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蓟剑

作品:《神话降临

    方瑀和李泽都是露出艳羡的神色……

    但又无奈。

    从之前的交手也能看出,或许施展出来全部的本领比较高下,邵阳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但若刺杀秦王,邵阳的那一剑,确实比他们更有爆发力!

    他是怎么练出这种剑术的?

    还有……都是超能者,怎的邵阳力量就那么大?

    两人都是无奈,看来这一次的时光碎片,是邵阳赢得了这样的机会……也拿到了最大的好处。

    ……

    邵阳跟着燕太子丹来到他居住的驿馆,燕太子丹亲自上前,与他携手而行,亲热地连连道“邵卿,你年纪轻轻,剑术已经有这般造诣,当真了不得!不知你师承哪位剑道名家?”

    邵阳忍住想抽回手的念头……“我这是角色扮演!”他在心底安慰自己。

    “我师父名为‘双耳’。”邵阳也有意打听。

    燕太子丹一愣,“双耳?”他在心里转动半晌,又以目示意身旁跟随的侍卫,瞥见后者也一个个露出茫然的神色。燕太子丹无奈露出“哈哈”的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连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敷衍了过去。

    经过这么一番不愉快的交流,燕太子丹连忙把邵阳引入馆内,岔开话题,“邵卿,我此番过来,随身带的宝剑不多,你有看中的,尽管拿去!”

    他吩咐左右,将他此番所带的宝剑尽数呈上来。

    左右侍卫都露出为难神色,不过没说什么,退下后片刻功夫,就捧着十余口长剑过来,摆在了两人身前。

    燕太子丹扫一眼,不悦道:“那口‘蓟剑’呢?”

    左右为难地道:“那口是大王所赐,而且是殿下你最喜欢的宝剑……”

    燕太子丹道:“我有求于邵卿,岂吝惜一剑?取来。”

    左右无奈,只好重新去取了过来。

    燕太子丹亲自引着邵阳一一翻看,但见每一口都寒光凛然,显然锋锐非常;特别是那口后来取的“蓟剑”,显然主人经常把玩,有着明显摩擦的痕迹。

    大约是燕太子丹逐一介绍的缘故,邵阳低头看眼前的屏幕,上面已经显示出来了每一口长剑的品阶:

    【大凌剑,低品法器,打造上佳的青铜宝剑。】

    【燕平剑,中品法器,燕地名家铸造,埋于冰雪之地数十年乃成。】

    【碧云剑,中品法器。】

    ……

    果然都是品质相当不俗的宝剑!

    十余口长剑中,居然有四口都达到了“中品法器”的评价;其中后来取过来的“蓟剑”,评价更是上品法器:【蓟剑,上品法器,燕国象征,集燕举国精金之铁,萃取精华,锻造而成】。

    上品法器!

    无怪乎那些侍卫不舍得拿出来。

    邵阳目光也忍不住在那口蓟剑上停留了半晌,不过他还是转开了目光,毕竟是燕国象征之剑,燕王赐给太子丹的,他也不好强行要走。

    所以,心底权衡了下,邵阳还是取了【燕平剑】。

    这口长剑埋于冰雪之地多年,剑锋中已经融入了冰雪之意,正好与邵阳此时的剑法相融。

    不料,邵阳取了燕平剑,燕太子丹脸上却露出不悦之色,他上前亲手将那【蓟剑】取过,双手隆重地递到了邵阳的手中,“邵卿,此剑是我去秦为质子之前,我父赠送于我,希望我能身居虎狼地,手持三尺剑,保护自身周全;几年前我从秦逃回,也多亏此剑。今日,我有大事欲拜托邵卿,便将此剑,先赠送于你。”

    邵阳也没有想到,燕太子丹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他连忙推拒,“殿下,这蓟剑既然是大王所赐,微臣怎好拿走?”

    燕太子丹摇头,“我燕国覆亡在即,国犹不存,何况一剑?”

    邵阳推拒不得,只好郑重收下。

    他的心底也忍不住感慨万千,读史书传记时,只看故事中说燕太子丹如何优待荆轲,使得荆轲效死;今日一见,这些能够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声名的,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哪怕他“熟知历史”,有种旁观者的心态,也不由因为燕太子丹的举动而触动。

    蓟剑!

    燕平剑!

    之前还没趁手的长剑,这一下就得了两口。

    见邵阳将剑收下,燕太子丹才露出笑容,不过他依然没有开口说要求邵阳何事——好吧,虽然邵阳早已经心知肚明。

    他也有些跃跃欲试!很是期待。

    ……

    燕太子丹吩咐左右引邵阳下去休息,邵阳返回住处,等到四周无人时,才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屏幕上:

    【主线任务2完成!】

    【奖励自由属性点1点。】

    依然是言简意赅没有任何多余说明的消息提示!邵阳已经懒得吐槽了,他将注意力集中到三大属性上,寻思一番,还是选择在“灵觉”上提升1点。

    好在他将意念集中过去,灵觉自然而然便从7点提升到了8点。

    肉身属性目前明显高出其他,而且至少目前来看,肉身属性提升也最为容易;能量属性……左右很低,一时恐怕也难有质的变化,自然是接近10点的灵觉,提升的价值最高。

    邵阳明显感觉到了头脑变得更加清明,有一种感知更加敏锐的感觉。

    怪不得叫做“灵觉”!

    邵阳仔细体悟了下修为的变化,用心适应了一番。

    不过停不多时,就见双耳师尊推门走了进来。

    “双耳师尊。”

    邵阳连忙起身见礼。

    双耳师尊神色不豫地看他半晌,才终于叹息一声,“我此番带你们过来,本意是让你们见识见识燕国的各大剑道名家,增长一番见识。谁料,你与诸剑客交手,实战之中,居然能有如此蜕变,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至于入了燕太子丹的法眼。”

    邵阳连忙道:“弟子不敢。”

    双耳师尊可是极少见会这么夸人的!

    “你当我是夸你么?”双耳师尊鼻子里面冷哼出声,“荆轲他谋划的什么主意,当我不知道么?你卷入此事,绝不是什么好事!”

    邵阳愕然。

    双耳师尊冷道:“荆轲智深勇沉,交往极多,但秦强燕弱,想破此局,唯有行专诸、豫让之事。”

    邵阳叹服,这双耳师尊名不见经传,却也能有这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