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谁是血食?

作品:《太古吞噬诀

    “啧啧,居然有着一个血食自动送上门来?”那为首浑身血气凝重的疤脸男子,舔了下嘴唇,阴/笑说道。

    其他的三个血气森林的黑袍之人,也是一阵阵的阴森之笑。

    “血食?”叶轩面色平静,目光扫去,只见这四个血气森森的黑袍人都是真元境大圆满的修为,。

    再看四周的地面尸体,出现不同程度的萎缩,干枯。

    “原来是靠吸收血气修炼,不过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好像血系魔功不怎么好的样子。”叶轩仿佛在自语。

    嗯?

    血气四邪修一听叶轩的话,都是一惊愣,他们对视了一眼,再看叶轩的目光露出无比愤怒之色。

    他们都是拜月魔教血煞堂的外门弟子,是需要积累功勋才能换取更高级的法门,而四位魔道弟子修炼的功法确实并不是多么高级。

    但在他们看来,以他们的血系魔功强大,也不是其他正道功法可比。

    那个疤脸血气森林男子,打量了叶轩几眼,点点头,开口冷笑道“很好,你的血气要比一般同阶强盛的多,吸收了你的血液,我的魔功会更上一层楼!”

    “小子,不要抵抗,不然,你会死的更痛苦!我对你的脑髓很感兴趣!”另一个黑袍男子,面露狰狞一笑,道。

    叶轩听得几人话,眉头微皱起,只是站在那里打量着四人。

    “师兄,他好像是一名瞳武魂者,将他的眼珠剜出留给我吧。”第三个尖嘴猴腮的黑袍邪修少年,又开口道。

    “好吧。老四,你先去剜了他的眼珠吧。”疤脸黑袍男子点点头,道。

    他们几人好像是在商量分食叶轩的身体。

    那尖嘴猴腮少年,忽地咧嘴呲牙一笑,猛一点头,手中已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血光短剑,身形好似一缕轻烟,一下子掠过七、八丈的距离,就鬼魅般的到了叶轩身前,手中的短剑带起一道血芒,向叶轩的一只眼剜出。

    这一下出手干净利落,漂亮之极,显然此血修少年平时沒少剜人眼睛,早已把这炼成手。

    可是……

    这一次他却剜错了对象。

    但听‘叮’地一声响起,尖嘴猴腮的血修少年忽觉手中的短剑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心神大震,脸上下一刻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只见,眼前的白衣少年不知何时竟伸出了两根手指,自己的战剑竟被夹在那两指之间。

    血修少年一声怪叫,极力鼓动魔功,但其战剑都好似铜浇铁铸一般,丝毫无法寸进!

    “这不可能!”尖嘴猴腮少年,口中惊叫失声,自己可是真元境大圆满的魔修,魔功远非一般功法或是正道功法可比,这一剑剜眼,更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快若疾风,怎可能被挡住?

    尖嘴猴腮少年一时面露骇然,自己这把短剑名叫‘血肠剑’,削铁如泥,已是三阶顶级战兵,可眼前少年竟仅凭两根手指就夹住了!

    这少年手指要有多坚硬!

    就在此时,他看到身前青秀少年忽地冲着他呲牙一笑,面露森然之色,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剜人眼睛,那就剜眼吧。”

    尖嘴猴腮的血修少年忽觉右手一震,一股无比抗拒的力量传来,他的血肠剑就被对方夺了去,眼前忽地寒光一闪,左眼一凉,血肠剑就从这位的左眼穿透后脑,连同脑中的武魂都被穿成了窜!

    “你……啊!”尖嘴猴腮血修少年惨叫一声,身子便直挺挺的后倒。

    “切!血修也没什么了不得吗!”叶轩的心情不好,语气森冷。

    以他现在的修为,虽然只是真元境八重,但真元境九重也很难是他一招之敌。

    “老四!”

    其他三个魔教弟子心神忽地猛震,眼中露出又惊又怒,齐齐望向叶轩,这少年举手投足间竟然就杀了老四,明显其绝非等闲之辈,疤脸男子口中怒道“你到底是何人,可知已经犯下滔天大祸!”

    “青云谷的弟子。”叶轩拿出一个锦帕,就在三人面前,擦试起了右手上的血迹。

    如此一幕,让得三位魔教弟子都是两眼猛地一瞪,大感叶轩猖狂。

    疤脸血修脸露厉色,大喝道,“点子扎手,一起上,放血魂剑!”

