子陪着,头上的发钏都是藏珍楼师傅的新鲜玩意儿,被她拔了个头筹,这才刚买就迫不及待地戴了上去,打从在柳家不如意开始她便花着手里的银两来满足空虚的心。

    可是每次清婷回府都是光鲜的模样,便无人知晓她的处境了。

    “回二姑娘,今日四姑娘带着四姑爷给老太君请安,奴婢在这候着。”周妈妈回禀道。

    四妹回府啦?清婷脑子一转,忽然想到昨晚上柳云逸对她咆哮的话,“我告诉你慕容清婷,你既然嫁进我们柳家便是我柳家的人,我想要娶几个女子纳几个妾你都管不着,别整日里对我就是一张臭脸,我告诉你,我受够了,是不是后悔了当初没有嫁给简玉庭,人家现在不仅升官加爵,还是翩翩美男子一个呢,不过呢,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这是柳云逸昨天纳的第三个妾之后,清婷与他的一起争吵,想不到他会提到了简玉庭,于是她便人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京中传的最盛的人便是当初自己嫌弃的简玉庭,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心中就犹如猫抓一样。

    “那真是巧,我也同妈妈一块儿等吧。”清婷柔声说道,周妈妈自是不会拒绝。

    “妈妈你看,那是不是四姑娘的马车?”绛红看见遥遥而来的马车,显得异常兴奋,周妈妈早上了年纪了,又怎么会看得清楚呢。

    反倒是清婷一眼便认出来了,“那便是四妹的马车。”马车上的门牌子写着大大的简字。

    “可是等来了,”周妈妈笑着说道。

    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擒风将马车听好之后,才对里面的人说道,“侯爷,少夫人,到了。”说完,掀开了车帘,一张英气的脸朝外看了两眼之后,才弯身出来,矫健的身姿轻轻一跳,沉稳落地,发髻上的纶巾随风飞扬,看得清婷都呆住了,这哪里会是凡人,简直就是天边来的神仙,这才是她见过得最为俊逸完美的男子。

    “庭哥哥。”清婷忍不住心中莫名的悦雀,惦着脚尖挥着手帕,欢叫简玉庭。

    周妈妈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擦了擦眼睛,这才确信二姑娘刚刚的轻佻模样极为不合礼法,这哪里是等待着自己姐妹回府啊,根本就是见到了自己的情郎。

    简玉庭余光一瞄便知是清婷了,嫌恶之余并无多少情绪在,厚实的手一伸,便又一只纤纤柔手搭在了上面,一张清丽秀气的脸探了出来。

    周妈妈和绛红连忙过去行礼,“可等来了四姑娘和四姑爷,老太君昨日得知二位要过来,便是一宿没睡呢,可是高兴的。”

    “妈妈,绛红姐姐,你们可好?”清颜下了马车,先是问候了两个人。

    “拖四姑娘的福,奴婢们都好着呢,”周妈妈一脸的笑,难怪老太君最惦记四姑娘,原是她如此贴心,看着就让人心中一暖。

    “四妹妹,今日可真是巧了,我也是过来看祖母的。”清婷快步走了上来。

    清颜一瞧是居然会是清婷,也自然想到刚刚那一句“庭哥哥”就是她叫出来的。打从回门之后便没有在见到她,乍一看,还以为自己花眼了,这一头的金饰晃花了眼不说,还硬生生地拉长了她好几岁。

    “二姐,”清颜除了这两个字之后便不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先进去再说吧,祖母可是等急了,”清婷亲热地挽过清颜的手臂,眼睛却瞄向了简玉庭,嘴角露出娇羞的模样。

    简玉庭停了一步,慢了二人一步,清婷的目光让他着实不悦。

    路边的丫鬟婆子纷纷给主子们请安,相对于前两次回府,更显了喜闹一些,清颜就算不情愿还是一路到了鹤园,许氏早带着平安出来迎接了。

    “娘,”清颜笑着喊道,简玉庭见了岳母自然是恭谦地喊了句“岳母”。

    许氏是真心开怀了,笑着点头,看着女儿女婿情意绵绵,眼角不自觉地湿润了。怀中一窜一窜的平安见了简玉庭就要抱的样子,把他一个大男子给臊得不行。

    清颜想伸手抱了平安,但是手上还有伤,所以先重重地亲了一口他的脸颊说道,“平安,四姐抱你可好啊?”

    平安瞧了瞧简玉庭,眨了两下眼睛又被清颜的耳坠给吸引住了,伸手要拉着玩,胖乎乎地小手被许氏拍了一下,“见了什么东西都要玩一下,可是爱玩。”

    清颜听而来,笑眯了眼睛,忍不住捏了捏平安的脸颊,甚是怜爱。

    简玉庭目不转睛地盯着清颜瞧,刚刚那一霎简散发出来的母性光辉深深震撼了他,心里极度渴望与清颜能有个孩子。

    清婷在一旁看了差点没咬碎了一口好牙,一个私生女,凭什么会嫁得比她好,过得比她滋润?尤其是最讨厌清颜身上那淡然的气质,风轻云淡的模样却有一股子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