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6章 半个时辰出砖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见过将军大人!”

    虽然众人话多,但碰上张易,也不得不行礼,毕竟他还是老大。

    “不必多礼!”

    张易也知道,这些人心中所想,肯定是不看好他。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小龙,小龙使了个眼色,似乎在说,有我在,没问题。

    他看了看四周的砖窑,呈现出长条形的,一个一个的连接到一起,顶上还有一个烟囱。

    他心想,若是能连通,那只要一口无根之火就完全解决。

    要知道,小龙每次使用无根之火都是需要补充人参的。只要有蔓延态势,那就足够。

    “子轩,这所有砖窑要生产多少窑的砖头才够城墙?”

    “全部投入,每窑至少产出十次方可够我们使用。”

    “十次吗?好!来人!你们将所有砖窑都联通起来,并且铺上柴禾,要铺成蛇形,不要断掉,厚度在膝盖高即可,注意柴禾,不要碰到砖头!”

    “啊?这……”

    有人试图出来阻止。

    “将军,这些柴禾恐怕不能将砖给烧制,最多仅是外表变干!且它们无法被点燃。将军大人,这么做是为何?”

    是的,仅是膝盖厚的柴禾确实是无法烧好数十砖窑的砖,因为热量必是不够。而且,到处都是湿润的,怎么烧?

    “你们看着就好,如我所说的做。”

    人们无语,但又不能不从,于是便如张易所说的做,虽然是做了,但心中还是有怨言,有些人还说是在乱搞。这不可能实现,一个门外汉,什么都不会,竟会瞎指挥等等的话,传入张易耳中。

    人们会这么说,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他要做的可能会刷新人们的认知。

    这些工匠们开始速度干起活来,他们的动作十分快,没有多久就完全将所有砖窑打通。并且铺好了柴火,只等他来。

    而这时张易走入了一处砖窑之内,检查了起来。

    等一切无误之后,便对着众人说道:“你们都出去吧,留着这个门,其他的都封死!”

    “是!”

    众人也想知道他想干什么,也有些人想看他的笑话。

    等到人们将其他的口子都封死之后。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这下人们更懵了,留他一人?这是什么操作,那不是他干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吗?可是人们也不得不去做,毕竟他可是老大,不听,恐怕会受到一些惩罚。

    鲍信一见众人未动,便吆喝道:“我主公说了,你们难道没听到吗?”

    这声量极大,同时大量士兵亮出兵器,吓得人们立即出了砖窑,很快的,整个砖窑内就只剩张易一人。

    他背对着众人,所以众人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他看了一眼小龙,小龙会意,无根之火便从嘴中吐出。

    那无根之火在小龙的控制之下迅速点燃了铺在地面上的柴禾,而那些柴禾纵然是十分潮湿,无根之火却丝毫不受影响。

    距离最近的柴禾已经被点燃了,水气很快便从柴禾之中蒸发,却是没有浓烟的产生。这火果然好强大!

    无根之火,迅速燃烧起来,并有逐渐蔓延的趋势。

    最后它迅速蔓延开来,速度十分之快,在短时间内所有砖窑内的柴禾都被燃了起来。

    此时砖窑内的温度急剧上升,让人难以忍受,而这时张易只好退出其中。

    这突然被燃起的大火让四周的人们都懵了,因为这也太神奇了,他们不知道张易用的是什么方法,竟然可以将潮湿的柴禾点燃,并且火势似乎逐渐变大。

    同时也在纳闷,为什么自己烧出的火充满着浓烟,而张易点燃的火却一点烟雾都没有?这是见鬼了。

    “来人!将砖窑用土堆堵住!莫要让火蔓延出来!”

    有人说道:“这火怕是出不来吧?也不可能蔓延出来!”

    鲍信却道:“让你们做,你们便做,莫要废话那么多!”

    这下才没人敢说什么。

    于是,有人便上去将砖窑给堵了个严实。

    张易则是走到了一边,那里有专属的椅子,他直接就坐了下去。而小龙则在一边轻声的说道:

    “父亲,以我无根之火的态势,半个时辰必能完成出砖。”

    “喔?当真如此?”

    “是的!信我没错。”

    张易点点头,现在只要耐心等待即可。

    这时人们却是十分嘈杂,因为人们纷纷在猜测着张易是用什么方法点燃着柴禾的。但因为没能亲眼所见,所以仅是猜测,不能得到答案。

    同时人们也是十分好奇,好奇的是为什么张易还在这里呆着,他是想干什么?一窑子的砖最少也要烧上一天一夜才可出窑。

    人们关心的点子在于这些柴禾根本不够烧到那么久,而且张易这么做,纯属乱来。

    但是他们仅是心里不舒服,却也不敢说出来。

    有些人直接等着看笑话。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

    张易朝着砖窑走了过来,他说道:“来人,将砖窑打开!”

    子轩这下也忍不住了,他道:“将军大人,这砖窑至少要烧上一天一夜那砖才能成型使用,您看这才过了半个时辰,时间恐怕是不够啊!”

    简直就是儿戏,但是他不敢说。还有人也出来说道:

    “是啊,大人,我们烧了几十年砖了,现在打开,可能会有些损坏。”

    这些人是对的,但是张易也没错。

    “你们觉得我的柴禾可以烧到一天一夜?”

    对于张易的反问,所有人都哑然了,因为确实如此,放的那些柴禾确实也不够烧一天一夜。

    “来人,将砖窑打开!”

    “是!”

    这时士兵们直接上前,直接破开了砖窑的封口,此时张易就站在面前,这时一股热浪从砖窑内扑面而来。

    吓得众人浑身直打哆嗦,纷纷向后撤去。

    危险当前,保命要紧。

    众人脸辣的疼。

    “快用手臂挡脸。”

    “主公小心!”

    鲍信也被这股热浪冲得有些茫然,他试图着去拉张易。

    不料张易却扬手道:

    “无妨!”

    他话一落音,那热量瞬间减弱,那是因为小龙此时正用龙嘴在吸收着无根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