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九章 苦味菊

作品:《神话降临

    邵阳此时拿出来的灵茶却不是雪莲尖了,这雪莲尖虽然也不错,但却也算不得最上乘,毕竟是邵阳早年间所经常饮用的灵茶,此时已经略显不足。

    再怎么说,邵阳现在也是“长辈”了嘛,自然要稍微那么注意一点自己的身份。

    所以,邵阳拿出来的,却是在青丘之国时,从青丘一族那里得到的一种灵茶——

    苦味菊。

    这是青丘一族种植的一种灵药,外观如菊,花小而细,分瓣极多,味清香寡淡,但泡入水中,却有着一股淡淡的苦味,是以得名。

    虽然味道是苦了一些,但灵气充盈,有一种灵泉漱体一般的感觉,邵阳自觉对修炼大有帮助,所以近来的饮用已经换做了此茶。

    此时既然要撑面子,那自然就将此茶拿了出来。

    好在这一道灵茶他本来就从青丘一族那里得了许多,而且还有种子,也种在了西游世界的清凉山洞府之中,若是能够得活,倒也不愁分量不够;所以此时拿出来,邵阳倒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乌启明是好茶之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邵阳冲泡,连连赞道:“邵阳盟主,一看你这手法,就是好茶之人!”

    邵阳一笑,“平时就喜欢没事儿品茗修炼,倒也颇为有趣。”

    “正是生平雅事也!”

    乌启明大喜,忍不住连连道。

    很快,邵阳已经将这苦味菊冲泡妥当,端起来一一分与众人饮用,那些小辈弟子自然也都得了一杯。后者他们一个个自然都是惊喜万分,这也正是他们跟着长辈们来的好处,若非如此,几时能够有机缘喝道这等上乘的灵茶?纵然是世家子弟,只怕机会也不会多。

    乌启明连连饮下,仔细品鉴,大喜道:“此茶虽然味苦,但是清香盈喉,正有苦尽甘来之意,好茶,好茶!”

    邵阳在这方面却是从来都不会小气的,他豪爽地笑道:“乌前辈若是喜欢,稍等我多送你一些。”

    乌启明登时大喜,他连连道:“叫什么乌前辈?叫我乌大哥就行!”

    邵阳从善如流,“乌大哥。”

    邵阳也没在意乌启明并未回礼,不管如何,自己送出灵茶,乌启明就算是承了自己的情;能够让这等人物承一个情,那可比一般的器物更贵重多了。

    其他众人虽不如乌启明这般惊喜,但一一品鉴,也都觉得颇为不俗,纷纷开口向邵阳讨要一些,邵阳自然一一都应了。

    不过,一路分茶到那鹰王臧天涯身旁的时候,后者却婉拒,“邵阳盟主,抱歉,我只喜欢饮酒,却是不耐烦喝茶,倒是愧对邵阳盟主的好意了。”

    邵阳之前看乌启明分茶时,直接就略过了他,看来后者倒也不是虚言。

    不过——

    不好喝茶,好饮酒?

    这还不好办?!

    于是,邵阳“哈哈”一笑,“臧前辈,实不相瞒,我平时虽然喜欢喝些灵茶,但曾经诸多奇遇,倒也得了不少灵酒,倒是想要请臧前辈一一品鉴一番。”

    “嗯?!”

    臧天涯不由双眼一亮,他沉声道:“实不相瞒,我生平嗜酒,平时几乎一时片刻也离不得。这些年修炼,修为日深,走的地方也多了,也品尝到了不少各地的美酒。邵阳盟主不妨拿出来,让我看看如何。”

    邵阳也不介意他这般说话,就直接从自家储物袋中摄出一坛美酒,拍开封口,就准备取过臧天涯身前的酒杯,动手往里面倒酒。

    但不料,臧天涯却忽然伸手拦住了邵阳……臧天涯皱眉道:“邵阳盟主,你大概不是好酒之人,所以并不知道。此杯我已用来饮过漠北之酒,是取北方苦寒之地的黑熊熊掌、墨蛇蛇胆、白鱼之心等等八种奇物,酿造而成的八珍寒酒,酒性最烈!你若是把酒倒入这一杯中,哪怕只是残留了一些八珍寒酒之味,只怕也会将你这原本的酒味压得没了味道。”

    邵阳却是一笑,“臧前辈,实不相瞒,我这酒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百花酒,酒味清淡,却悠远;你尽管放心,若是被压的没了味道,那就算我输,自认这酒不行。”

    臧天涯见他说的豪气,便缓缓收回手,点点头,“那我就期待着了。”

    他很有些跃跃欲试。

    汩汩!

    邵阳伸手,很快就已经倒满一杯,端起来送到臧天涯身前。

    臧天涯接过,却不急着品茶,反而先打量一番。但见那酒色果然清淡,几乎如同纯水一般,只点缀着零星异彩,如同百花灿烂。

    精致。

    细腻。

    这是臧天涯对这一美酒的第一感觉。不过,他却不由皱眉,心底有一种淡淡的可惜。

    他好酒,所以也就越发可惜,若是没有倒入自己装盛过八珍寒酒的杯中,那味道一定令自己十分期待。

    但现在……

    在八珍寒酒味道的压制下,恐怕这百花酒也会走了味道吧?

    可惜了。

    臧天涯默不作声,缓缓端着酒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但紧跟着,他的脸色已经不由一变!

    只觉如同百花绽放一般的感觉,陡然充盈在他满口腔之中!甚至一时间,仿佛有着一股春暖花开般的醺醺醉意,顺着喉咙,直冲脑门!

    饶是以臧天涯这等酒中豪客,竟也是生平所仅见,有一种难掩的惊叹。

    他忽然懂了,为何邵阳非要倒入装盛过旁的烈酒的杯中?只怕正是用这种酒,来衬托这一杯之意。

    “好酒!”

    臧天涯忍不住赞叹一声。

    此酒只能慢品。

    臧天涯足足用了三分钟,才将这一杯百花酒饮下。放下酒杯,臧天涯沉默半晌,忽然感慨一声,将身旁的八坛酒尽数收起,“饮下此酒,今日之内,恐怕其他美酒再难入喉。”

    其他众人不由都是惊讶,居然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有些馋酒的,已经忍不住有些心动。

    不过,邵阳却是微微一笑,“臧前辈且慢这么说,这才是我拿出来的第一杯酒。”

    “还有?”

    臧天涯一愣,不由竟是有些期待!邵阳拿出来的第一杯,已经是这般上乘的美酒,后面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