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妍浩

作品:《末世重生之横行妖娆

    两天之后的晚上,房间里,白零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白依。

    “小姐,这是不动产售后的全部资金。”

    白依不接,斜坐在沙发上,看也不看那张卡,直接开口:“大概多少?”

    “四千六百八十万。”

    468?死了吧?这......真心不吉利。白依撇了下嘴。

    看到撇嘴的白依,白零心中一紧,啊,难道是太少了?可是这么紧的时间,价格肯定谈不上去。

    “我在个别合约上下了套,若是钱不够,我可以想办法让他们再掏点出来。”白零紧张地看着白依。说不出为什么,就是看她懒懒散散地斜躺在沙发上,眼神儿若有若无地扫过你,就有种让人不可侵犯的感觉。

    “呵,”看到白零局促的样子,白依忍不住笑了下。话说,多久没见到零除了笑以外的表情了?真新鲜!

    看到那一抹笑容,白零心里一怔:似乎......很久没见到小姐笑了......

    手指卷着左肩的长发,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零,钱不是问题。”

    看着零不解的眼神,白依问:“除了父亲外,有谁在这一周找过我吗?”

    白零沉吟了下说“叶素素来过两次,妍浩派人来问候过一次。”

    “嗯?”白依挑眉,妍浩?自己那个便宜表哥?前世似乎没有这一段。“他有什么事?”

    “他说,如果表妹想卖白氏企业股份,他愿意收购。决不还价。”白零一五一十地道来。

    哈!白依心里乐开了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便宜表哥人品很好?“卖,卖卖!统统给他!”白依激动的已经坐直了......

    白零心里快速地分析利弊:就算小姐把股份给了表少爷,到了将来,老爷还是要把产业统统给小姐,表少爷股份再多,也多不过老爷,那么将来小姐继承产业,应该是不会有威胁的。

    想通了之后,便颔首答应了下来。

    白依一点也不怕父亲说,股份卖了也是在半个自家人手里,父亲答应不管就不会再管。

    “白家股份的事情先不急,我现在有事情要你做。”白依收敛了懒散的表情,一脸的严肃认真。

    白零发觉了白依的认真,郑重地点点头。

    —————————————————————————————————————————————————————

    躺在床上,望着被夜色侵蚀的天花板,心里却已经抑制不住地乐开了花,连带着嘴角都漾出了笑意。回想起白零听完自己的要求之后,那一脸的不可置信与疑惑,想问却没有开口的样子,——虽然他掩饰地很好,但白依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哈哈......”轻笑出声,这种恶作剧一样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美妙。

    但是,脑海中突然想起妍浩,白依又笑不出来了。

    妍浩上一世在末世中激发了土系异能,到了后来甚至成了基地高手之一,但却是异能者协会的高手,而非白家。照理妍浩应该和末世前一样,依附白家生存,但没想到妍浩撇的干干净净,什么都不管。这其中的弯弯角角白依不甚清楚,但有一点白依很在意:白家被灭门时,妍浩不仅不帮忙,反而还助了叶素素一臂之力,哦不,是助了那个男人一臂之力,那个叶素素的姘头外加死忠,那个和她一起谋害自己的男人,那个机关算尽害死零的男人!

    要说叶素素人心贪婪残忍,而那个男人却是狡诈狠辣之人。这一世,拿回白玉手链的她,不惧叶素素。但是若是叶素素联合那个男人一起的话......不仅胜算不大,反而十分地危险。那么,妍浩这个表哥,值得观察,若是能理清他与白家的弯弯角角,那也许就能将未来的灾难扼杀在摇篮里,也算多一份胜算吧。

    一转眼,已经过去半个月,离末世还有一个星期。这半个月里,白零按照她的吩咐分散在各处偷偷征集粮食,衣物,药物和生活用品。每次征集回来都放到白依指定的各地仓库里,而她在仓库满的时候,遣散了所有人,偷偷把物资收进空间,对零一脸无辜地说:“想做点好事,捐给慈善机构了。”

    白零虽然忙得不可开交,公司的事务已经不怎么管了,白依给他办了健身房的顶级卡,还特地请了人,让他又是学剑又是学刀的,当然,白依有时候也会和他一起练练。

    这半个月,白依一直在叫胖厨子做各式甜点,西餐,中餐,小吃。有时还会网上批发大量进口食品。做什么?去哪了?你懂得。

    离家独门格斗技巧白依只在基层学了个七七八八,没有实战就没法突破,只能不停地练习,让身体本能地记住所有的招式。精神力就更不用说了,整理空间所耗费的精神力本就不多,大都只要意念就能完成,红色流星雨还没来,空气中没有一丝丝的病毒,精神力能量来源只有靠空间里残存的上一世能量。因此,精神力等级:刚刚一级。

    而白依在一次无意间发现,空间里茫茫的雾气居然与晶核里的能量是一样的,在空间里打坐,差不多等于拿着晶核便吸收边打坐,但是速度却慢下来一倍。白依不敢吸收太多,只是把精神力提到一级就算了,因为白依感觉地出,那雾气是空间的能源,如果吸没了,那空间就......

    想想就让白依打哆嗦。

    黑线还是老样子,不过看起来聪明了不少。空间里它老老实实地,也能呆上半天。

    自它聪明点了之后,白依才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驯兽师,是那只蠢猫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脚踝,舔到了血,才会受白依影响,甚至那一级不到的微弱精神力就可以成形困住它。难道这是变相的契约?开玩笑吧!这世界变异了不够还玄幻了?

    拿起手机,给零打了个电话:“零,明天把股份卖给浩表哥。三天内,一分都不便宜,他若不要就算了。”

    他要不要无所谓,反正给她的印象就不咋地。

    “好的,小姐。”电话那头,白零永远是温柔的应着,“对了,我手头上可用的资金不多了,这股份卖掉,又可以有不少。小姐还打算买物资,然后……捐掉吗?”说实话,白依说都把物资捐掉了,他是不大信的,但是小姐不让自己知道,那他就不会问。她说捐掉了,那就是“捐掉”了吧。所以对外,有心人问起来,他一概回答:小姐做善事,献爱心呢。

    于是,外头对白依的名声,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