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9章 夜洗汉军!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这一天,经过张易与鲍信的训练,使得整支军队的战力为之提升了不少,期间还冒出了许多突出的士兵,这些人,张易都让鲍信记录在案,第一批伍长将从他们之间产生。

    等级对于一支军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谓高官厚禄,没人不爱,特别在军队之中,这种领导众人所带来的荣誉感要比当官的更加重要。

    这一天过得倒也没有特别的危险。

    倒不是张易不着急,只是有东西急不得,因为军队刚成立,所以有一些东西必须要准备的,就得准备,应该有的训练的,一点都不能落下。也幸好之前投降的近五十人,他们原先在汉军之中有过训练,所以让他们协助,倒也起到了一点的成效。

    同时张易还让老杨关注着四周的情况,一旦有不利于他们的事,他们就必须做出些许反应。

    傍晚时分,鲍信寻到了张易,说道:“主公,我们所缴获的粮食近四万斤,恐怕坚持不到一月的时间。”

    六百多人,一天要消耗掉一千多斤的粮食,这是必须的,加上这些士兵都是青壮年,一天下来的训练也是十分刻苦,所以消耗掉的粮食数量就更多了。

    但对于这点而言,张易表示:“鲍信,你不必着急,饿不着他们的。”

    要知道,他现在还有九万多斤的粮食在空间背包之中,他一点都不担心粮食问题,以这些数量,坚持两个月时间肯定没问题的。

    “可是……”

    “我自然有办法!”

    鲍信这才不讲太多,张易说有办法,那一定是有办法,也就没有怀疑过任何。

    “公子!有消息!有消息!”

    而在这时,老杨从门外小跑进来。

    因为老杨这个人对于情报方面十分在行,以其的关系网来看,最近的几个情报,也提供得十分之准确。情报对于一个军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甚至可以和军队战力相提并论。

    “喔?什么消息,慢慢说。”

    “有两个消息,一是一支朝廷军队从北边而来,大概有三千来人,预计一天之后到达城内。”

    张易喃喃道:“这么快吗?这黄巾军才撤去一天,他们就折回来了吗?”

    鲍信也道:“那真是不安生!本可以多训练几日士兵,使得我们战力可以得到提升的,现在看来这种希望怕是要落空了。”

    张易也陷入了深思之中,如果这样的话,他们恐怕是要提前前往真定,这城是不能呆了。三千人,对于他们六百来人而言,那种实力必然是十分强大的,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一点谁都知道。

    但是他还没有下命令,又问道:“那第二个消息是什么?”

    “今天,有一支军队将护送金银财宝前往洛阳,进贡于十常侍张让。”

    洛阳是为东汉国都,这时正好是汉灵帝刘宏就位。而张让是十常侍的首领,他与赵忠两人玩弄汉灵帝于股掌之中,以至汉灵帝称他们“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

    说到这十常侍,清一色宦官,就是现在说的太监。他们横征暴敛,党羽遍布天下,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以至于后面加速暴发黄巾起义。换句话说,可以说如果没有十常侍就没有之后三国鼎立的局面。

    鲍信恨恨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那张让还不忘收刮人民之财,真是一群渣滓!”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每一次更加凶狠。

    老杨的消息让张易心中一动,同时十分惊喜,这不是给他送钱来的吗?正好可以将给张让的东西截获,做为军资,补充之用。

    张易心想,自己还有一支军队要养。军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想在这乱世中立足,没有一支军队作后盾,那将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于是问道:“那支军队到达的时间方向如何?”

    “明日将到达高阳县,今天晚上会经过我们涿郡城外南三十里处地方。”

    鲍信附言道:“高阳县就在我们南边不远处。”

    “那就是说与我们去往真定在同一方向了?”

    “是的!”

    “那支军队除了金银财宝之外还有什么?”

    “我听闻还有若干粮食!”

    “人数?”

    “估计五百来人。”

    张易有了定计,这正契合着他的要求,有金钱有粮食,这两点都是军队必需品。

    于是便说道:“通知下去,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将那张让的财宝截获!”

    鲍信却表示道:“主公,我们若是抢夺了那张让的财帛,那便是与朝廷为敌了。要知道张让现在蒙蔽着皇帝,与他作对,等同于与朝廷为敌,我怕这……”

    “鲍信,我们杀了那些官兵起,就已与朝廷为敌了,而且既然我招募了这么多人,我的用心,你不会不明白吧?”

    鲍信似乎这才明白张易想要做什么,但既然他认张易为主,那就是张易想做什么,他都会去支持,同时张易所做的也没有违背良知。

    “是!我明白了。”

    “鲍信!时当乱世,英雄自当有所为,你是想附身于病入膏肓的朝廷,还是自立门户?”

    这种选择题的答案似乎呼之欲出,鲍信也深知现在的朝廷已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何不轰轰烈烈大干一场,留着流传青史也好啊!

    “主公,是我的目光短浅,思想狭隘了。”

    张易人小志气却是不小,他道:“现在醒悟,还不晚,只要有我张易的,自然少不了你们的!还有老杨,你们也是!”

    老杨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人生竟然会经历过这一遭,但无论如何,也都是要支持张易的。于是说道:“公子,您到哪里,只要不嫌弃我这副老骨头,我一定会跟随您到哪里!”

    “好了,煽情的话情我也不懂得说,有我的好处,少不了你们的!鲍信!”

    “在!”

    “让所有人准备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前往城南三十里处,我们要夜洗汉军!”

    张易说的十分坚定,一点都不含糊。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