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1章 世事难料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司马县令抖了抖皇榜的榜文说道:“这皇榜是昨夜连夜送到的,可谓是十分紧张。你看看这画像上的人,名为邓茂,与程远志统领五万人,后被刘备三兄弟给打退了。而此人竟然装死,躲过一劫,所以朝廷准备利用民间力量捉拿到他,朝廷方面还是希望能捉到活的,因而悬赏金额如下,活着一百两黄金,死的五十两黄金!”

    这话一出,张易算是明白了,这人真是邓茂,心想,朝廷应该想从其口中套出一些什么话来,毕竟那可是黄巾军的头领之一,一定有些情报存在。为了利益,肯定是活的很好。

    张易喃喃道:“邓茂?有意思!”

    而司马县令见他如此这般,一定是有兴趣才是,于是便又问说:“怎么样?张兄弟可有兴趣?这可是一百两黄金啊!”

    说真的,他真的是动了心,因为邓茂曾经还被自己忽悠过,这七七四十九天还没到,说明自己的谎言还没有被拆穿,如果到时候碰到他们的时候,或许可以再装一次天师,将邓茂给弄回来,那一百两黄金就白赚了。

    此行也不是没有危险存在,但是,富贵险中求,无论如何都要试试才知道。

    所以说道:“司马县令,这皇榜我接!”

    这话一落音,司马县令一副得逞的模样,而胖子则是一副奇怪的表情,他大概是不解,为什么自己的姐夫要这么做,这不将好处白给了别人吗?但是是被打怕了,不敢再说什么。

    “哈哈,果然是英雄少年,张兄弟的胆色惊人,那可真是朝廷之大幸啊!”

    说到底,张易是为了钱,哪有什么英雄少年,哪里是朝廷之大幸!?

    “不知,我接这皇榜需要什么手续?”

    “我只抄写木牌其中信息,这便可以了。”

    “请!”

    目前木牌正在司马县令手中,所以,他爱怎么抄就怎么抄,对于他而言,也没什么。

    司马县令立即让人拿来笔墨,便开始抄写了起来,期间脸色十分放松,就差笑出来了。

    等抄完之后,又说道:“这皇榜的完成时间为七日,七日若是不能完成,你应该知道结局如何?”

    “充军!这个我知道!”

    他想跑,也是十分简单,他不知道这时县令已经着手调查他的背景,以备不时之需,司马县令也不怕他跑,因为大不了用皇榜将其追回。

    “哈哈,知道便好!这木牌,你好好保留,等时间一到,这木牌作为凭证,而到时候,你只需要找我即可,也不必经过那些士卒了!”

    “喔?不用经过那个胖子,那倒也省事!”

    张易接过了木牌,随手一放,放到了包袱之中。

    而在这时,有两个汉军手中托着托盘,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张易知道,这便是二十五两黄金了,于是搓了搓手心,这古代的钱可真好赚,才几天时间,就拥有了百来黄金,而在七天之后,有可能将这个数量提升一倍。

    “来来来,张兄弟,这是你应得的黄金,还请收好!最近城内不大太平,你还是好好保存才是。”

    司马县令似乎话中有话,从明面上听,是在关心着张易的钱财,暗地里却不是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到这里,张易也有感觉,若是再住谒舍的话,恐怕是不安全了。

    他现在得找个地方住下来才是,此时天还没有暗下来。

    于是他接过了二十五两黄金后,随手塞入包袱之中。

    随口又问了句:“司马县令,不知道这城内哪里有房屋租售?”

    司马县令迟疑了一会,似乎在回忆。随后便道:“有,我倒记前段时间有人曾经托我寻找买家,你或许可以找他问问。”

    “喔?何处?”

    “我让人带你去吧,因为那地方,你可能找不着。”

    “那便多谢!”

    “客气,你为朝廷做事,便是为民除害,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张易打了个哈哈,他知道这个司马县令假得很,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但又有求于他,所以只能忍着。

    司马县令接下来说道:“来人,把张兄弟带到许老爷那里,就说是我介绍过去的,让他房子莫要太贵。”

    “是!”

    士兵应是之后,便对着张易说道:“张公子,请随我来!”

    张易抱拳。“告辞!”

    同时直接退出了县衙,而司马县令三人送他出了县衙之后。

    胖子问道:“姐夫,你为什么将这好事交与他?这不便宜了他吗?那可是一百两黄金啊!价值不少啊!”

    一百两黄金对于有些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他们而言,虽然不算天文数字,但也是十分之多的啊。

    这司马县令直接就将皇榜给了张易,让胖子很不服气。

    司马县令瞪了一眼胖子。

    “黄巾军行踪难定,难于捕捉在其一,其二这些亡命之徒,宁死不屈,你说张易可以让那叫邓茂的人活命吗?邓茂不以死相逼,那算是轻的。”

    杨霸恍然大悟。“县令大人,果然是高明啊,若是这样,那张易定不能完成这皇榜,定要充军,而县令大人只要从中做点手脚,让其投靠,您可又多了一个左右手了!”

    “县令大人你以为,这张易有几成把握?”

    “张易十分缺钱,一定会尽可能的带活的回来,成功率在一成左右。但如果是死了的话,我自然有办法治他,我需要你们与我演一场戏就可以了。”

    “是,仅听大人之命!”

    而这时,胖子却奉承道:“原来如此,姐夫,您可真是神机妙算啊!恐怕这往前往后推个五百年,都没能找出一人能与姐夫相提并论的!”

    司马县令哈哈一笑,十分享受这种奉承,于是又说道:

    “你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我爱听!所以啊,有些时候,你要懂得变通一下,不可将事做绝了,懂吗?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世事难料,指不定哪一天,我们也会流浪于街头,与人交好,比过与人交恶要好!”

    “姐夫,我懂了!”

    “真懂是最好,你小子,以后可别再给老子惹出什么麻烦来,天天让老子为你善后,如果不是你姐姐,老子早就将你打死!”

    “是是是,姐夫,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