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作品:《神话降临

    却说荆轲带着邵阳进入一座大殿,邵阳跟着一进入,登时就见一道一身铠甲的身影直立在前,手中举着一根铜矛,直指他的方向。

    邵阳一吓,不自觉已经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但旋即他就发现,这身影竟然只是一尊铜像,只是雕刻得惟妙惟肖,他一时间也未辨认出来。

    不过,很快邵阳又发现,这铜像似是凝聚着一股沛然的气势,直直地逼压而来。

    邵阳运转神识,很快抵消了这种气势。

    他此时才有空暇去看荆轲,却见后者不知何时竟是迈步向前走了许远,邵阳连忙从后面快步想要追上去。

    但走没两步,迎面又是一尊铜像!

    这一具铜像单手持剑,剑锋微微斜指天空,然而剑锋没有直指,铜像整体所透出的威压,却让邵阳只觉比之前那尊铜像更甚,举步行走之间都有几分滞涩。

    真难。

    不过,邵阳也明白过来,这一处宫殿,大约又是一关考验,或者说,一处修炼的宝地。

    邵阳行走其中,不断对抗着威压,他的修为似乎也在这种压力中酝酿着。就仿若暴雨之前的酷热,沉淀之中,终有一刻会迎来大雨倾盆!

    继续行走。

    荆轲等着他身前,看他顶着压力上来,不由摇头,“你的本事,连你师父的十之一二都不到。”不过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解释了下,“这里是燕国的封将台,燕国数百年来,每一位登台拜将名留史册的将军都会在这里留下一缕气息,所以多年来,已经成了燕国国运的一股重要支撑。跟进来吧,通过最后一道考核,太子殿下会有事情拜托你我。”

    邵阳心惊,燕国历代的将军?也就是说,如乐毅、秦开这些名垂千古的名将,也都留了一缕气息在这里?

    这种数百年传承的国家,果然有着其他势力难以企及的深厚底蕴!

    邵阳也体悟到了自己的精进。

    短短的一截道路,邵阳走了足足半个时辰,而终于走出去,邵阳顿觉浑身压力一轻,身子几乎要飘浮了起来。邵阳低头看看自己的屏幕:

    【灵觉:9;肉身:14;能量:5;

    等级:觉醒境,未入门。】

    灵觉和肉身属性都提升了1点!特别是灵觉属性,提升到了9点后,距离10点质变已经只差1点。

    “邵卿。”

    邵阳略略感受几分自己实力的变化时,燕太子丹已经快步从殿后迎了过来,一脸笑容。

    他很看好邵阳的潜力,而邵阳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

    燕太子丹亲自引着邵阳到了殿后,屏退左右,而后长拜到了邵阳跟前!

    “太子殿下!”

    邵阳故意大惊,心底却是忍不住吐槽,又来这一手。不过表面上,他当然不敢说什么,连忙上前将燕太子丹扶起。

    燕太子丹顺势起来,诚恳地道:“邵卿,燕国生死存亡,如今尽在你一人身上!”

    邵阳故作惶恐的样子,“我何德何能敢当如此一说?”

    燕太子丹道:“燕国弱小,兵寡将微,举国之众,恐怕不敌秦之一将,绝难御秦。而魏、齐素附于秦,楚又远不相及,难以合纵。我思索欲破强秦,必须有勇士,假做使秦,诱以重利,或有机会可以趁机劫持,如曹沫之于齐桓公,如此一来,可解燕国之危。而此人,非卿与荆卿不可!”

    邵阳服气,燕太子丹为了使自己刺秦,夸言恭维,解衣推食,重宝相赠,甚至不计身份下拜再请……莫说邵阳本就有打算,就算没有,只怕也万难拒绝。

    “太子厚意,以至于此,臣不敢推辞。”

    邵阳顺势答应下来。

    ……

    时间流逝,已经是冬去春来。

    虽然有邵阳他们的进入,与原剧情出现了一些变化,但大致的剧情走向依然维持着。定下荆轲、邵阳的人选,邵阳也替代了原来的“秦舞阳”。

    燕太子丹准备好国书、督亢之地的地图、以及黄金千斤,交给荆轲他们。

    而荆轲也言语相激,使得樊於期自刎,首级一并交到了荆轲手上。

    万事俱备!

    虽然荆轲如原本剧情中一般,对随行的人选并不十分满意,但知道了盖聂无意于出手,所以只好勉为其难,准备出行。

    燕太子丹在易水为荆轲、邵阳他们送行!

    燕太子丹首先从侍者手中取过一个长盒,递到荆轲手中,“荆卿,此为我从赵国重金求来的‘徐夫人匕首’,长一尺八寸,削铁如泥,十分锋利,可以藏于地图之中。”

    跟着,他又取过一个翠色葫芦,“此为沾血之毒,沾血即死,毒性非常。”

    燕太子丹将这葫芦递给荆轲,荆轲却转手交给邵阳保管。

    邵阳自然笑纳。

    除了此番刺秦所用,剩下的带出时光碎片,对他以后说不定也大有用处。

    燕太子丹接着取出第三样物事,却是一个小巧的方盒,直接递到了邵阳手中,“此为我燕国大夫印玺,佩戴身上,可以对抗秦之威压!”

    这一样器物却出乎邵阳所料。

    他惊讶,接到手中,眼前的屏幕已经给出了鉴定结果:【燕大夫玺,无品阶,佩戴身上可以有限抵御神识攻击。】

    不过,在这印玺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字:【更多内容不可见】。

    这是欲盖弥彰啊!

    邵阳吐槽,若是没有这一句,他不会多想,但多一句,自然少不得浮想联翩。看来,这枚印玺也许还有更多的功用,只是自己如今见识不足,无法鉴定出来而已。

    邵阳郑重地将印玺收下,“多谢太子。”

    燕太子丹露出笑容,不再多言,端起酒杯,逐一向荆轲、邵阳敬酒。

    他又吩咐高渐离击筑,筑音激越,直入云霄!

    荆轲从燕太子丹手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投掷于地,高声和歌,唱出了千古名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众人都变色,觉得荆轲此歌甚是不祥。

    而荆轲仰面,望空呵气,霎时间真元贯透周身,喷薄而出,化作了一道白虹,直入青云,辉映日光!

    荆轲飞身上马,驱马疾行!

    邵阳从后面跟上,心中忍不住浮起一句话来:心知去不归,空留身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