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9章 几个巴掌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张易的身影刚闪入高墙之下,便有大量的弩箭朝着他原来的地方射来,如果自己没有及时躲开的话,这会儿,他已经被射成了筛子了。也不知道如果有小金龙的存在,它是否有办法抵挡,但是他可不敢尝试,生怕出错。

    “怎么回事,你们干什么!造反啊!把县衙当成了什么?”

    这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了,张易已经知道这是谁了。

    听这声音,便是司马县令!

    又听到胖子说道:“姐夫,刚才有个人想杀我!这杀官差可是死罪,所以我想抓住他,让他给姐夫定罪。”

    胖子就像一条狗一样,紧紧的跟随着司马县令。

    司马县令听后,十分光火,这是在挑战他的权威,于是大喝一声。

    “是谁?敢这么大胆,真是没有王法了!”

    张易心想:“这家伙似乎想让我为他做事,想收服我,这么说来,我的黄金取得有望了。”

    “是我,我是张易!”

    张易也没有任何隐瞒,因为他知道这个司马县令需要招揽他。

    但是在确认安全之前,是不会出来的。

    司马县令一听是张易的名字,整个人随之一顿。

    而胖子在这时又凑上来说道:“就是就是他!这个叫张易的家伙刚才还说姐夫的坏话来着!真是胆大包天。”

    杨霸也在边上,轻声说道:“县令大人,听这声音,这张易会不会是……”

    司马县令点了点头,并没有理会胖子,随后说道:“张易,你可否出来一见。”

    在确认是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张易前,这司马县令似乎也不会做出任何的反应。包括胖子所说的一切,他都不会理睬。

    而胖子明显有些纳闷了,因为在之前,他的姐夫可不会这样,可是一直向着他的。今天却有些不同。

    而张易直接起了身,这时小金龙似乎想阻止他起身,但还是慢了。

    “没事的,一旦危险我懂的应对。”

    他安慰道。

    而当他起身的时候,司马县令与杨霸两人都瞪大了眼睛,果然如同他们所想象一般,正是张易本人。

    而这时,胖子却不知好歹的上来说道:“这个张易目中无人,刚才还说姐夫管理无方之类的坏话。”

    胖子不知道司马县令内心所想,一心只想致张易于死地,就是因为张易的不配合,就是因为张易不肯拿起二两五的黄金给他们当作好处费。

    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胖子的脸上响了起来。

    胖子大叫一声,

    “啊!”

    同时十分疑惑。

    胖子望着司马县令,说道:“姐夫,你为什么打我?”

    语气之中充满了委屈,眼神上就像是被欺负的小孩子一般。

    司马县令没有理会他,而是有些和睦的说道:“张兄弟,妻弟顽劣,你们之中应该有些误会?”

    什么!张兄弟?

    胖子以为听错了!

    张易与自己的姐夫竟然认识。

    杨霸道:“张易,我们又见面了!”

    不单是司马县令,连自己姐夫的保镖也和张易见过面,并且感觉很熟的样子。

    这下有意思了,他竟然从中作梗,这下让司马县令知道了,一定有他好受的,刚才那一巴掌打得算是轻的了。

    对于司马县令的道歉,让张易有些狐疑,这也太明显了吧。刚才这家伙还想处置他来着。

    但他并没有讲话,而是将目光望着那些拿着武器的官兵们。

    司马县令会意,立即喝道:“你们还杵着干什么,还不快收了弩弓滚下去!”

    这些人一听,立即收起了弩弓,退了下去,如此一来,危机解除。

    司马县心中肯定在想,为什么张易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他也刚从夏府出来没有多久,张易此次前来县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切让小金龙看中眼中,从它晶莹的双眼之中,看得不知所以然,它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县令不会对他们不利。它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直接退去。它不明白的事多着呢,张易也不可能一件一件的去说明,以后或许它就会明白了。但所谓人心险恶,对于这些人,还是希望小金龙少接触一些为好。

    司马县令打了个哈哈。

    “真是抱歉,妻弟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张晚懒懒的说道:“他确实得罪了我,不过,我也教训了他,算是两清了。”

    胖子试图解释。

    “姐夫,你不要听他胡说,我没有得罪他,是他先动手的!”

    啪啪两声

    又是两巴掌。

    “怎么回事?告诉我!张兄弟一定是有事才来我们这里的。”

    胖子哪里敢说谎,他被打得已经彻底慌神。

    “他…他杀了李炎和他的三个兄弟,前来领取悬赏,我…我只想抽点零头,就被他打成这样。”

    胖子指着自己的红肿处说道。

    但是这话一说,司马县令和杨霸两个人的脸色为之一变,因为他们知道这李炎的厉害之处。特别是司马县令,当时他只是试图让张易去尝试,因为他不相信张易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接到需要数十人合作才能完成的皇榜。

    随后,司马县令表情微变。

    啪啪两声。

    胖子摸着自己的脸,表情惊讶。“姐夫,你怎么又打我?”

    胖子已经彻底的被打懵了,今天真是流年不昨。

    司马县令喝道:“平日里,真是少对你管教,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给老子惹出是非!老子的身家,有可能被你败坏,如果不是你姐姐,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一会给老子下去,面壁三天不许吃饭!”

    胖子吓得一楞一楞的,根本不敢顶上一句话。

    随后,司马县令又变得异常热情,说道:“来来来,张兄弟,到内堂坐坐,我准备了好茶!”

    司马县令演出了一场苦肉计。

    张易也不想和这司马县令有过多的瓜葛,说道:“还是算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来领我的黄金的。”

    毕竟拿黄金才是今天的主要任务。

    “喔?还请张兄弟,将木牌与文书拿出来一下,我们也好有凭证可查!”

    司马县令想确认一下事实是否如张易所说一般,所以才这么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