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 阴曹地府

作品:《神话降临

    唳!

    邵阳回过神来,只见自身已经降临进入了一个陌生、阴森的环境中,丝丝缕缕的阴气不住渗透进来,不过片刻功夫,邵阳就已经只觉自己手足一片冰凉。

    怎么回事?

    邵阳一惊,连忙运转灵觉,这才渐渐将这一股阴气排出体外。

    他扭头四顾,但见四周一片黑幕茫茫,视野之中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色彩!

    但这种“黑、暗”,绝非是没有光的那种,而是一种天地大道束约下的结果,在这里,天地大道、灵气、时间、空间……似乎一切一切都与邵阳所熟悉的世界不同!

    阴曹地府?!

    邵阳心底瞬间掠过了这个念头,莫非,自己刚一进入时光碎片,就被丢入了阴曹地府之中?

    这……

    玩儿的有些太大了吧?

    邵阳无语。他瞥向自己的屏幕中,刚才太仓促,没来得及察看,却是屏幕中【探索】功能出现了新的文字提示。

    打开。

    就见【探索】功能中,时间树对应的“唐”的位置也被点亮,出现了【李唐之初,公元639年,阴阳两分】的备注。不过,邵阳看得仔细,却见这一行文字备注的下面,却隐隐有横线将公元639年划去,下面有更细小的文字备注着:实为公元1900余年,大半时间已消失。

    啧,时间还能消失?邵阳很是怪异。

    东汉,僵尸之变。

    李唐,阴阳两分。

    邵阳隐隐觉得,这中间恐怕还藏着什么秘密,不过一时却也说不清楚。

    说不清楚,就先不管了。邵阳暂时按下这番心思,转而观察周围的情形。他运转灵觉,想要将自身托起,从一个较高的位置仔细察看一番。

    然而在改变的天地大道之下,他的身子只浮起了大约三尺高,就已经忍不住一个踉跄,从空中坠了下来。

    我去。

    邵阳心中先是一怒,但很快又感觉到了怪异,为何自己会“怒”?感觉这种情绪出现的颇为怪异,邵阳一时也想不明白,只能暂且作罢。他仔细分辨一下,熟悉着这种环境下的灵觉运用,这才又一次渐渐将他的身子托了起来,漂浮起来。

    虽然这里的种种天地大道迥异,但邵阳毕竟已经点燃“神火”,不至于完全没有任何对策。

    邵阳腾空起来,四下望去,但见四周都是一般无二的情景,几乎完全没有前后、左右、方向的差别。

    黑暗,笼罩了一切。

    嗯?!

    却说邵阳正在察看,忽然他心头一惊,只觉半空中一股凶戾的气息迅速向着这里俯冲了过来!

    邵阳张开“幽冥眼”,但见黑夜之中,渐渐呈现出了一个鹰隼一般的轮廓,然而与黑夜完全融为一体,没有任何色彩,简直宛如透明一般!

    铛!

    八门金锁已经自行激发,就见昏暗的视野之中,八道金色小锁盘旋四周,将那袭来的生命阻挡在外。

    紫月剑!

    邵阳伸指一点,紫月剑飞出,从那黑影的身上滑过。

    (1/1000)。

    咦?

    原来这也算是一种“鬼魂”?邵阳低头察看,尸体自然也完全“看不见”,但伸手却能触摸到,同样是一片冰凉的感觉,触摸上去,就感觉自己手上的温度在飞快地消失。

    邵阳连忙收手,却觉这鬼魂的“尸体”也不失为一种奇特的材料,所以他袍袖一卷,将这尸体摄起。

    而此时,邵阳不由灵觉一动,袍袖再拂,《太平要术》之中的“磷火”之术催运,顿时就见一道幽幽的焰光将那鬼魂的尸体笼罩,绵绵灼烧。

    几乎看不见任何光焰,也没有任何声息……只片刻后,留下了一块紫色的玉石。

    邵阳明白,这大概是那鬼魂的“精华”。

    暂且收下。

    走。

    邵阳灵觉运转,身形悄然向前飞遁。他心底也无奈,他得了“五行遁术”,但在这阴间,诸多天地大道迥异,五行大道自然也是一样,所以这一神通自然有了诸多限制,远没有在外面时候爽利。

    当然,也有办法可以化解几分,不至于全然无用,但总归是受了些局限。

    却说邵阳悄然前行,不断探索着这一方奇异的世界。一路上,他自然又接连遇到了几次“鬼魂”,有着各种诡异的本领,有的可以“隐形”,有的有“分身”,有的砍掉脑袋都不会死……但好在实力都不算特别强,邵阳龙吟剑、八门金锁齐出,再配合种种神通,还是将那些鬼魂一一击杀,只留下了一块块的“魂石”精华。

    也不知行了多久……

    在这里,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本来以邵阳的修为,哪怕没有日出日落,也应该能够凭借自己的“灵觉”,感知到时间流逝的。

    但在这里,似乎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

    (33/1000)。

    任务逐渐积累,邵阳却觉一股从心底不断涌起的烦躁,总有种想要发泄的感觉。邵阳明白,这是因为这一处世界的诡异之处,给了他太大的精神上的压力,所以才会如此。哎,都怪怪太分散,不能挂机!太无语了。

    忽然,邵阳灵觉感知到前方有一点亮光,他立刻向着那里飞遁过去。

    但才只是刚刚动身,就只觉那股光亮已经黯淡下去。

    只出现了刹那!

    邵阳心底顿时涌起一股更加烦躁的感觉。

    嗖!

    邵阳出现在了之前感觉到的光亮的方位,灵觉向着四下里展开,不过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而此时,他的耳中悄然响起了怪笑声,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

    “原来这里还有一只漏网之鱼。”

    邵阳灵觉之中,顿时只觉一道墨色的锁链悄然出现,顿时将他的灵觉完全封锁。

    他的耳中传入声响,“呵呵,原来有点儿修为,怪不得敢这么嚣张。”

    嚣张?

    邵阳一警,他顿时意识到,自己进入这一世界之后,确实显得很“嚣张”,远不同于自己平时的谨慎。他已经明白过来,应该就是这一方世界的那种压抑感觉,让他“烦躁”,所以不知不觉行事就变得没有那么仔细、谨慎。

    他心底暗警。扭头时,就见锁住自己的,赫然一个牛头、一个马面,像极了种种传说之中的“牛头马面”!

    他们一个个带着阴恻恻的神色,其中一个更是伸手一拽:

    “快走!”

    快走?

    邵阳微微一笑,灵觉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