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章 被认出来了

作品:《我在三国养龙

    从山上到童汐所在的卧龙村的距离,快的话也要两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但到张家村,却只要一小时的时间,也不算很远。

    这一切要比张易预期之中还要早上一些,因为现在的时间,还不到三点钟,如果这样的话,五点前应该可以将让童汐送到她的村庄。

    这一路走来,两人没有过多的交流,因为两人也没什么话讲,倒是几次童汐试图寻找话题,但最后话到喉咙又收了回去。

    同时她的脸带潮红,那是属于少女含春的红,她想问的是张易是否成婚,但出自于女人矜持,话到一半,又吞了下去。

    很快,两人便路过了张家村所在的地方,这里便是‘张阳’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现在却以张易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在‘他’的记忆之中,张家村在早年间有一个外号,叫恶人村,村民自私自利惯了,早在几年前,闹过饥荒,曾经有路过的人被分尸,煮之,并且全村的人几乎都参与其中。而且还经常出现抢劫,他对于这些村民的行为十分鄙视,但他又没处去只好在这里生活了十来年。

    但村子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入住在村子里的村民,除非他自愿离开,否则,其他村民不能互相伤害,不能抢夺他人财物。‘张阳’也就在这种环境之中生存了十几年,人人都希望他离开这里。

    这一到村口,张易的出现,便引起了过路的众多村民的轻视,不管是谁一见他都像躲着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就算是躲不开的人,也会假装无视。显然,张易在这些村民之中的,还是一种不被待见的存在。

    张家村路过的每一个人的衣着都要比他还要鲜亮一些,这些村民们应该是看不起穷苦的张易。

    村民的表现让童汐觉得有些奇特,和她心目中的张易不一样,这么热心肠的人怎么就那么不被待见呢?

    这时有一个老妇说道:“快看,那张阳不是去砍柴了,这都快一天了,竟然空手而归!看来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小子太懒了!也怪不得别人。”

    张易的前身就是张阳,不过那小子现在已经死了,张易取代了他。

    另一个老妇说道:“可不是吗?那小子简直是……你们看,那小子身后的姑娘是?”

    这时有一老妇人出现了,一看这货,简直就是容麽麽一般的存在,目光十分刁钻。她直接走到张易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张阳,你这从哪拐来的女人?你不好好努力也就算了,竟然还学人家拐骗,简直和你父亲一样!”

    张易知道这些村民们,都用一种有色的眼光看他,但凡自己做得不好,或者怎么样,一定会被人指指点点,语言暴力才是可怕的。做得好,也会被这些人诟病。不管怎么样,村民们都能鸡蛋挑骨头。

    面对着老妇的阻挡,张易可没客气。

    “滚开,老子没空和你说话。”

    于是便一把推开了挡路的老妇,那挡路的妇人直接定住了,因为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以前的张易不是这样的。

    “唉,你敢推老娘,你真是个没教养的孩子!”

    老妇怒不可揭,话说,最毒妇人心,也不过如此,但因为她们是女人,张易并不想与她们一般见识。

    那老妇开始疯狂的骂起了张易,越骂越是难听,可以说将张易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捎带上了。

    这时童汐有些疑惑的道:

    “你叫张阳?不是张易?”

    张易摆摆手,轻声道:“谁没两个名字?叫什么名字重要吗?”

    似乎真的不重要,童汐只好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

    “你似乎不招人待见啊!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吧?”

    在她眼中张易是英雄,所以对于村民的指点,她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一群长舌妇罢了,何必为了她们而坏了心情,你走不走?再不走天要黑了。”

    张易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不料他一走,却从后方传来老妇人的大嗓门。

    “现在黄巾军不是在村长那里招募新兵吗?我看可以让张阳去参加,让兵营生活给他点磨练啊!”

    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易心中一咯噔,黄巾军之前是没有来过张家村,除了刚才邓茂一行人,并没有其他人啊!

    “难道,邓茂带着人入了村?”

    现在似乎只有这种解释了,要知道黄巾军入村就意味着他们会从村民之中煽动一些狂热的人士加入其中,从而壮大自己的队伍,当然,还要疯狂的收刮一些财物食物等东西。

    所以他停下来了,可这一停,便引来长舌妇的连环攻击,这些人越扯越难听,要知道现在他的名字叫张易,而不是张阳,所以他对于这些人的攻击,十分无感。

    但是那黄巾军入村这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如是这样的话,那就好玩了。因为极有可能碰上他们,但话说回来,这些黄巾军之中,还有一人认识他。

    他不相信,这世上有那么巧合的事,这些人会认出他来,或许自己可以直接安然穿过村子。

    可偏偏世上就是有那种巧合的事,因为这些大嗓门的骂街声直接引发了大量的围观。

    张家村人口在一千人左右,大概二百多户,每一户之间挨得很近,但凡有争吵声,都会引起大量的围观。

    这些人不嫌事多,就爱热闹。

    这下好了,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

    当他们看到张易的时候,没有一人不对他指指点点的。还有人甚至打起了童汐的主意。

    “我们走!”

    张易想立即离开这里,他受够了这些人的吵,可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头戴黄巾的汉子。

    汉子一见是张易,便指着他大叫道:“邓茂将军,发现杀害我方黄巾勇士的人了!”

    这一叫,直接让所有的人懵了,因为打死他们也不愿意相信,张易会杀人。

    闭嘴最快的就是那几个骂得最凶悍的老妇,这些人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张易本人。

    所以有人便问了:

    “黄巾大哥,你会不会认错了,这小子可以柴废一个,连砍柴都砍不好,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是啊,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杀人呢?”

    “就是,那小子那么瘦小,不可能的,一定是认错了。”

    他们为是验证一个事,那就是张易不会杀人,他们可不是替张易辩解,而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如果是真的话,那他就是杀人犯了,对于杀人犯,人们都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但那个黄巾大汉却坚定的告诉大家。“他就是,还有他身边的女人,就在刚才山上的地方,我们看到他们杀的人!”

    这黄巾大汉还真是会扯,直接就他看到了,为的是证明自己说的话不假,竟然可以伪造出在场的口供。

    被黄巾军这么一指认,张易始终一言不发,也不跑,因为现在跑也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不远处,邓茂已经带着近百人往这里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