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七章 青丘之国

作品:《神话降临

    邵阳用土遁之法,在十余里外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他身子一矮,顿时就藏身到了附近的一座土丘之下,将身形掩好。

    然后,邵阳分出心神,通过地狐的耳目仔细感知,但觉后者像是闯入了一片修炼圣地!

    放眼所见,四周郁郁葱葱,种种珍稀草木层出不穷,仅仅地狐察觉,已经有好几种很上乘的灵药。

    比大人国的那药圃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就算是在邵阳这个位置,也能感觉到一股股清灵之气,不住萦绕在那里!邵阳也去过几处洞天福地,但或许是因为现实世界灵气不显,总之,似是都比这里要逊色许多。

    “这是什么地方?”

    邵阳谨慎。

    他没有妄动,只躲在这里,驱使着地狐前行。

    而这一贯惫懒的地狐,这一次被邵阳一驱使,居然立刻就动身,身子一纵,在地上几个弹跃,已经进入了这一片丘陵之中。

    “咦?”

    邵阳通过御兽术,分明感觉到地狐情绪之中的一种期待和渴望。

    这里莫非当真是一处宝地不成?

    没等多久,登时就见两股灵觉已经遥遥锁定了地狐的方位,地狐身子顿时一紧,伏在地上。

    “好强大的灵觉!”

    邵阳一直有一种隐隐的危机感,所以才不敢靠近;此时看来,果然不假。

    邵阳心头一紧的时候,心念电转,已经在思索着该如何将地狐救回,而就此时,就见已经有两道遁光自那一片丘陵的中心飞遁出来,须臾之间,已经停在了地狐的头顶。

    “咦,这里居然还有一只野生的小狐狸。”

    “倒是有了不俗的修为底子。”

    头顶声音响起。

    邵阳灵觉一动,地狐才勉强抬起头之前,它似乎被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所压制,在这两股气息前,既有些孺慕,又心怀畏惧。

    地狐抬头,就看见两个丰神俊朗的身影,一男一女。男的飘逸,女的秀美,都是夺天地之灵秀的非凡人物。

    男的青衣,女的白衫。

    此时先开口的,正是那个男子。

    那女子已经降下了遁光,落在地狐身前,眼中流露出几分怜惜的神色,“它仍未习得化形之术,无法化作人身;不过能修炼到这般境界,足见天资也是不俗。”

    男子点头微笑,“是啊。不过能够遇到你我,也是它的机缘。”

    “我要把它带进去。”女子道。

    男子颔首,“好啊。”

    虽然他们的祖地,并不允许外人随意涉足;但一来这地狐本就有着他们的血脉,跟他们同宗。二来,以他们的修为境界,这小小的地狐也并不如何放在心上。

    所以,两人既然已经商议妥当,就见那男子信手向着身前一划

    霎时间就见虚空之中,已经张开了一道幽森的裂缝。

    “走。”

    那女子袍袖将地狐卷住,与那男子一起,两人一同向着裂缝之中落去。

    片刻之后已经从原地彻底消失不见!

    了无痕迹。

    “砰砰!”

    后面,邵阳从藏身的土丘之处起身,心中有些惊喜,这莫非便是《山海经》之中所记载的青丘么?怪不得地狐如此孺慕,此地灵气又如此充盈。

    原来正是天下间狐妖的祖地!

    《山海经》之中有记载,不过却记述不多,只记青丘在朝阳之谷北,有狐,四足九尾。

    九尾狐,也正是天下狐妖之中,修炼到最顶峰的境界。

    地狐……

    嗨,不提也罢。

    邵阳心头感知一番,已经失去了对地狐的感知;偶尔模糊有一些感应,不过很快也就消失不见。

    这却有些麻烦。

    邵阳思索着。他本意是寻找君子国,不料机缘巧合,却一头撞到了青丘之国来。青丘之国,是狐族祖地;但人狐殊途,也不知是否好与他们打交道。这且罢了,邵阳又寻思,地狐虽然也算是“狐”,但与九尾狐似乎并不完全相同。而且,地狐修炼有《涂山外传》的功法,也不知这涂山与青丘之国,两者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所以,邵阳一时有些权衡不定。

    救地狐自然还是要救的;虽然这地狐又懒又滑,但毕竟是自己养了这么久的,未免有些替它担忧。但如何救,却有两种办法。

    一种自然是持帖登门拜访,道明来意,与青丘之国众狐族相商。

    只是这样虽见磊落,但就邵阳所见,那两个狐族修为神通广大,实力远非自己所能及;冒然前去,未必肯容自己说话,反而连累自己也失陷进去。

    而另一种,自然就是做一次不告而入之客……

    却说邵阳正在心头权衡,却忽然心头一动,又感知到了地狐传来的模糊信息。

    邵阳尝试着将自己的意思传送进去一些,很快得到零星回应:

    “嘤嘤嘤!”

    哎?

    信息有些模糊不全,七零八碎,邵阳只能大概分辨出来,这地狐在其中遭遇似乎不错,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

    也罢。

    既然如此,邵阳倒也不好做个不速之客,所以,决定下来,邵阳也放宽了心思,当即动身,遁光一闪,已经出现在了青丘之狐消失的位置。

    邵阳客客气气地站定,扬声道:“大秦散修方叶来访!”

    他的灵觉灌注,声音顿时向着四面八方延伸进去。

    没多久,就见一道弧光掠过,在他身前不远的位置张开了一道青色的门户,门户之中身影一晃,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娇俏丫头出现在了那里。

    她脆声笑道:“你也恁多礼数,既然发现了门户,又有遁术神通,直接进入便是,还叫什么来访?没的麻烦我又出来一趟。”

    邵阳虽见她面目可喜,活泼可爱,却也不敢小觑,这可都是狐族祖地之中的妖狐。

    所以,邵阳微笑道:“既作为客人,自然要遵守客人礼数。”

    那小丫头虽然不再说话,但看得出来,对于邵阳的这一番“礼数”还是颇有好感的。就见她笑道:“那你既然作为客人,来这里是要拜访哪个主人?”

    她有意刁难。

    邵阳微一沉吟,干脆坦诚交代,“我与此间主人素昧平生,不过我有一友,被贵地带入进来,所以想要探访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