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七章 马妖

作品:《神话降临

    驾驾!

    玄奘情急之下连连拍马赶路,这银?宝马,是李世民特意为玄奘所挑选的上等战马,耐力充沛,冲刺速度也是极快。

    此时事情紧急,这银?马也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当真如同一道银练一般!

    玄奘身子紧紧贴服在马背上。

    邵阳从一旁飞掠,他驾驭蛰龙竹,身化一道青光跟在玄奘身旁,不消将速度提升到最快,但已经足以追上这银?马。

    这不行啊。

    邵阳却是不由皱眉,这种速度,肯定会被后面的特处士他们追上。

    而且,除了这一层担心之外,邵阳还有一些隐忧,自家屏幕之中提示两个内奸,那么多半不会出错。

    徐志是一个,但另一个在哪儿?

    莫非——

    邵阳心念急转之间,忽然已经想到了一个念头!他忍不住低头扫向那头银?马!

    西游世界之中,可不缺乏这等精擅种种变化之术的妖怪。

    此念一动,邵阳当即心中大警,他当即袍袖一挥,长袖顿时化如灵蟒一般,翻滚而出,缠在了玄奘的身上,后者忍不住惊呼一声,已经被邵阳微运神通,将他摄起。

    玄奘大惊,不由连叫道:“还阳公,你这是作甚?”

    邵阳不敢放松警惕,“我怀疑这银?马也有鬼。”

    虽然邵阳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但既然自家屏幕有提醒,那说明还是有这种可能的。

    马,有鬼?

    玄奘却是好笑,“还阳公,你是否有些太过疑神疑鬼了?这银?马随我等多时,只是一匹千里宝马,又能有的什么鬼?”

    邵阳却道:“西行途中,任何人都不能轻信。”

    玄奘诵一声佛号,心中颇不以为然。

    邵阳心中转过主意,暗想,左右原著记载中,玄奘此马也应该折损于此地,再加上后面还会有白龙马出场,倒也不必怜惜一马。因此,邵阳伸手在那马背上一拍,喝一声,“去吧。”那马逡巡片刻,但见邵阳驱赶,它只好无奈向一个方向跑去。

    奔行离开。

    却说玄奘见此宝马远去,不由甚是惋惜,也有些不满,“可惜了这等好马。没了代步之马,西行路远,何时才能到达?”

    邵阳懒得理会他。只是玄奘受到大道限制,西行途中,必须礼敬佛祖,见寺烧香,见佛下拜,却无法用遁法走捷径。

    因此,邵阳也只能跟着玄奘,一路步行继续赶路。

    他们半夜仓促之间逃了出来,一路又是攀山越岭,玄奘没有修为在身,所以不多时,便已经饥渴难耐。

    邵阳看在眼中,心中很是无奈,但无法带着玄奘飞遁,所以邵阳也只好叮嘱玄奘一声,“法师,我去为你寻一些吃食清水来,你且留在这里,莫要胡乱走动,以免伤了性命。”

    玄奘忙道:“好,你速去速回。”

    邵阳还有些不大放心,他可是知道玄奘法师这位的“招妖”体质的。所以,连连在玄奘身侧布下一道阵法,光华隐遁,隐隐呈现出一个圆圈的模样,将玄奘护在其中。

    “法师,你不可出此圈。”

    玄奘看一眼,应一声,“好。”

    邵阳又想,这玄奘在原著之中,似乎几次遇到这种情况都没落的好结果,所以邵阳干脆又将秦始皇时光碎片之中得到的那一尊铜人祭出,守护在玄奘身旁,这才放心,驾驭遁光远去,寻找食物。

    ……

    却说邵阳离开没多久,玄奘正自闭目诵经,忽然就听见马蹄声急促,他不由睁眼,就看到那匹银?竟又追寻了过来!

    玄奘不由又惊又喜,忍不住诵一声佛号,喜道:“俗话说老马识途,此马一定是顾念主人,所以虽然被还阳公赶走,但还是重新赶了回来!”

    然而,就见那银?到他跟前后,在阵法外兜兜转转,绕了好几圈,竟是始终进不来!

    银?连连双蹄刨地,甚是焦急。

    玄奘此时早已经忘了邵阳所说的不可出圈,连忙起身,上前去牵那银?马。

    说来也是奇怪,此圈拦得住银?马,但玄奘并没有半点儿修为在身,出入此圈竟是完全无碍。

    “老马!”

    玄奘已经到了那银?身旁,忍不住连连拍着后者,十分欣喜。

    但此时——

    却只见那银?马忽然身子一直,整匹马竟然直立起来!而那一张马脸也从中裂开,露出了一个大汉的人脸来。

    “若非法师配合,想破此圈还真不大容易!”

    那马大汉连连狞笑道。

    玄奘一惊,心中不由大悔,后悔没有听从邵阳之言。怎料到,这才刚刚出了大唐之地,就已经连遇妖魔,迭遭劫难?

    “呼!”

    那人面马身的大汉早已经一张口,一道妖光蓦地掠来,顿时将玄奘整个人吞入了腹中。

    这马妖不由大喜,早听闻玄奘乃金蝉子转世,吃他的肉可以长生不老!此番他擒下玄奘,立下大功,应当能分一杯羹吧?

    不过,邵阳却仍预留了手段——

    一旁的那一尊铜人,虽然有些动作僵滞,但此时已经举着手中铜器,向着这马妖招呼过来。

    马妖伸手格挡了一下,只觉这铜人虽然动作笨拙,但一身的神力却也不可小觑。

    “没必要跟它缠斗。”

    马妖连忙脚下驾驭起一道妖光,向着另一个方向飞遁逃走。

    那铜人紧追不舍。

    这马妖被追的急,不由着恼,连连用了几种妖术,但见脚下土地变化,身旁迷雾缭绕……

    但这铜人却一路疾行,居然始终不离半步。

    马妖大惊,那邵阳当真是难缠!只是留下一尊铜人,居然也令他如此棘手?

    正此时,就见那铜人忽然抬头,向着马妖喝道:“兀那妖怪,你再不停下,可莫要怪我取你性命。”

    声音嗡嗡而响。

    马妖冷笑,他只贪图金蝉子转世之身,哪里会受这般威胁?

    “装神弄鬼!”

    马妖干脆身子一伏,重新变化马身,不过此时他的模样,已经与之前大相径庭。

    就见他生有八足,足下踏风,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

    嗖嗖!

    没片刻功夫,就见他穿山越岭,已经到了一个隐蔽的洞穴前方,但见那里钻出来一个道人,面容古怪,手持拂尘,一见此番情形,不由一愣,向那马妖道:“你带着一尊铜人却是作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