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剑,是杀人之器

作品:《神话降临

    能量、灵觉、肉身三大属性,每一属性点的提升,象征的实力都会有一个极大的飞跃;对于战斗力的加成显然也越来越大。

    所以同样的,每提升1点都十分困难。

    邵阳从开始修炼《云中印法》,一直到现在,始终在勤勉修炼,但灵觉提升依然很少。

    从这方面来说,方瑀确实碾压邵阳。

    但一个人的实力,灵觉属性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肉身、真气同样重要!此外还有剑法造诣,各种基本技巧的造诣,甚至临场应变……实际的斗法,绝不是那一条属性来决定的!

    再说,邵阳的肉身属性已经达到了13点,哪怕从属性上来说,与方瑀的差距也远没有方瑀所想象的那么大。

    方瑀却很自信,他缓缓抽出长剑,伸手拂过剑身,“此剑名为‘龙爪剑’,是我16岁那年,刚刚开始学艺,我师父就赠送给我的,一直跟随我到现在,不知陪我战斗过多少次。”

    随着长剑入手,剑气激荡,他的眼中的光芒开始越来越盛。

    “现在,我用这口剑向你讨教!”

    邵阳低头看一眼屏幕,已经鉴定出来了这口长剑的品阶:【龙爪剑,低品法器,质的坚韧,锋利,不可多得】。

    评价已经相当高了!

    而且,方瑀用这口剑多年,方方面面都十分熟悉,无疑相当于又增添了几分威力。

    这种大势力的杰出弟子,当真让人羡慕啊。

    邵阳心底也是感慨。

    不过,哪怕如此,邵阳心中也没有丝毫的惧意!他也缓缓取剑,气势凝聚,整个人的心神都集中在了长剑上。他手中的这口剑,还是进入这一时光碎片之后,从双耳师尊那里拿的普通长剑,品质只能算是一般,在他眼前屏幕里的评价,也只是【不入流法器】。

    “先出手吧。”方瑀自信满满。

    出剑!

    邵阳劲力陡然爆出,一剑探出,剑锋霎时间化作银龙一般,寒光绽开,陡然喷薄直冲到了方瑀跟前。

    既然方瑀都这么说了,邵阳当然不会客气,直接全力一剑爆发!

    何况,以方瑀的实力,邵阳也不敢将剑法施展的那般复杂。

    “好快的剑!”

    方瑀的脸上掠过难以掩饰的惊色,眼中所见,只觉一道银光自天际亮起,却在顷刻之间塞满了整个眼眶。

    他勉强运剑回旋,使出浑身解数格挡……

    锵!

    方瑀只觉手心一震,握剑的右手忍不住一阵酸软,而此时,金铁爆裂的刺耳声响塞住耳膜,令他骇然之下向手中的长剑望去。

    “没断!”

    方瑀先是一惊,跟着转喜。

    自己的剑没有断,那断的——

    他抬头,果然就见眼前,邵阳一脸遗憾地站在那里,手中的那口普通长剑,已经从中折断。

    方瑀松口气时,之前的一幕才重新印入脑海。

    邵阳的一剑又急又快,而且精准地卡在了他最难发力的角度,剑光陡然爆开,方瑀所能做的,仅仅只是凭借着十数年的剑法根基,勉强格挡。

    真的莽……方瑀还心有余悸。

    其实这一剑之后,不论能否挡住,方瑀都很清楚,自己已经无力继续出手。

    “万幸万幸……”

    邵阳的剑,居然正好在此时折断。

    邵阳望着手中的断剑,眼中闪烁着光芒,自己这口毕竟只是普通长剑,品质一般,所以竟然无法承受自己这一剑之中所蕴藏的力量!所以,并不是方瑀的剑将他的剑斩断,而是自己的剑无法承受他的力量而折断。

    但不管胜负如何,这一剑刺出,邵阳都只觉心头畅快,有一种开启了全新天地的感觉。

    这就是大成的剑术!

    好吧……

    大成的基本剑术。

    但至少在邵阳所接触到的层次,已经超凡脱俗;甚至邵阳暗暗付度,或许已经可以和狐妖妲己比划一番高下。

    “好剑法!真是好剑法!”试剑台上,燕太子丹忍不住站起来,大笑着称赞。

    甚至,燕太子丹还亲自从台上走下来,来到邵阳和方瑀跟前,“两位都是人中之龙,依我之见,邵卿剑法上更见主动,方卿却断了对手的剑,所以,这一战,理应算作平手。”

    众人都是无语……方瑀分明是占了兵刃的便宜;若邵阳手中也能有一口好剑,这一招之后,方瑀只怕早已落败!不过——谁官大谁说了算!燕太子丹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评判,旁人自然不好去反驳他,纷纷称是。

    而且,这一次的比剑本来说的也不是非要分出个第一第二来,只是让众人尽展所长罢了。

    而有了邵阳和方瑀这一战,后面李泽和另外一名剑客登台比剑,虽然两人也是翻翻滚滚交手数十回合,但众人觉得,反倒是邵阳这一剑更加惊艳。

    “荆卿,你看这四人,谁人可用?”

    燕太子丹回到座位上,再次向荆轲出言询问。

    荆轲起身,缓步走到了邵阳的跟前,忽然一剑向着邵阳的胸口刺了过去!

    邵阳心头一颤,所有的力量蓦地汇聚起来,双手舞动,如烟如雾,连续数十记小巧精细的手法,或拍或点,或抹或削……接连打在了荆轲的那一剑之上。

    云烟封本身就是工巧繁复的武技,邵阳被这一剑之中的杀气所迫,全力爆发,顿时将这一套武技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

    蹬蹬蹬!

    邵阳被逼得连退数步。

    而荆轲依然维持着那一剑的姿势,悬停在邵阳跟前。

    邵阳看得清楚,荆轲的这一剑所停的位置,正好是他之前所站立位置的不足一寸的前方!也即是说,哪怕他不退,不挡,这一剑也只会停在他身前一寸,不会伤到他分毫。然而被荆轲这一剑之中的杀气所慑,邵阳全力以赴,却也没有影响到这一剑丝毫。

    好恐怖的剑术!

    键盘侠当真信不得!

    邵阳忍不住吐槽,他在网络上,见到N多各种评价,说荆轲是春秋战国五大刺客之中最弱的一个,刺杀环境最好,但却唯一失败云云。

    但现在看来,就算真是最弱的一个,却也依然是强的恐怖的一个!

    其实也是,若不是荆轲有着这样的剑术,怎么可能被燕太子丹那般看重?

    锵。

    荆轲收剑回鞘,转身就走,只有声音留了下来:“剑,是杀人之器,能杀人即可,那么繁琐复杂做什么?”

    邵阳沉吟,自己已经将所有剑道理解融入到一剑之中,在荆轲眼里,依然是“繁琐复杂”?

    ……

    荆轲离开,但燕太子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含笑起身,向众剑客道:“今日诸位各展所长,十分精彩,都是难得的剑道名家!稍后,我会为诸位一一安排,保证让诸位尽展所长。”

    说完,燕太子丹又望向邵阳,殷切地道:“邵卿,你的剑断了,跟我去,我赠你一口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