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打劫

作品:《毒步天下之少年妖妃

    京城?颜玉红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高兴的点头“谢谢少爷,我这就去收拾。”

    看着那欢快的奔走的身影,火泪影的嘴角冷冷的上扬。京城,你马上就要有血雨腥风了!

    三天后,火泪影跟大哥还有颜玉红在去京城的路上。清文城的城墙上,站着一个身影,孤傲而立。

    “九妹,我在你心里一点分量也没有吗?”朱雀悲伤着个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令可选择她陪你去,也不选择我?为什么一起玩了三年,都抵不上这个女人的六年吗?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可是要保护你的。”失落的看着城外空旷旷的绿树青草,朱雀垂头丧气的走下了城楼。

    雪莺郁闷,看朱雀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被小少爷丢弃的良家妇女一般。

    朱雀更郁闷,玄武已经不见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玄武这会跑哪里去了。这个死玄武,先走一步也不告诉她一下,害的她要一个人赶路。

    朱雀不知道的是,火辞竹带着玄武跟亦鳳瓀上了京城。

    月弄舞带着颜点离开了,容颜跟火辞毓继续在火府医治,天天泡澡吃药。

    “小姐,我们回去吧。”家丁拍马屁讨好的跟前跟后,想让朱雀开心。

    “不了,本少爷也要去京城。”朱雀说完,就飞快的往亦府赶回去。他要用追快的时间可以去京城,她要问问九妹,是不是他们是感情感情抵不过那个女人。兄弟是手足,女人算什么!

    “小姐,老爷要是知道了……”家丁想说,老爷要是知道他们家的小姐为了火府的九少爷,也要去京城的话,不气死才怪。可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朱雀给打断了。

    “本小姐自有主张,用不着你们在这里废话。回去!”开玩笑,这要是去京城,怎么可能让爹先知道,要在路上了,才能飞鸽传书告诉。不然的会,会翻天的。

    雪莺无语,跟小少爷一样做事风风火火的白痴。她必须现在留在这里,就像小少爷说的,谁都走了,清文城怎么办?而且,容颜美人还在这里疗伤,她怎么舍得走啊。她嫉妒啊,容颜美人怎么就可以长的那般的冰清玉洁,冷冷清清的,高高在上的感觉。自己怎么就没有呢?老天爷真不公平啊!

    哼着小调,火泪影悠哉的坐在马车的前面,晃悠着自己的脑袋。火泪影的大哥看着那小小的背影,有些担心的叫她“九妹,还是坐车里吧。”

    火泪影回头,露出花般的笑容“大哥,我喜欢看风景。灵鹫,来陪本少爷看风景。”想当年,自己还是做狐狸的那会。睁开闭上眼都是看到的自然风景,那个美是无法形容的。也不过就经历了一个清朝,到了现在。什么山清水秀的,都活在了自己的记忆中。要不然就是施点法术,才可以再见一见梦中的画面。来这里,虽然没有自己喜欢的电脑之类的高科技产品,也没有商业大厦之类的奢侈品商场。可是,这样有梦想中的青山绿水,也还不错。最讨厌的是,法术时有时无的。唉,有得必有失,至少武功还在,偶尔还可以折腾出来一点法术,也就只能这边满足了。

    “九妹,想什么呢?”见那个小小的身影僵硬在那里已经好一会了,大哥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

    “没什么,只是有些想爹娘了。”在这里,爹娘真的对她是好的无法再好了。

    “舍不得爹娘,你还要出来。”大哥微笑的说道。

    火泪影站起来,转身小心的走进了马车,颜玉红让开了身子,让火泪影可以坐下来。灵鹫也跟了进来,靠着火泪影身边坐下。

    这一次,小少爷选择她跟过来,没有选择雪莺,她也不知道小少爷想做什么。

    火泪影悠哉的坐下,身子躺到了灵鹫的怀里,享受的微眯着眼眸“虽然舍不得爹娘,可是京城我必须要去。”

    九岁了,这身子板还真是讨厌,怎么都不长。看来要月弄舞给自己开点药吃吃了,看看能不能把海拔给抽上来。

    大家有些不解的问火泪影“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麟哥哥在京城,还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般的想去京城。总感觉京城好像有什么东西,让她一定要去似的。如果是生意的话,那么多人替她卖命,根本就不需要她亲自跑一趟。

    这些生意又不是她的主要生意,可有可无的。哪里要那么认真的对待,去京城,是因为……

    因为什么?她有些茫然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火泪影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转移话题的问“大哥,我们还要多久才可以到达京城啊?”

    “按照我们的路程,再过半个月天左右的样子,就可以到达京城了。”

    半个月天,再过五天就可以到达京城了!麟哥哥,你是否已经收到了我给你的飞鸽传书了?

    半个月天,应该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了吧!

    五半个月天,颜玉红悄悄的看了一眼躺在她腿上的人,也就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当火泪影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马车突然的停顿,猛的抖动了一下,直接把她从灵鹫的腿上给抖到了马车的地板上。

    一个鲤鱼打滚的一跃而起,火泪影一身的睡意全都没有了,紧张的问“怎么了?”

    “劫……劫……”赶车的马夫已经吓的不怎么会说话了。

    劫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赶车的马夫一声惨叫声,鲜血溅到了车帘子上,鲜红鲜红的。

    劫财?火泪影看了一眼已经吓傻掉的大哥,还有呆掉的颜玉红。灵鹫是面无表情,不知道什么叫危险。这些她面对的再正常不过了,想起第一次杀人的手抖跟黑夜的噩梦,小少爷的陪伴。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什么感觉都没有。这一切,她不想想,也没有必要去想。小少爷给她跟雪莺的,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