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六章统统都是蝼蚁

作品:《太古吞噬诀

    一击

    曾经被所有弟子欺辱嘲笑的叶轩,竟然一击就将王鹏(身shēn)体打爆

    包括王嫣然在内,所有弟子都傻眼了,不敢置信,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骇然一万个马在草原上崩腾

    “这这是真的吗”所有人在心里都如此问自己。

    一个个都是惊在那里,愕然之极的看着那熟悉而又显得陌生的少年,只见他击杀了王鹏之后,依旧是面色平静,而似是感觉脏了手,竟是拿出了一个锦帕,擦了擦他白洁的手。

    随即,那叶轩便迈步离去。

    “站住”

    但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从远处飞空而来十几道(身shēn)穿白衣的玄云宗弟子。

    他们一个个气息深沉,面容冷峻,浑(身shēn)弥漫着强劲的元气波动,赫然全都是武皇境的修为。

    为首的一个青年,面容英俊,(身shēn)材(挺tg)拔,(身shēn)背一柄古剑,看着离去的叶轩,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杀机。

    “大胆狂徒,你残杀同门,出手狠辣无(情qg),按照宗门戒律,扼杀当场”

    这英俊青年名叫鹫易章,是刑法堂执法大弟子,朝着叶轩暴喝了一声。

    周围的玄云宗弟子,当看到刑法堂的人出现,眼神中都露出了敬畏之色。

    尤其是那鹫易章,让他们都为之颤抖。

    但却有一人例外,那就是王嫣然。

    见得鹫易章到来,王嫣然原本有些被惊到有些苍白的俏脸,为之露出一丝淡淡笑意。

    不过,她看向叶轩的眼神中,却露出了一抹叹息之色。

    她不明白其为何突然这么凶冷强大了,竟是当众击杀了王鹏,但王嫣然知道叶轩完了,面对刑法堂其是死定了。

    叶轩停下脚步,回头皱眉的看了鹫易章一眼。

    “你是什么东西也要管我”

    他十分随意的说道。

    “放肆”

    众刑法堂的弟子都是大喝了一声,而鹫易章的脸色也是(阴y)沉了下来,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鹫师兄杀了他,他他无顾杀死了王鹏师兄”

    一名女弟子满脸怨毒的指着叶轩,说道。

    王鹏乃是她的亲哥哥,自己的亲哥哥在自己的面前,就那般被叶轩震爆了(身shēn)体,让她如坠冰窟,恨之入骨。

    “我是刑法堂大弟子鹫易章,你残杀同门,当诛”

    鹫易章冷声道,(身shēn)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朝着叶轩压迫而去。

    他也是王嫣然的一个追求者,对叶轩早就起杀心,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

    而在他看来,叶轩不过是真灵境,他却已经武皇境九重巅峰,随便动动手指就将叶轩捏死了。

    “当诛他王鹏先前出手想要杀我,我只是反击罢了,但你却不问缘由,不辨是非就要扼杀我,我看你也是没有必要留在世上了”

    叶轩冷笑一声,他虽然对于那个少年的记忆接受不全,但听得这鹫师兄的名字,也想起来曾经的那叶轩,曾是被这个执法堂大师兄威胁过,让其有多远滚多远,离那王嫣然越远越好,否则就废了他修为。

    “他完了,竟然敢无视鹫易章师兄,难道脑子坏掉了吗”

    “哼,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邪门,竟是轰杀了王鹏,但是鹫易章师兄可是武皇境强大的修为”

    “啧啧,恐怕这次他这个废物想死都难了,刑法堂是不会让他轻易死去,要折磨一翻了”

    一些弟子交头接耳,幸灾乐祸。

    “很好那么,我就代表宗门废除你的修为,扔进炼狱之中,永生承受无尽折磨”

    鹫易章怒极而笑,(身shēn)后的古剑呛的一声出鞘,剑气冲天而起,散发出一股炽烈的白色光芒,剑势骇人。

    “啊,好强大,这就是御剑之术,这就是强大剑者的不凡”

    周围弟子神色一惊,感受到鹫易章头顶悬浮的宝剑散发凌厉剑势,都是惊骇的退后两步。

    “天心剑诀”

    鹫易章低喝了一声,浑(身shēn)元气滚滚涌入头顶古剑中,轰的一声,古剑便朝着叶轩彪(射shè)而去。

    天心剑诀,剑随心走,一剑击出,有震魂之能,让低阶修为者无处躲闪。

    之前鹫易章也看到了叶轩一击灭杀王鹏的诡异,因此施展出了天心剑诀。

    心想以自己强大的武皇境九重巅峰修为碾压叶轩。

    轰

    虚空之上剑芒闪烁,化成了无数道剑影,剑气磅礴而出,将叶轩周(身shēn)之处全都笼罩了起来。

    “剑修吗,可惜你这剑术连入门都不算”

    眼看着铺天盖地的剑芒而来,叶轩摇头说着,伸手随意一抓。

    铮

    漫天的剑芒在这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而叶轩的右手直接抓在了斩来的古剑之上,伴随着鹫易章脸上难以置信的目光,咔嚓一声,古剑崩碎开来。

    “哇”自己的本命古剑被毁,鹫易章心神受创,顿时喷了口鲜血。

    “天哪,这这是要多么强大的(肉rou)(身shēn)”

    “他居然将鹫师兄的战剑给捏碎了”

    “莫非以前的这废物都是装出来的连武皇境的鹫易章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好可怕隐藏的好深”

    围观弟子们的眼中全都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就连对曾经叶轩极为了解的王嫣然,也是无法置信,心中出现怀疑。

    原本以为叶轩是必死无疑,可谁曾想到会出现如此结果

    刑法堂的众弟子,也是一个个眼神中都是露出了无比骇然之色。

    要知道鹫易章师兄的古剑,可是宗门专门派发给刑法堂的刑罚之剑,虽然不是圣器,但锋利坚硬程度,也绝非是(肉rou)(身shēn)能比。

    而刚刚这个弟子,竟是以(肉rou)手,轻易的抓下古剑

    鹫易章也是骇然,他看出了自己绝不是这叶轩的对手,强压体内的伤势,不(禁j)一声大喝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