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四章 乐府神通

作品:《神话降临

    却说吴涟拿出了不少好宝贝,不少都是《乐府真经》之中的名篇;自然,有与邵阳手中重复的,但还是补充了不少新的篇章。

    譬如平沙落雁、渔樵问答、阳春白雪……再譬如木兰诗、陌上桑、东门行……

    使得邵阳也是喜不自胜!

    乐府真经,虽然论起直指大道的精粹不如黄庭真经,论起修行体悟辅助自身不如蛰龙法,论起窥经问道天人合一不如太平要术……但这一功诀,却有着其他功诀不及的精妙变化。

    乐府真经重在变化,其中音律万千,名篇无数,每一篇都有着一种自成一派的巧妙变化,迥异于其他。

    仔细品鉴,却也有着其中的独到之处。

    将这种种截然不同的功法,居然巧妙地糅合在了一起,统一在了一个体系之下,也是令人惊叹。

    所以,邵阳始终未曾放弃过这一功法的修炼。

    如今邵阳修炼的功法,主要为这四门。其中黄庭真经,可谓是邵阳如今的根基之法,而很显然,这一门功法直指大道,虽然并不完整,但却也潜力最大。

    而后是蛰龙法,不过这一功诀,邵阳得来的就有些莫名其妙,修炼时,更多的也只是一种辅助的作用。

    再然后是太平要术,这是邵阳将道转为可日用之术的一种技巧。

    其中术与道的区分,让邵阳从中受益最多。

    最后自然就是这乐府真经。不过老实说,因为邵阳修炼日深,见闻增广,功法变多,所以这乐府真经虽然没有放弃,但其实在他修炼的优先级已经退了许多。这乐府真经固然有许多独到之处,种种变化也令人耳目一新,但对于如今的邵阳来说,帮助却并没有那么大。

    他只是依然并未放弃钻研而已。

    ……

    而眼前,吴涟毫无疑问正是此道的大行家,对方有意结交,邵阳自然也乐于跟她分享一番自己的体悟,剖析自己的不足。

    所以,邵阳并未讳言。

    不过,吴涟听了,却不由微微一笑,“邵阳公子,你独自修行,能够理解到这般境界,已经难得的很。不过,有些地方的认知,还是稍嫌不足。”

    邵阳一听,不但不恼,反而大喜,连忙向吴涟请教。

    吴涟见他虚心,丝毫不因为自己有所不足而遮掩,也不由心头触动。以邵阳如今的实力,却居然还能保持着这样的求道之心,当真令她都有些惭愧。

    于是,吴涟便也将自己的体悟分享出来,“邵阳公子,音律之道,传承已久,自亘古之时,便已经有音律传承,后来更是细分为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中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等十二律,以其高低之不同也。另有宫、商、角、徵、羽,以其之定音也。古文有言,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正是说此。”

    吴涟侃侃而谈,鞭辟入里,将她所学倾囊相授。

    邵阳之前从音律之中,体悟到种种不同功诀,是为用;而吴涟此时所传授,却是这些音律之道的根本,是为本。

    所以,此时听吴涟一一剖析,邵阳顿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之前的功诀运用,此时顿时有了新的体悟!

    吴涟也举了一个例子,说起《木兰诗》,“这木兰诗与孔雀东南飞,被称为乐府双璧,我吴家早便得了这一木兰诗,也从中受益匪浅。”

    她试着演练,同时将他们吴家许多代对于木兰诗的剖析,一一分析给邵阳。

    “木兰代父从军,是阴藏阳中,是一种阴阳相藏的力量运用;特别是最后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更是最明显的诠释。”

    邵阳观她演练,顿时有更多体悟。

    这些功诀是修炼之法,但也是力量的运用技巧,比如邵阳曾经体悟到阳关三叠之中的层叠之神通;此时从这木兰诗中,观摩到吴家演绎出的阴阳交替,藏阴纳阳的神通运用,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一首首乐府音律,不住从他的识海之中流过,很快参悟到其中的种种玄妙,领悟了其背后所隐藏的力量运用之技巧。

    每一首音律,都是一种神通运用!

    邵阳以前修炼的是功法,在这方面有些领悟,但并未体悟太深,此时听着吴涟剖析,才顿时明白了这一功诀的巧妙之处在哪里!

    譬如邵阳最初时,曾经用乐府真经的不同功诀,催运不同剑法,顿时有不同发挥,便也是这其中一种!

    将诸多音律之中的力量运用之技巧,巧妙糅合起来,才是这一功诀的精粹。

    ……

    转眼一个多小时过去。

    邵阳完全陷入了这种道法的体悟之中,由木兰诗,由阳关三叠,渐渐开始推演到更多的功诀,胡笳十八拍、短歌行、铜雀台……开始领悟到了更多的力量运用技巧。

    当然,这并非一时一日之功,还需要邵阳增广自己的见闻,仔细体悟种种功诀,才能从中领悟更深。

    但即便如此,邵阳也已经深感受益匪浅。

    终于从体悟之中回过神来,邵阳衷心向吴涟道谢,“多谢吴涟姑姑!”

    吴涟微笑,“我吴家也有不小收获,我们互惠互利而已。”

    邵阳并非吝啬之人,更何况他也深明欲要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所以,他从吴涟这里体悟到这一功诀精粹的同时,也把自己收集的许多功诀,传授吴涟,双方都得了不少收获。

    邵阳点头,便也不再多说,起身向吴涟告辞。

    吴涟也不多挽留,将邵阳送出去。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然而面对自己这么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这邵阳居然真的就只是谈论了半天修炼功法……吴涟望着邵阳离开的身影,不觉有些莞尔。

    不过,她虽然看起来年轻美貌,但其实年龄可也不小了的。

    吴涟揉揉自己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热,返身回到屋中。

    稍定定心神,她还要去见过吴渐家主!这一次从邵阳这里也得了不少收获,若是能够令吴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对他们吴家可是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