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8章 补充后勤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当夜,张易军队共取得粮食三十车,计四万多斤,武器装备近千套,这种取得,可是十分丰厚。

    而涿郡城内已是接近一片空城,大量的人们离城,也没了守卫,仅有张易的六百多人在坚守着。

    第二天,小金龙便不安生,随着一道金光闪过,张易也是被这光给闪醒了。

    当他醒来时,便看到小金龙的头顶上经验值已变化,变成了lv6-162/200。

    这说明它已经吃掉了五株年份最高的人参,这么说来,明天又可以升一级了。

    不等他起来,便有消息传回,是鲍信的声音。

    鲍信到达他房门前道:“禀报主公,前方黄巾军突然撤去!”

    消息一传回来,张易心想,那邓茂果然还是好用,直接将整支黄巾军给撤了回去,让他得以喘息。也幸好司马健没杀了邓茂,否则他就要以六百人应对一万人的黄巾军。倒不是害怕,不敢与他们抗衡,只是这一支新军蛋蛋,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别说是一万人,就算是五百人,都够他们吃一壶。还有一点是装备上的问题,黄巾军的装备肯定比他们丰富一些,且准备了攻城武器。

    张易迅速起了身,今天还有其它事要做,既然已经争取到了时间,那么他就要对于他的这支军队进行一些补充,这里所说的补充并不是人数上的简单补充,而是对结构上的补充,一支军队之中,必然会有后勤力量,后勤的保障,可以让整支军队变得更加的有战斗力。

    他开门而出,小金龙依然在他肩膀上呆着,同时隐去身形。

    张易一见鲍信,便问道:“你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鲍信说道:“黄巾军一撤,那汉军一定会归来,主公,那些汉军一回来一定会对我们不利,毕竟我们杀了不少官兵,我们现在得找个地方好好休养一番。”

    “鲍信,你说得没错,但在那之前,我想要补充一下我们的军力。”

    “喔?主公有何高见?”

    “一支军队后勤依然重要,特别是对于随军医疗人员的配备上面,当然还有一些马车运送粮食也是必然的。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所以今天,我要你去招募一些人员回来。”

    对于运送粮食上面,只要有足够的马车就可以了,人员可以先用军中的人。至于医疗人员,鲍信完全就不解。

    “那随军医疗人员几人?”

    “每百人设一人,至少六人,这点可难?”

    “不难,我这就去做!”

    “等等!”

    “主公,还有什么吩咐?”

    “还有一件事,将那县衙内官兵的衣服全部取出,给我军人员穿上!”

    “主公这是?”

    “那黄巾军占据之地,我们肯定是不能去,我们这一支军队要往汉朝廷腹地而去,而定要有个身份才行,这些官兵服装可以隐藏我们的身份,让我们这一路前行可以更有保障。”

    张易的想法是想伪装成汉军,这样的话,入汉军的领地之中,就不会被特别照顾,要知道一支不知名的军队突然出现的话,免不了受人盘问,但如果是汉军自己的军队,结局就不一样了。

    张易还有了想法,那便是等这军队补充完毕之后,便往真定而去,这里已不适合呆下去了,等到汉军一回来一定会发现他们的人被杀。那个时候,如果他们不走的话,等同于将自己置得于危险之中。这黄巾军还没杀成,反倒被汉军给当成敌人了。

    鲍信听后,便称是,下去准备一二。

    而张易则叫上老杨

    “老杨!”

    “公子,有何吩咐?”

    “现在马匹的市价如何?”

    “今天早晨我托人问了,价格有些回落,前几日马匹的价格十分紧俏,到了二十万钱一匹,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价格回到五万钱一匹。”

    老杨的话一出,张易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越是战乱,价格越是高,当战乱稍有平息的时候,价格也就回落。

    这就是市场的自我调节功能。

    “好,你让卖马的牵一百匹马到我们府中。”

    五万钱相当于五两黄金,而一百匹马就等于是五百两黄金,价格随时波动,有可能会更多一些,上千两也说不定。他的钱虽然很多,但这组成了大军,随时都会用到钱,没有钱可是寸步难行,这是他承诺他的士兵的,如果这点承诺都做不到,恐怕没有人愿意为他卖命的。

    这些马匹也是一个不小数量,但不到这个数量,他还有三十车的粮食要运送,没有马匹也是不行的,这一百匹马大概是最少的配置了。

    “是!我这就去准备!”

    一直到中午时分,鲍信与老杨两人前后到达张府之中。

    其间鲍信招募了八人作为随军医疗人员,并且准备了大量的常用药材。还有二十几个劳力,这些人算是做好了补充。

    而老杨带来的一百匹马最后花费了近八百两黄金。

    鲍信问道:“主公,我们何时出发?”

    这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差何时出发这个问题。

    “三天之后,我们前往常山真定!”

    常山真定就是现在的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正是赵子龙的老家,鲍信倒也没问为什么张易想去那里,他担忧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常山真定?距离我们这里近四百里地,若是不停行军,一日行五个时辰,也要四日才能到达。况且我们军中的人员刚入伍,恐怕需要五日才可到。”

    “你是怕黄巾军在我们身后追来还是怕汉军?”

    “各参半吧。”

    “黄巾军我猜想,他们大概不会这么快卷土重来,至少汉军我们冒充汉军,倒也不难吧。所以这一点你不必担忧。”

    “如此,那便是极好。”

    “成了,这三天的时间内,我要你对我们这些军士们进行训练,同时,注意一下后方,特别是下曲阳那里,如果是有汉军归来,我们便提前前往真定!”

    下曲阳即将大战,所以汉军都会往那里汇聚而去,至于那些汉军会不会折返,这个还需要好好监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