    顿时间,血光大放,疤脸男子手中便多出了一把血光色的武魂之剑。

    这把魂剑所散发出來的血光芒极是耀眼,显然其武魂品阶不低!

    一道道淡淡的血色波纹从剑魂上荡漾开來,瞬息间将疤脸男子笼罩在其内,整个人好似罩上了一层血色的光圈,看上去颇为邪恶。

    疤脸男子心中稍定,他的这武魂‘玄煞剑’可是玄阶初级武魂,所带有的特殊防御魂技‘血阴’不但防护之力惊人,更是上面附着有血煞阴气,极为巨毒,只要沾上一星半点,必定会让对方肉身溃烂而亡!

    可是……

    就在他心中稍松之际,却发现那诡异少年,脚步一迈之间,竟是在一连串残影中,一瞬间,就到了他近前,并且视他防御魂技‘血阴’如同无物,五指呈爪,向着血色的光罩抓来。

    ‘刺啦’一声刺耳之音,‘血阴’防御罩就好似是纸张般,被叶轩直接抓穿,竟丝毫无法阻挡其出手之势。

    疤脸男子心中大骇,想也不想的嘶吼中挥剑斩向少年抓来之手。

    “叮!”

    但他的武魂之剑,竟好似斩在了一截万载精铁般,被叶轩手上的银光猛地反弹而回来。

    疤脸男子大惊,这少年到底修炼的是什么护体之功!

    他再想躲避已然不及,但觉喉咙处猛地一紧,就被对方手掌抓了个正着。

    正待挣扎,却发现浑身的力气在霎那间消失一空,更是体内的元力也变得凝固,无法再运转起来。

    而接着,更令其惊骇莫名的是……

    这白衣少年的手中好似有一股莫名的吸力,自己体内的精血竟好似潺潺流水顺着对方的右手被吸走。

    “你…你也是…血修?”疤脸男子彻底傻眼,脑袋发麻,转眼间,他体内就十分之一的精血流失掉。

    “老大!”

    而那剩余两人见疤脸男子,仅一招就被这叶轩擒住,心中大急之下,全力催动自己的武魂之剑,眨眼间,两件血光大放的魂剑,就好似两道血色匹练带着尖锐的啸声,向叶轩斩来。

    两道魂剑所过的虚空,都有一阵的血气滴落。

    叶轩看去,鼻中发出一声冷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最近我对插花颇感兴趣,就拿这俩充数。”

    把手一张,一条淡银色的怪蟒蓦地出现在叶轩身前,这条怪莽形体凝实,狰狞可怖,赫然是叶轩的武魂,‘八荒雷蛟’。

    但见这条怪莽巨口一张,一口就将两柄魂剑吞进口中,随即怪莽砰然而散,而那两柄魂剑却也凭空消失不见,显然已是被叶轩收了去。

    “什么???”两名魔教弟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自己的魂剑可是具有着他们浓重的血毒辣,即便是真灵境一二重强者也不敢硬接,怎么就被对方如此轻易地收走了?

    “啊!快跑!”

    那两名血修,纷纷吐出口气鲜血,脸色立时苍白,他们知道这白衣少年实力太强大,远非自己等人能敌,齐齐发出一声惊叫中,就连自己武魂之剑都不管,调转身形就逃去。

    他们的魂剑是用魔教秘法分化成两半,没了这半,可以靠另一半再凝聚,而小命没了那就什么都完了。

    “既然來了,何必还要走…”

    一座月华色的小山,突然自那逃走两人的头顶上空降落,轰然砸落,便将两人砸成了肉泥!

    死得无比干脆,并没有感觉到痛苦!

    “你…我们是拜月魔教的弟子,你快放了我,不然我们魔教是不会放过你的!”

    疤脸男子见叶轩出手如此强大,轻易间就杀了他的师弟,全身是一阵发凉。

    他现在也只能寄望通过魔教威名震慑住对方,活得一命。

    “你的话太多了,不过,你的体内精血还是不少的,只是够驳杂的,只能算是下等血猪!”叶轩摇摇头,道。

    “什么……!?”疤脸男子神情一震。

    而就在此时,叶轩忽地对他一轻笑,露出了好似地狱般的恶魔笑容,令他遍体生凉,如坠冰窟。

    “吞噬。”

    口中冷冷地吐出两字,叶轩左手已是按上了男子的头顶上。

    顿时间,男子发出痛苦凄厉的惨叫,只觉自己体内的精血变得极速恐怖流失,被抽走!

    “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