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4章 雷牙将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驿长弓着腰正要出门,可不等他出门,却见得从门外走入一名大汉,生得孔武有力,其身后还跟着二十名手拿大刀护卫,每一个都是身穿铠甲,好不威风。

    这名大汉一见张易与鲍信等人,变得一副骄傲模样,脸上露出轻视表情。很明显不见众人看在眼中。

    那驿长一见来者,立即上前问候道:“原来是雷曲长,有失远迎!许久不见!气色见好啊!”

    驿长与这人不算是第一次见,所以能叫出他的姓氏来,并且寒暄几句。

    张易看了这个姓雷的,原来与他所冒充的泰曲长一般,都是曲长之职,此职可管五百人,同时,他也有些纳闷,为什么这个姓雷的只带二十名护卫前来,而不是像他一般,带着大军过来。

    鲍信正要起身,因为雷曲长的轻视,却被张易给叫住了。

    “先弄清楚那家伙的来历再说,我怕他有带军前来。”

    鲍信这才坐了下来。

    果然,在片刻之后,那个姓雷的,道出了张易的疑惑。

    “是雷牙将,老子这会儿正要上前线上任,快给老子拿些酒食来!”

    前文提及,部辖二曲,共一千人,设千人督,亦称牙将。这牙将可是曲长的顶头上司,是高一级的存在,也怪不得姓雷的如此嚣张,因为升官了。

    张易这便知道,原来这家伙是要走马上任的,就是说他没有带兵,仅有这二十名守卫,那就好办了,但如果这些人不惹他,倒也无所谓,大家相安无事,不然,那么这些人恐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驿长一听,一个头两个大,这雷牙将升官了,那他可不好过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张易这边,意思十分明白,就是两边都不好侍候。

    他干笑了两声。

    “原来您升官了,来来来,雷牙将,我这就为您准备酒食。”

    随后又对着底下的人叫道:“来人,还不快去弄些酒菜肉食过来,好生侍候雷牙将!”

    可这底下的人却脸露难色,他们说道:“驿长大人,酒还好说一些,这牛羊肉刚才吃完,得重新宰杀,烹煮等还需要半个时辰!”

    这话虽然小声,但被雷牙将听到,心中便觉得不爽,因为他看到四周的人们正在大口吃着肉,而唯独自己人却要等待,这明显不合他的身份。

    于是便说道:“我看那桌肉食并没有吃多少,你去将他们赶走!而且老子就应该坐于主桌上,别让一些不相干的孩童坐在那里!”

    雷牙将指着张易那桌说道,如此挑衅的行为,明显是针对张易,再看张易一副孩童模样,很容易让人瞧不起。

    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当然,次数多了,也就不在乎。

    驿长这下犯难了,两边都不是自己可以惹的人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鲍信也算是忍不住了,他哪里受得了这种气。

    正要站起来的时候,又被张易拉住了。

    “我来!”

    “是!”

    鲍信不敢不从,便应是退到一边。

    只见得张易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慢慢的走到雷牙将面前。

    虽然体格上差他十万八千里,但是气势上却一点都不比那家伙差多少。

    张易开了口,一来就是大嗓门。

    “你算什么东西?你说你是牙将,有何凭据?莫要冒充将领,那可是死罪。”

    雷牙冷哼一声,将直接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来。

    “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什么!这是官方文书!上边的红印子看明白没有!还敢质疑我的身份!对了!你又是谁?”

    这文书就是身份证明,它上面写着明明白白的,那张纸条不断的在晃动,晃得张易眼花。

    突然,他手一出,文书直接落到了他手中。

    这动作极快,快到让姓雷的却是没有反应过来,那文书却已经掉入火堆之中。

    “小子!你敢!”

    被如此冒犯,任谁都会生气的,何况这可是雷牙将的任命书,眼见着任命书被火烧着了,那雷牙将一见文书已经被火烧完了,就要扑过来打张易。

    鲍信及时赶来,他喝道:“大胆!你可知你面前的是谁!”

    “不管是谁,今天你怕是离不开这里了!”

    雷牙将说完就要攻击到张易的所在了。

    这可见驿长给吓懵了。

    “雷牙将,使不得啊,使不得啊。泰曲长可是张列侯的外侄啊!惹不得!惹不得啊!”

    话一出,让雷牙将直接收了拳脚,因为张让可不是他可以惹的存在,就算是他的上级上上级都不可招惹。因为官职过大,连皇帝都得听张让的建议。

    “我不记得张列侯有这号亲戚!年岁如此小,那毛定是没长齐!快说,你是谁!?”

    “我张叔父家族枝繁叶茂,哪里是你可以识透的,那些是你不可能触碰的存在!”

    张让的爪牙遍布天下,人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全部认识透。他也狐假虎威一次,这招屡试不爽。

    驿长立即解释道:“雷牙将,泰大人可是要护送张列侯诞辰大礼入京,他有证明的。”

    “护送大礼入京?我记得那护送之人可是一个胖子!并非小孩模样!”

    这家伙似乎认得护送之人,或者是有听过相关的情况,所以这人留不得,不杀的话,恐怕是要露出马脚。

    与此同时,雷牙将突然掏出了大刀。而其身边的二十来人,也开始摸向身后的刀,这些人看起来的武功应该也算是不错。

    但是他们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丝,张易先于雷牙将一步。

    “你这叛贼!竟敢勾结黄巾,我找你好久了!”

    什么叛贼?什么黄巾?怎么回事?

    这下所有人都懵了,纷纷用着惊讶的目光望着雷牙将。

    雷牙将也是一脸懵逼,不知所以。

    “你说什么!谁是叛贼?你损我文书在先……我知道了,原来你……”

    张易可不能让雷牙将将话彻底说出,那样的话,会突生怀疑,会让整个事情变得难办起来了。

    “大胆叛徒!”

    所以,他先一步于姓雷的,古意刀已经挥起,接着要劈砍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