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事情多了些

作品:《神话降临

    邵阳来到车站,取票上车——结果在进站时又发生了一点儿小波折!

    进站时,检票员一脸认真地拦住了他。

    邵阳还欣喜这张脸果然不一样!

    结果检票员大姐已经悄摸摸叫来了执勤警察……

    邵阳只好狼狈逃窜……他忘了!现在他的样貌,和身份证上可的不一样!邵阳无奈,只好暂且退出去,然后使些小手段,混蒙进站。

    简直出师不利!邵阳无语,这画皮之术原来也没想象中那么好用。

    一路无话。

    邵阳终于返回了学校,啧啧,还是学校亲切!差点儿都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大学生呢!

    虽然他也没怎么在学校待过。

    对于邵阳的神出鬼没,同寝的众舍友早都已经习惯了,邵阳要是每天都在宿舍里面,他们才不习惯呢!只有路平,一见到邵阳回来,顿时大喜过望,连忙拉着邵阳到了偏僻角落。

    邵阳无语,看看四周,“你搞什么?用得着跑到这种地方?”

    又不是妹子!

    路平一脸的严肃,“师父,不是你说的么?法不传六耳。”

    邵阳:“……”

    这个……自己什么时候说过吗?

    当然,这不重要。自从几个月之前邵阳传授路平【铜雀台】心法,路平就每日勤奋练习,也改口称邵阳为“师父”。

    邵阳几次拗他不过,只好随他去吧。

    邵阳含糊了下,他是真忘了有没说过,总之这个不重要。当然,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师父”的状态的,所以邵阳板起脸,“怎么,最近修炼有什么问题么?”

    路平一脸的苦恼,“师父,我怎么感觉最近的修炼,进展特别缓慢?”

    邵阳心说:在现实世界中,连自己修炼都很缓慢,何况是你?

    现实世界之中灵气太过稀薄,再加上路平根本就不算是“入门”,修炼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

    所以,邵阳摆出高深莫测的样子,“修炼便是如此,重在一日一日的积累。”

    邵阳指点他,“你可感觉到,最近的身子变得更强壮了么?”

    路平忙道:“确实比以前好了很多!”

    邵阳心道,能不好么?以前是个标准宅男,整日玩儿游戏,现在多少注重了“锻炼”,再加上饮食增加,当然会比以前好很多。

    邵阳微微一笑,一副高人的样子,“所以,你这就是进步。你知道我修炼到现在用了多长时间么?”

    邵阳伸手,摆出了三个指头。

    “三年?”

    路平惊叹,居然要这么久?

    邵阳却是摇头。

    路平更是一脸的匪夷所思,“难不成是十三年?!”

    邵阳不再多说。

    呃……

    如果告诉路平只用了不到三个月,那会不会直接把他打击到自闭?

    路平悻悻道:“那有没有什么捷径?比如说,嗑药流?”

    邵阳差点儿喷了出来。

    骚年,你是祖国的花朵,不能看太多网文小说啊!

    邵阳只好绞尽脑汁地想着解释,“是药三分毒,那些所谓的嗑药流,其实都是骗人的。我们修炼,讲究的是‘心性流’。”

    路平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果然,我们这个才是一听就很正规。”

    邵阳都忍不住擦汗,总算把他给糊弄住了。

    ……

    虽然周边的同学都早已经习惯了邵阳的神出鬼没,但毕竟还是有人不习惯的——

    王溥辅导员!

    老实说,邵阳从不上课,甚至来学校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早都忘了辅导员叫什么名字了。

    所以,一说辅导员叫他过去谈话,邵阳不得不向郭伟打听,“老郭,咱们辅导员叫什么名字?”

    “王溥……”郭伟一脸的无语。

    邵阳道:“哪个普?”

    郭伟费了好半天力气才解释清楚,是那个三点水旁,师傅的傅左边替换了……邵阳无语,“叫这么复杂的名字,都忘了念什么了!”

    郭伟:“……”

    合着人家辅导员叫什么名字,还得考虑你会不会念了?

    得。

    虽然邵阳觉得自己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不过毕竟也还是学生嘛,所以邵阳还是溜达溜达地来到了辅导员的办公室。

    “报告。”

    王溥刚上班不久,自然捞不到独自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内也还三三两两的有几个人。

    王溥抬头一看,呵,这不就是那个不少任课老师都向他反应过的邵阳么?

    真行啊,一节课都不上?

    王溥知道的时候,都觉得不相信,怎么可能有人一节课不上呢?多少会上一两节吧?结果他特意调查一番……事实证明了他的缺乏想象力!

    所以,王溥那叫一个着恼,一拍桌子,“你叫邵阳是吧?怎么?还知不知道你学生的身份了?想期末所有科目都挂?”

    邵阳殷切地上去给王溥端茶倒水,“导员,别这么说,我就是——事情多了些。”

    他才想起来,王溥辅导员还给他谈过话来着……其实是挺负责任的嘛。

    王溥却险些一口茶喷出去……

    就算周围的其他几个老师,事不关己,但现在也有些笑喷。他们一个个从高高垒起的各种文件后面,探着脑袋往这边看来,哟呵,看起来挺文弱的一个人嘛,怎么就成了王溥这里的“刺头”了?他们都理解王溥为何这么气,带的班里出这么一个,他今年的各种评先是不要想了。

    事情多?

    这也算理由??!

    王溥决定不再跟这些刺头学生废话,明显,对方根本不怕他,一般学生在他们这些老师面前,怎么都会比较畏惧。

    但邵阳看起来却大大咧咧的,浑然不把他放在心上。

    王溥翻着学生资料,“我去给你爸妈打电话。让他们把你领回去,我们科大,教不了你这样的学生。”

    嗨。

    虽然邵阳不怎么在意这个学生身份,但如果真闹到父母那里,还是让他颇为头痛。

    事实上,邵阳现在之所以还时不时来学校,正是因为还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解释。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与他们过去认知的不一样?

    会不会对老两口冲击太大了些?

    正在邵阳头痛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了一个笑声,“这里很热闹嘛,发生什么事情了?”

    然后,就见陈如松副校长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