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4章 数万两黄金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当夜子时,乌云遮月,县衙外,众多士兵持着火把,在县衙门外巡逻着。但从他们的表情上看来,这些人的精神状态不好,甚至有些怠工,哈欠不断。

    由于光线偏暗,根本就看不清四周的一切,除非用火把照亮。

    突然,在这些士兵刚走之后,闪出一道黑影。

    此黑影正是身穿夜行衣的张易,他挑选在子时出来,也是有道理存在的,这个时候人的警惕性偏低,同时也会显得有些困乏。

    他不止于一次过来这里,所以当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有些轻车熟路了。

    而别人看不到路,他却看得明白,因为小金龙身上的金光闪出,那是自己独能瞧见的金光,将这四周照了个亮堂,他眼前的世界,和别人面前看到的一切简直就是两种场景。

    若是游戏,这恐怕就是一个外挂一般的存在,可以说小金龙为他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此时县衙的门是关着的,但在他面前,这门简直形同虚设,要知道,他一跃而起,可以跳起数米高,这门边上的围墙,根本就难不住他。

    一起一落,便下了地,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在金光所照之处,他快速向着库房小跑过去。

    雪花飘落,地上积着一层薄薄的雪,雪地上面留下了他的一排脚印子。

    这时,整个县衙到处黑灯瞎火的,这里面的人都是睡的了。

    于是又拐过了几个弯,很快的就到了一间房门口,这门口处立着一张桌子,微弱的油灯下,睡着一个士兵,此时正打着呼。

    前几日,张易有看过这里,这里便是县衙的库房所在,就是说,这里存着整个县衙的资金与粮食。

    他见状,闪身而过,一掌将睡的士兵打晕在地。

    并且从士兵身上取出钥匙,将挂在门上的锁打开。

    顺着金光所照之处,他便看到了大量的黄金堆叠,少说出有数万两,这可是不少钱啊。

    望着这些黄金在金光之下,变得更加耀眼。

    他喃喃道:“好家伙,这小小的县令竟然有如此多的油水!”

    谁曾想过一个小小的县令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黄金存着,这些年,一定是收割了不少的民脂民膏,司马县令可没比十常侍好到哪里?让他做一个县令,还真算是屈才了。

    张易哪里知道,这些黄金可是司马县令的军费,他的想法与张易也是一样的,就是组织军队,乱世求生,张易也仅是他棋子之中的一步,可以说他是千算万算,算到张易这里的时候,却翻了船。

    可以说,张易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黄金,只在电视中看过,像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这可将他兴奋得,他道:“那就不客气了,我要开始收!小家伙,来,开空间背包!”

    小金龙会意,开启了空间背包,而他则是将黄金一块一块的丢入其中。

    没有什么比搬钱更舒服的事,简直不要太爽了,此时的他边搬边在笑。

    这无疑是一场体力活,他却乐此不彼,小金龙也加入了其中,过不了一会儿时间,他们两者迅速的将这屋子里内的黄金给搬了一个空。

    他又看了看四周的一切,并没有发现其他的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再往里处走了去,只见一堆又一堆的粮食就堆在那里。

    “可惜,空间不够存放,否则这些粮食我也收了才是。”

    由于这些粮食数量太多,自己空间背包内肯定是不够放的,于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上千平的空间内,不单有黄金、粮食,还有五量的武器装备。

    这时张易已经有些猜测,那司马县令应该是有一番作为才是。

    “这些武器与粮食似乎不是一个县令应该有的,因为数量太大了。”

    他又看了看自己空间背包内的空间,此时大概还不到两个立方大小,而他从邓茂弄来的粮食肯定不能弄出来的。像是这些武器只要有铁铜,都可以再在短时间内造出来的,而这些粮食没有几个月半年,有些甚至要一年的时间是弄不出来的。万一需要粮食的时候,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都有可能饿死。

    于是他的心中有一个念头,xx空间对于他而言还是小了些。

    “要是这空间可以再升大一些就好了。”

    可话说回来,这个想法暂时还真没法实现,所以,他也不再多想。

    “不管了,能弄多少是多少吧。”

    他又开始忙活了起来,迅速将这些刀枪戟等武器一股脑的扔到背包里面。因为这些东西对于他招兵买马之后,也是有些作用的。万一他招募了大量的士兵,这士兵没有武器,那成啥了。赤手空拳怎么与敌军争斗?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具体的,他也没算过有多少武器被弄到里面,直到最后,整个空间都要满了的时候,他才停止捣鼓。

    “差不多了吧。”

    他还特地留下了一片空间,准备给人参一个位置,他想要放置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所幸人参占地也不会太大,若是不行,只好回去将粮食给清些出来,反正一个张府一天所需要的粮食也在不少数,弄个千把斤的,就可以弄出一两个方的空间。

    再往里面一些,除了粮食之外,并无其他东西,目前来讲,这些粮食他还用不上,若是以后有机会,或许可以将这些粮食弄到手,不过这次之后,一旦被司马县令发现黄金没了,那下次他想再来,大概也不会这么容易了。

    “好了,可以走了!”

    他走出了库房,将门重新锁上,一切恢复原样。

    此时门外正下着大雪,雪花已经将他来时路的脚印给掩盖住,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他闪身而出,消失在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