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0章 埋伏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明月照当空,距离涿郡城南门三十里外,有一处空旷的雪地上突生一簇簇一人多高的小树林,在白皑皑的月光下尤其明显。

    一支长长的队伍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雪地上在,这些人手持火把,停在了空旷的雪地上面。队伍中的马车数量不少,车上载着的东西似乎有些沉重。

    此时已近凌晨三点,到处都是宁静,但凡有一丝丝的声音,都会被放大,所以,当有人说话时,那声音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有人呐喊道:“停!所有人都停下来!”

    “为何停下!?”

    队伍中,有一名壮汉从中间的马车上下来了,此人生得肥头大耳,其身穿锦衣华服,嘴上还啃着一支大肉腿,显得更加油腻。手上把着一壶清酒。不用说,此人定是这队伍之中为首的存在。

    “泰曲长,这雪地上面,在数天之前,还空无一物,现在却凭空多出这么一些树木,恐怕有诈!我看我们还是回去涿郡城中,那里有我们的军队,可保我们安然,等明天天色一明,我们再行赶路!”

    前文提到曲辖五屯,共五百人,设曲长,这个胖子所能辖的人数已经到了半千,这等权力自然也在不小。

    “有诈?李策,你怕是得了臆症吧?我现在护送的可是我叔父张列侯的财物,这天下间谁敢来夺?而且这批财宝数量颇多,你不连夜赶路,若是不能在规定时间送到,要是我叔父怪罪下来,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列侯是自秦朝开始到南朝陈的一种爵位,是级别最高的爵位。可以见得张让在当时的地位有多高。

    泰曲长竟然是张让的外戚,这下倒好,这等货色,正好让张易可以将之清除。

    “好了,我们接着赶路!迟到洛阳,谁都负责不起!”

    他话一说完,狠狠的喝了一口酒,便不顾姓李的进言,要往着车内而去。

    “可是……泰曲长……”

    泰曲长猛得回头,喝道:“休要再说,你若再说,别怪我不客气!来人,继续赶路!”

    他不容质疑的说道,让底下的人是敢怒不敢言,站在不同的位置,会有不同的看法。

    他会如此生气,也一半是因为受到了冒犯,那个姓李的,却是敢再说下去,只好吆喝着道:“你们都小心些,一旦有情况莫慌张,我们护送的可是张列侯重要之物,有任何闪失,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

    这底下人哪里敢说不,只好应是。

    这一切话语都听在张易等人的耳中,他们就潜伏在附近,每一棵小树便是他们所伪装。

    那鲍信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张易边上。

    “主公,这支队伍有五百余人,护送军约二百人,金银财宝与粮草三十车。”

    “好,这些财宝与粮草比预想中的要多许多,真是天助我也!”

    张易大喜,这些财宝放到任何地方,换作是谁都会心动,如果没有张易,他们恐怕也是不怕来抢这道。

    “接下去怎么办?”

    “听我指挥,传令下去,只杀军兵,不杀护送平民!”

    不杀平民,这是张易的底限,毕竟他们是无辜的人。

    “是!”

    鲍信应是,随后便让六百人做好准备。只等张易一声令下,他们便可以攻击。

    所谓他们在暗,敌人在明,这暗有暗的好处,至少一会冲杀起来,可以让敌人无从得知这些人到底有几何。

    那泰曲长所带的队伍慢慢的靠近了小树林,只等他们再靠近一些,那张易定会让他们见识一下厉害。

    当他们路过小树林的时候,那个时候发动攻击,定能出奇效,也活该那泰曲长的匆忙与自恃其大,不听李策的劝。

    当这些人刚过小树林的时候。

    “杀!”

    张易的声音极大,这一声令下,便从左右冲出数百人,一时之间号角声四起,冲杀声不断。

    空间之间,整支队伍乱作一团。

    “糟糕,有埋伏,保护泰曲长!速度!”

    那姓李的汉子大呼小叫起来,他迅速将附近的军士聚集到了一起,保护起他们的长官。

    秦曲长十分不满被埋伏,他出了车子,暴喝一声道:“怎么回事!谁敢埋伏老子,你们可知老子是谁?信不信老子一句话便诛你们九族?”

    可当他话未落音时,已经有数十军士被拉入小树林之中,砍死。同时那拉货的平民们也被吓了一跳,他们纷纷手抱着头,大叫起来,不敢有任何的行动。此时处于荒郊野外,他们也不敢逃跑,因为一旦逃跑,指不定会碰上什么猛兽,这对于他们而言,那简直比死还难过。

    “莫慌乱,我们可是大汉天子脚下的部队!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那秦曲长叫得最欢快,而张易看在眼中,觉得这人实在吵得很。

    “把弓箭给我!”

    这会儿立即有人递过了一杆弓箭给张易,他一把拉开了弓,心中无比的清明,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有种预感,这箭必中敌人!

    果然,箭咻的一声,便飞了出去,直接往着秦曲长的胸口射了过去。

    这箭如有破空之势,直接穿透了秦曲长的胸口,那家伙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音来,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直接死绝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秦曲长已经死了,我们快撤!”

    人们便开始放弃了财宝往着四处逃窜,现场陷入了一场混乱之中。这些军兵们没有了首领,一时之间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

    张易及时站出来,暴喊道:“所有人听着,我们只杀军兵,不杀平民!”

    骚乱顿时变小了一些,同时那些百姓下意识的与军兵拉开一定的距离,生怕受到波及。

    张易见时机已经成熟,再次下令:“突击!保护平民!”

    这六百多人虽然有些生疏于命令,但只是时间反应上面会慢一些,最后还是实行了。相比于护送的军队而言,他们更多的是淡定。

    鲍信带着众人从后方冲出,他们清一色的刀盾兵,迅速的将百姓护在身后。

    如此一来,两边军队便出现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