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五章 更多细节

作品:《神话降临

    “前辈请!”邵阳欣然道。

    不管怎样,这也是好事!

    岳一窍能够有所领悟,此时绘画表现出来的大道自然更胜之前;而自己也从他识海之中,见到了更加精细的画卷,两相对照,应该能有更多收获。

    不过,自己从他识海之中有所窥见,算不算是看到了他先师的原画?

    应该还不算的吧?

    邵阳心中转动着诸般繁杂的念头……他还没忘了,顺手把之前【回放】之中岳一窍的画作从【挂机模式】撤下,换上了识海之中所见。

    ——眼前,岳一窍看着邵阳,却皱眉,摇头,“你,思念,太杂。”

    诶?

    邵阳一怔,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他心头微微尴尬,之前确实转动了太多念头,也怪不得岳一窍会这么说。

    所以,邵阳连忙收敛心思。

    岳一窍这才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拿起笔,以及宣纸,就在这凉亭之上,湖水之畔,邵阳身前,开始又一次绘画。

    拿起画笔,他仿佛才变成了那个画工岳一窍!

    才是真正的岳一窍,完整的岳一窍!

    邵阳心头一动,感觉到了此时的岳一窍和平时的不同。就见岳一窍连连挥笔,先是轮廓,而后是细节……一点点呈现在了他身前的宣纸上。

    整幅画卷岳一窍早已经谙熟于心,每一处细节的落笔都不假思索,但邵阳仔细观察,又发现其中有着细微的不同。

    邵阳灵光一闪,已经从自家系统的【回放】功能里面,找到了另外两幅画卷,互相对比,参照领悟。

    还别说,这样一来,通过回放的两幅画卷,以及岳一窍正在绘制的画卷,比较其中的不同,仔细体悟,一点点感知着其中的变化。

    自然比旁人更多了许多便利!

    邵阳仔细看着,忽然有着困顿。他心中明白,所以就在这凉亭上伏下身子,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好在岳一窍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画卷之中,对于外界动静浑然不知。

    否则,要看见邵阳这般模样,说不定就直接弃笔不画了……

    但邵阳如此,反而自然而然地运转了“蛰龙法”,心神一下超脱开来,仿佛霎时间居于一个较高的位置,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一处凉亭。紧跟着,风云翻滚,三幅画卷都已经呈现在了眼前。

    在蛰龙法的神通之下观摩,邵阳的体悟不由更精深、也更迅疾许多!

    因此,邵阳很快就已经察觉,但见这一幅幅画卷之中,特别是岳一窍识海之中的那一幅画卷,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下,种种光线也有着细微的不同和变化。

    嗯?

    邵阳不由心中一动,灵觉已经飞快地运转起来,分析着这些细微变化。

    如果是以前,邵阳只怕也很难推演出这种种变化之中所隐藏的东西,但如今邵阳毕竟是超过100点的灵觉,再加上此时正在蛰龙法的神通之中,推演能力更胜从前,所以灵觉飞速运转,才略略能有所进展。

    但依然不够!

    整个一幅画卷,乍一看只是一幅江面日出之图,这也是许多人一看之下就摇头离开的原因。

    但真的深入看进去,才会发现这一幅图之中实在隐藏着太多的信息!

    每一道光线、每一点粼光的闪烁,都蕴藏着太多信息!

    所以很快,邵阳已经只觉头晕脑胀,灵觉都有些枯竭。邵阳心中明白,这是因为这一幅画卷的信息太多,他目前的灵觉修为,哪怕借助蛰龙法,也难以完全掌控。

    蛰龙竹!

    邵阳已经下意识将这一根竹子握在手中,一股绵绵之力从蛰龙竹内渗透进来。

    但仍然不足!

    信息实在太过庞大浩瀚,即便如此依然有所不足。

    邵阳干脆伸手一指——

    传国玉玺飞出!

    “四海归一!”

    传国玉玺的力量之下,将四周灵气汇聚过来,源源不断注入邵阳的识海之中,帮着他将灵觉进一步推升!

    轰!

    邵阳只觉识海之中如同嗡鸣,而后就觉他眼前所见的画面,似乎已经与岳一窍所绘制有了极大不同。

    邵阳目光所及,但见那一层层粼光之下,影影绰绰之间似乎藏着无数条古怪灵鱼!这些灵鱼身上是一层银白色的鳞甲,光芒映射上去,顿时会反射起更加繁奥复杂的光线!

    这是未曾出现在画卷上的内容,但却借由光线的变化呈现了出来。

    当然,这也不一定就是岳一窍的师尊要表达的完整的意思,只是邵阳根据画卷的细微的水波、光线的变化,推测出来的可能的缘由。

    只是一种推测。

    但至少也已经说明了,这一幅画卷所绘制出来的水面之上的内容,只是它的一部分!

    更多的东西还隐藏在水面之下!

    ……

    良久之后,邵阳睁开眼,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

    真的复杂。

    怪不得岳一窍这么长时间,也始终未能将这一幅画卷的内容完全领悟。有太多的东西,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只能自己一点一滴地推演和理解。

    邵阳转目一望,岳一窍竟然已经不在眼前。

    不过,邵阳心中一动,已经感知到,从自己开始参悟,到此时竟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换句话说,现在已经是第二日。

    已经这么久了吗?

    邵阳有心想找到岳一窍,将自己的领悟告诉后者。不过刚一起身,却看到了岳一窍留在凉亭之中的一幅画卷。

    邵阳展开,但见波光粼粼,依然是那幅江面日出之图。

    但这一看,邵阳却不由摇头,知道岳一窍已经领悟到了几分自己想到的东西,但因为他的推演能力还不如自己,所以收获也不如自己。邵阳有心传授,却觉种种领悟自在心头,一时间哪里能够分说清楚?

    邵阳只能放弃。

    他也很明白,这是多亏了他机缘巧合,观摩到了岳一窍识海之中的画面,否则只看岳一窍所绘图案,只怕也难有多少收获。

    他们这一门的传承,可真的是太难了啊。

    邵阳感慨一番,思付着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切只能看岳一窍自己。

    所以,微微一沉吟,邵阳动手,将岳一窍留下的这一幅画卷撕碎!他相信,若是岳一窍在这里,也一定会有相同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