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径直走入

作品:《太古吞噬诀

    关家在玄武国是一个中等家族,但其是一个十分有名的炼器大家族。

    关家老祖,关长河身为半步武王境强大武者,更是一名不得了的炼器大师。

    他的存在,就好似是整个关家的精神支柱,让得关家欣欣向荣,日益昌盛。

    在关家人的心目中,关长河就是如同战神一般的存在,带领着他们关家不断向着大家族勇往前进。

    可如今,随着关长河这位半步武王境老祖的殒落,关家一片消沉,好似是天塌下了般。整个城主府内的关家族人似乎一时间失去了前进的方向,没有了主心骨。

    铁石组成的主府墙上,关家族人以及府内的外性追随武者,正一个个凝重之极的看着外界。

    护府光罩外界,狂风咆哮翻涌,一只只全身漆黑的墨狼,正在地面上散发阵阵的凶残妖气,红色的兽眼,露出凶残之芒,时而发出的嘶吼,震慑人心。

    放眼望去,这足有阁楼大的墨狼的数量,竟有不下百头之多,环绕在城主府四周!

    天空上,有四十来只体型很大的蓝色妖禽,兽翅展开足足十丈长宽,所过之处,天空出现了蓝色的晶霜。

    除了这些凶兽外,还有约莫五百多的武者,在这些凶兽后出现,遥遥的凶狠望着城主府。

    这些武者,大都是真元境七、八、九重修为,真元境大圆满的好手则有近百人左右,而最为首的却是有着二十几名真灵境强大武者!

    最前方的,是一个有着白发、白须飘摇,手拄着拐杖的老者,这老者修为散开,气息深不可测!

    就是雷姓的雷虎与雷龙两兄弟,与老者相比,修为都要差许多!

    而在这外来武者大军与这城主府之间,则是一道结界光幕,笼罩八方,将整个城主府包裹,将双方分割开来。

    就在此时,那白发拄拐老者,一声摆手,一声声呜呜的号角之音,蓦然间从这片天空内响起。

    接着,天空上那些巨禽,嘶吼中就直奔城主府而去,地面上那些黑狼,全身黑光大放中,也随即冲出,如一道道巨大的黑色小山岳,气焰凶猛,直奔城主府。

    紧接着,那五百武者,也在这号角声传出时,纷纷遁光大放,从四面八方,直奔城主府而去。

    城主府的大阵光幕闪耀,府内有近百武者在阵法光幕内,各自展开武技、魂技,更有阵法器具之光闪耀,穿透光幕,与外界来临的凶兽与武者,展开了厮杀!

    更是在下一刻,城主府内,有彩光大放,一道道足有十丈的巨大七色剑光,赫然出现,向着府外横扫斩去,气势凌厉,所过之处无论是武者,还是妖兽沾之既被斩碎身体,爆成血雾。

    一时之间,轰鸣之声惊动夜空,大地震动……

    凄厉的惨叫不断在夜空响起,厮杀惨烈,各种的攻击好似是流星雨般都疯狂的砸向城主府的护府苍蓝水行大阵光幕上,就见得此蓝色光幕迅速的动荡颤抖起来。

    而就在这北关城内大战之际,北关城外上千名魔教弟子,同样设下了大阵,将北关城困住。

    奇怪的是,他们却一直都是驻守城外,并没有向城内进攻。

    黑夜中,距离北关城五里外的一个小山岳之上,正站有一个黑衣少年,双眼星玉瞳转动,看着北关城……

    正是叶轩。

    此时在叶轩的眼中,那封锁了整个北关城的大阵,形成一根根数十丈粗的雷电光柱,很像是一条条竖立在夜空的撑天支柱,就算是相距如此远的距离,叶轩依旧能看出那雷电光柱的威力。

    “魔道邪修迟迟不攻击,看来是想让城内的人先自相残杀。”

