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章上千武者的傻眼

作品:《太古吞噬诀

    “什么!?”长弓娘娘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眼中露出不敢置之色。

    一旁始终默不支声的王漠,愤怒叫道“你个蝼蚁居然敢让我家娘娘做你的奴仆,信不信教主大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而此时,地窖内的上千武者也是一阵震愕。但他们大多也知道之前叶轩与长弓娘娘的仇怨,暗道叶轩这种方法当真还绝!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竟然敢叫一个教主夫人做女仆。”瑶瑶全身香汗淋漓的说道。

    达坦苦笑一声,每次见到叶轩,对方都如此独特。

    “上方的朋友,在下是南海落云岛少族长吴清风,只要朋友出手助我踏上台顶,吴某一定有重报!”忽然,下方一个身穿白色法袍的年青男子,脸色微白地拱手道。

    只见这男子白衣法袍衣袖上,还缓缓地燃烧着缕缕火焰,不过,那法袍也不知是由何制成,竟是能无视火焰的不断燃烧!依旧保持如新!

    听得男子的话,众人一怔。

    叶轩心里一动,光从男子身穿的法袍,和谈吐气质,就能看出此人的不凡。

    而再看此男子身上的气息,叶轩竟是一时都有些看不透其修为深浅。

    不过,叶轩有种感觉,此男子的实力应该是不下于长弓多少。

    众人听得白袍男子的话,都是一个个惊异地看向白袍男子。

    其中那个手持佛舍利的老者陈洛,更是惊异道“你是那个落云岛百年以来的第一天才少族长,横扫南海千岛武王境之下无敌手的吴清风!?难怪老夫看你眼熟悉,少族长可愿意与老夫共享佛舍利。”

    叶轩听得老者的话,不由惊异,没想到这之前杀人夺宝的老者,竟然会与他人分享宝物。

    “阁下的好意,吴某心领了,不过,你那舍力,只怕也未必够一人坚持到台顶的,还是阁下自己使用吧“吴清风摇头拒绝道。

    吴清风不远处的一个神情惊恐,脸色吓得惨白的少女,忽然声音微颤的道:

    “这位公子,小女是中州神剑山庄的碧水儿,家父是神剑山庄之主,剑神西门寒天,公子若能搭救于小女子,必有重报!“

    少女显明惊吓的不轻。

    而随着她话音落下,地窖内响起一阵惊异之声。

    “她是西门剑神之女!?“

    “西门剑神可是半步武帝境的通天大能,他的女儿居然也来到了北穹!?”

    叶轩听得一些人的惊异之声,心里一跳,没想到少女,居然有如此大的来头。

    半步武帝境恐怖强者的女儿啊,若要是让她欠自己一个人情,那……

    就在叶轩思量之时,下方的大多数武者也是纷纷如吴清风和碧水儿一般,向着叶轩求救:

    “少侠,我是中州离家之人,只要你能助我登上此台,离清愿意赠你十万元石!”

    “十万元石算什么,我是日月宫的亲传弟子,我给少侠百万元石!”

    “公子,只要你能搭救小女子,小女子愿意视你为主,为奴为婢!”

    “我可以为兄台做三件事!”

    “我有一件至宝,愿意赠给少侠!”

    ……

    叶轩听着众人的话,心里微微一动,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这地窖内大多数武者,都向他求助了,包括与自己有仇怨的魔罗宗与仙凤宫的几武修在内,不过,还有几人没有。

    不用说,就有申之乱。

    此时,申之乱正满脸阴沉,心里愤怒甚至是嫉妒,他无法接受众人都向这个曾经被自己看为蝼蚁的叶轩示好。

    这里面有许多身份不凡之辈,如果他申之乱能得到这些人的好感,那以后必定对武道大有助力!

    除了申之乱外,还有那个手持舍利的陈洛与四个光头和尚,同样为开口寻求帮助。

    当然,还有达坦几位熟悉之人。

    见得那些素不相识的武者们都期盼的看着自己,叶轩当然不会被他们的口头承诺就哄得出手相助。

    忽然,叶轩点点头,说出了让所有人傻眼的话:

    “我确实有抵御这凶台的办法,但你们若是想要寻求我的庇护,保住自己的性命。就都将自身的储物器具拿出吧。哦,还有你们体内的本命战器也都交给我。另外,我需要与你们签订一个契约,你们以后要为我办三件事!”

    叶轩与这些人又不相识,人心难测,并且天南地北,以后都可能不会再相见,当然毫不客气提出自己的条件。

    话语落下,却令地窖内微微陷入安静,随即就是一阵上千武者的震惊,愤怒,喧叫:

    “不仅要我们的储物身家,还要我们的本命战器,你怎么不去抢啊!!”

    “卑鄙、无耻,你这是坐地要价!!”

    “太贪得无厌了,你把我们所有人的资源都要走,能用得完吗?”

    “我们把储物身家与本命战器都给了你,以后你叫我们怎么修炼,怎么与其他武者争斗!?”

    ……

    愤怒、气愤,还有隐晦的杀意。

    如果是在外界,定会有一大群武者向叶轩出手。

    叶轩青秀的脸庞一沉,他卑鄙吗?他无耻吗?想用三言两语哄骗自己,等将他们带到台顶,再对自己下杀手,过河拆桥,真以为他叶轩是三岁小孩?

    起身,叶轩目光冷俊的扫向下方武者,道“我可没有逼你们,只是开出条件而已,既然你们不领我的好意,那我只能伤感的独自离去。”

    说着,叶轩好像有些惋惜的转身便再次向着台顶登去。

    不过,刚走几个台阶。下方长弓娘娘的脸上已经不断流下了大把汗水,脸色越发地惨白,终于,她嘴角流出了一丝漆黑的浓血,忍受不住心中的惊慌,开口向着叶轩祈求叫喊“我答应你!我答应做你的奴仆,认你为主!请你…请你快救我吧!!”

    长弓娘娘喊出这句话,好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当这句话喊完后,她身上那股女强者高高在上的气息消失不见,变得颓废起来。

    “娘娘,你……!?”王漠震惊的看向长弓娘娘,一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能活命,我又何必认他人为主。”长弓娘娘气喘嘘嘘道。

    身为武王境,天资极高的长弓娘娘对于危机感要远比于一般的武者强得很多,她赫然感受到,再这么走下去,用不了几息,自己必定会体内阴力爆发而亡,随后也会如之前那些武者一样,化为一谈黑血。

    “你真愿意做我的奴仆,我怎么能相信?”叶轩回身道。

    “你可以向我下奴印!”长弓娘娘急忙说道。

    叶轩摇摇头,沉思道“奴印根本不管用,就算我向你下奴印,等你出了北穹也能请强者破除。”

    “那你要怎样,快给我抵御之法,我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长弓娘娘满脸焦急,祈求、神情越发惊恐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