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章 夏平和司马县令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张易看到那唐星一听到那声音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就知道,这出来的人一定就是夏平了。

    除了夏平之后,似乎没有人可以让唐星这么害怕的吧。接下来唐星的恶行就会暴露,他也想看到唐星接下来会受到什么惩罚。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回事?”

    这会儿,从内院里走出了两个人,一个年纪大些,另一个是中年男子。

    年纪大些的人说道。

    不用说,这两人之中,老的就是夏平,而另一个就是司马县令了。

    他们身后还跟着大量的官兵,每一个人都手持武器,整齐如一。

    这时中年男子也出来,见到如此多人,便问道:“杨霸,怎么一回事?我和夏老在里面聊事情,你们在这外面要造反吗?这么多人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抓起来!”

    这话一说,让围观的群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杨霸回道:“回禀司马大人,此人欲强闯夏府,被小人拦住。且就在刚才他欲与我比试,所以才发生这么大的阵仗。真是抱歉,让惊扰到大人了。”

    张易对于杨霸这人如此叙说,倒也符合实情,这家伙虽然是个大老粗,但是忠于事实这一块,倒让他感觉到这人还行。

    而司马县令一见张易,如此孱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看不起张易,明显是一个穷苦的劳作人民,怎么会上这夏府来扰乱?

    于是便问道:“你是谁,为何来夏府乱事!”

    这司马县令直接就扣下了一顶帽子,那就是扰乱公共秩序,不愧为官者,说起话来者官模官样的。

    张易没有丝毫的畏惧,相反的却是一副别人欠他一百万的模样。

    “我是来要债的!”

    哗

    众人哗然,心想这张易到达是来要什么债。除了刚才跟出来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张易要和谁要债。那些人奔着看热闹的心理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司马县令顺势一问:“和谁要债?”

    “夏平!”

    这话一出,让夏平觉得纳闷,老脸一疑惑,立即问道:“小兄弟,我欠你什么了?”

    在夏平的印象之中,似乎没有欠过像张易这种人的债,也不认识张易。

    “那这得问问你的女儿了。是她答应我的。”

    这是夏桐说过的话,说她会让她父亲重谢张易,他可一直记在心里。

    唐星这时大概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他大概也没有想到,张易竟然真会主动找上门来,并且只是一个人前来。

    而夏平似乎知道这事与唐星有一定的关系,便喝道:“唐星,怎么一回事?”

    他的声量十分之大,让唐星一个哆嗦的,吞吞吐吐的说道:“老爷,这家伙是一个淫贼,我见他将小姐给掳上了贼窝!”

    这唐星真是越说越离谱,他怎么就看见了呢?真是说慌不打草稿。

    但张易却依然不解释什么,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表演。

    夏平反问道:“你见过贼人主动上来要债的吗?”

    这一问,让张易对这小老头的有一丝好感,至少不会糊涂,不像唐星一样,一嫉妒就使烂招,让他穿小鞋。不管怎么样,至少是清醒的。

    唐星着急着解释。

    “老爷,我说得都是真的,这小子还摸了小姐的大腿,昨天可是有好多人看到的。为了保全小姐的清白,我昨天才没讲的。”

    “……”

    张易内心是拒绝的,这摸都出来了。而且他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明明是两人骑一匹马。他的双手可是握着缰绳,怎么摸了?

    唐星说的保全夏桐清白,其实只是借口,昨天没讲,今天却当着众人的面污蔑起夏桐,这让她怎么出去见人。

    只见夏平老脸通红,大概是气得不行了。也不知道是气唐星还是气张易。

    在唐星认为,夏平或许会为了面子问题,处理掉张易也说不定。毕竟自己的女儿清白毁在张易手中。

    同时人们也开始指指点点起来,因为这里有些人已经相信唐星的鬼话。

    有人说道:“那小伙竟然出这种损招,那夏小姐以后还怎么嫁人?”

    还有人说道:“真是看不出来啊,看起来正派的小伙子竟然是一个淫贼。”

    “就是,女人清白可重要了,那小子竟然干起了这种龌龊事来!真的让人看不起啊!”

    夏平憋了好一会,才问张易道:“他说得可是真的?”

    人家说家丑不可外扬,这唐星竟然将这家丑给说出去了,虽然这是假的,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对于夏桐是不公平的。

    这时小金龙似乎听懂了这些人所说的,它都要出发直接干掉唐星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但却被张易给按住了,只见他手中一个动作抚摸了一下小金龙,他的小动作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

    张易随后说道:“夏平,你可让你家女儿出来对质一下就知道谁真谁假。我张易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占人便宜的事可干不来。”

    张易可是祖国的花朵,新世纪的人才,占女人便宜的事他做不出来,不是你情我愿的,就占别人便宜的,那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他直接呼夏平的名字,一点都不客气。

    夏平眼睛看了一下司马县令,只见得司马县令思考了一会之后说道:“按道理是要让当事人出来对质,我们官府也不允许冤枉一个好人,不能单凭一人之言。”

    可以说司马县令相对公正一些,如果是假的话,那么对于他的老友也是一件好事,毕竟是还了他女儿的清白。

    但如果是真的话,张易恐怕要遭殃了。张易没做过的事,他一点都不害怕。就算有人故意诬陷,他要走,恐怕没人能拦得住他。

    他总算是出来说一句公道话,至于杨霸这人,现在可能还不能与张易对仗上。

    夏平气呼呼的说道:“来人,让小姐出来一下。”

    这便有人下去找夏桐。

    同时人们也在等待着夏桐的出现,因为她就是当事人,一切还是以当事人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