    叶轩目光冷俊,北关城已经被那些魔教弟子封锁的严严实实,心念一动,叶轩从纳戒中拿出了一件黑袍,正是一天前他杀死那四个拜月魔教分堂弟子的衣物。

    叶轩披上此袍,脸上的面容迅速变化,化为了那个疤脸邪修,向着北关城而去。

    距离越近,他越能感觉到那密密麻麻黑压压的魔教武者,身上散发的血气凝重,空气中都好似有血腥味飘荡。

    一些魔教弟子,已经看到走来的叶轩,但此时,叶轩已经与疤脸男子一模一样,身上更有浓重的血气散发出,并且每步之下,都是哗啦啦直响。

    一些血修弟子眼露羡慕、敬畏。

    叶轩身上的血气太浑厚了,简直堪比蛮兽,让他们不得不敬畏。

    魔教更看重实力,在叶轩走来时都分分让开道路,但接下来让他们愕然的是,叶轩身形突然化为一道银光残影,几个闪动间,就到了大阵前,径直的穿过大阵,从城门进入了城池内。

    魔教弟子设下的大阵,只是困阵,能进不能出。

    可随即这些回过神来的弟子,就愤怒无比起来,一个弟子气愤之极的叫喊道“我特么说他怎么气血如此恐怖了,这个家伙竟是不听从指挥,先去吃独食了!”

    “对!妈&,这个混蛋以前也一定都这么做!”

    “不行,我要去告诉几位师兄、师姐,制裁他!”

    ……

    此时,城主府惨烈的护府之战与攻府之战越演越烈。

    虽然城主府的人数与高端武者战力没有优势,但是,他们却占据了地利的优势,身在关长河生前亲自投下的护府大阵阵法内猛烈对处攻击,各种阵法器具爆发出了强大的杀伤力,把一时躲避不及的几家武者打得伤亡惨重。只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不下数十人殒落。

    白须拄拐老者见此,阴沉着脸,两眼精光的扫视着战场的情况。

    在他的身边,站着易家的高层长老和一干散修,不远处则是铁、真、百、黄四个小家的家主,一脸焦虑地看着前方的战斗,不时地互相传音私语。

    他们眼见前方自己家族的武者越死越多,越死越快,脸上愁云更盛,互相商量了一下,一起来到了白须老者近前。

    铁家家主率先开口道,“易老,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咱们就已经死了一百来人,这样下去不行啊,如果再这样强攻下去,咱们一方的武者血都要染红了这里。”

    旁边的几个家主立刻附和道,“是啊,易老,铁家主说的在理,没想到这城主府的护府大阵如此厉害,那些阵盘器具更是威能不小,如果护罩一直攻不破,他们和咱们就这么硬耗下去……咱们几家的族人们损失可就太大了。要不,咱们还是暂时撤退好了,等以后再找机会收拾关……”

    这几个家主还没说完,就听白须老者轻哼一声,嘴里喝道,“闭嘴!”

    那几个家主顿时,浑身一激灵。

    白须老者阴冷的眼神在这几个家主的脸上一一扫过,看的他们心里发毛。

    忽地,白须老者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这几个家主道,“怎么?几位家主,死了几个族人你们就顶不住了?你们的族人在流血,难道我们易家的人不在流血吗?我告诉你们,今天我们不能攻破城主府,灭绝了整个城主府,那我们就都要死!我敢保证,如果你们现在撤退,城外的魔教高手就会立即攻打进来,到时你们没有拿出功勋,他们连你们也会一起杀!”

    几个家主闻言,顿时面如土色,他们互视一眼,都是苦笑不已!

    几位家主叹息,看来今天不拼个玉石俱焚是无法抽身而退了!

    “好了,各位。这城主府的护府大阵虽然厉害,但老朽也已是请来了一位炼器大师。”

    名叫易红的白须老者说着,看向身后方一个战车,他躬身对那战车拱拱手,随即,便见那战车布帘掀开,其内走出一名灰衣鹰眼的老者,而在老者身后,则跟着一位脑袋很大的,同样是满脸皱纹的老者。

    这位脑袋大的老者,正是那名易家的精神师客卿,精老。

    灰衣鹰眼老者,则就是精老的师兄。

    “关长河,你自称南海第一炼器大师,我今天就破一破你这苍水镇天大阵!”

    (作者话:精老在前面的易家对叶轩围杀时出现过,忘记的书友可以回去看看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