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大导演回来了

作品:《重生之豪门导演

    欧泊·摩根一早起来,提着自己的行李,在祖父挥手告别中离开了摩根庄园,开着自己的一辆凯迪拉克朝着约珥村而去,从今天起他不是摩根家族的直系成员欧泊·摩根,他是贫困村的村长欧泊·卡纳。

    而大导演约翰·克里斯邓也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眼中,他去新线影业时被拍到了,这是距离他消失一年半第一次上报。

    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的扮演好生命中的每一个角色,欧泊·摩根如此,约翰也是如此。

    约翰回到好莱坞第一时间就去皇冠影业见了戴文·摩根,了解公司上的事。

    皇冠影业去年一共出了16部影片,票房都还不错,这个二线影业在戴文·摩根的经营下已经有了与一线影业抗衡的实力。

    “终于舍得回来了!”

    戴文·摩根看见约翰回来心里很高兴,一年多没见到约翰心里总是有些牵挂,但公司事太多,她又走不开,所以只能一直钉在好莱坞。

    “呵呵!总是要回来的嘛!”约翰呵呵一笑,连忙从KK手中接过一个食盒讨好的递给戴文·摩根。“姑姑,这是我亲给你自做的提拉米苏,,我向庄园的甜点师傅学习了半天,做好后我让他尝过,他说味道不过,比他做的都好吃,你尝尝。”

    约翰做的东西没有人敢说不好吃的。

    戴文·摩根斜眼看了约翰一眼,接过食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个餐盘,餐盘中放着二块提拉米苏,随即伸手将餐盘取出,准备尝尝约翰的手艺。

    “等等,提拉米苏应该配一杯卡布奇洛,我去给你冲。”约翰说着起身跑到咖啡机前给戴文·摩根冲了一杯卡布奇洛。

    戴文·摩根接过卡布奇洛拿起小勺挖了一块提拉米苏放进嘴里,都还没来得及嚼,就听到约翰问道。

    “怎么样?”

    “一般般吧!”

    戴文·摩根咽下蛋糕喝了一口卡布奇洛,其实约翰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只是她不想看见约翰小人得意的模样。

    “别以为两块蛋糕和一杯咖啡就能堵住我的嘴,你走这么长时间把公司全丢给我一个人,我告诉你我已经一年半没有放过假,这下你回来了我正好给自己放个长假。”

    “放啊!我把摩根一号留给你,你想去哪玩去哪玩,想买啥买啥。”约翰豪气的从KK身上摸出一张银行卡拍在桌上。

    “嘿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铁公鸡居然都会拔毛了。”戴文·摩根不敢置信的拿起银行卡看着约翰。

    “boss,你拿的那张是我的卡。”KK担忧的望着约翰,卡里的钱他存了好久,这要真给戴文·摩根刷,用不了一个早上他就得负债累累。

    戴文·摩根听到KK的话黑着脸看着约翰,搞了半天原来卡不是约翰的,难怪约翰如此大方。

    “失误,失误,拿错了!”约翰尴尬的重新在KK那拿出自己的小蓝卡交给戴文·摩根。

    这张小蓝卡是约翰存的私房钱,约翰吃喝拉撒都有人专门负责,就算偶尔要用个三毛二毛的,也是KK他们代付,回到庄园报销,所以这张卡里的钱就一直没动过。

    “行啊,正好看种好多东西,一直没时间买,这次就都买回来,反正有人出钱。”戴文·摩根不缺钱,所以约翰刚刚给她卡的时候,她还想把卡还给约翰,可是看见约翰居然拿KK卡让她随便刷,简直无耻至极,所以这次说什么也得海刷约翰的小蓝卡,才能解她心头之恨。

    另一边的约翰看见戴文·摩根不善的眼神,嘴角抽了抽,知道这次可能要大出血了,一想到卡里的钱像水一样哗啦啦的流走,顿时感到心如刀割。

    …………

    戴文·摩根将公司丢给了约翰去旅游了,为了报复约翰一年半没回来,她把南希、乔安娜·菲利普带走了,将三个公司都留给了约翰,而且还把纽约的夏莉、梵尼也叫走了,几个女人乘着摩根一号一跑去了摩洛哥腐败。

    戴文·摩根以为把几个公司丢给约翰,约翰就一定会忙得手忙脚乱,上厕所都没时间,她太天真了,她们前脚刚走,约翰就把几个公司的副总裁叫到了办公室,将公司的事务交给了几人,继续做甩手掌柜。

    约翰的理解就是,能副总裁的人,就一定能做总裁,在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真的太差,那也是戴文·摩根她们用人不善,与自己无关。

    这么无耻的想法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生成的。

    将几个公司的事安排好后,约翰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室,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工作室都由小助理伊芙·雨果打理,没出什么乱子,井井有条,最重要的是没有拖欠工资,约翰说每个月20号发工资,不会拖到21号的凌晨一点发,他就是这么有良知的老板。

    “雨果,一年多没见长胖了!”

    “讨厌!”

    “去给你boss泡杯蓝山过来。”

    “给。”伊芙·雨果将一边热气腾腾的蓝山咖啡递给约翰,随即郑重其事的道。“boss,你得给我涨工资。”

    “为什么?”约翰喝了一口咖啡,听到伊芙·雨果要涨工资,舌头被烫了一下。

    “因为你一年多都不在,整个工作室都是我在打理,我是你的助理,不是工作室负责人,我现在身兼数职。”伊芙·雨果义正言辞和约翰讲起了道理。

    但她忘了约翰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你还好意思涨工资,我不在就是给你历练的机会,你说你这一年成长了多少,不请我吃饭就算了,还要要求涨工资,简直匪夷所思。

    哎,现在年轻人一代不如一代,眼睛都钻钱眼里了。”

    约翰叹了口气,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一旁的伊芙·雨果听完他的话,气的咬着银牙端起刚刚泡的咖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哎哎哎,你把我的咖啡端哪去呢?我还没喝完呢!”

    “哎自作孽,不可活啊!”

    伊芙·雨果端走了咖啡,身影消失在办公室后约翰无奈的摇了摇头,坐下后就给新线的财务总监打去了电话,让财务总监给伊芙·雨果涨工资,否则他以后连被咖啡都喝不上了。

    约翰虽然看起来很无奈,但心里其实是很开心的,他好久没这么玩闹过了,伊芙·雨果跟了他二年多这一年多又把工作室管理得井井有条,工资本来就该涨,约翰虽然比较抠门,但该花的钱他绝不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