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79章 矛盾

作品:《他身上有条龙

    当老杨夫妇对王乐如此自夸,彻底无言以对的时候,就见王乐剑眉拧成一团,沉声道:“董冲是天王殿的弟子不假,但那黑山袁弘的身份确实值得怀疑,不知他真正的根脚是什么?”

    顿了顿,王乐进一步说道:“出身普通,籍籍无名的武者,按说没有条件获得锤炼肉身体质的功法和资源,袁弘显然不在此列。”

    老杨看了眼王乐,幽幽的道:“如今人都死了,弄清对方根脚作甚?只会徒添烦恼而已。”

    王乐摇了摇头,回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弄清楚袁弘的真正根脚,小侄也好有个思想准备,不能被人寻仇上门的时候,给弄得措手不及。”

    这时就见老杨夫人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模样,笑着对王乐承诺道:“贤侄且放心,等事了之后,老身会让下面的人查清楚那黑山袁弘的真正根脚。”

    王乐嗯了声,先表示感谢之意,接着又看了眼窗外,露出无奈之色,主动转移话题道:“真是度日如年,折腾了一晚上,总算是天亮了。”

    老杨夫妇依言看向窗外的朦胧亮色,丝毫没有松口气的样子,眉宇间的凝重依然挥之不去。

    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府邸外汇集的武道高手将会越来越多,早已脱离自己的控制。

    没人知道,如今这样的局面什么时候会引爆,从而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卷入到不可收拾地血腥风暴之中…………

    白玉京的晨曦,冉冉升起的东升旭日,染红了半边天空,露水打湿了万物,还有那坚硬冰冷的城墙砖石。

    城主府的暗室里,一夜没休息,精神高度紧张的快活鱼,嘴唇有些干裂,当他看到停止在那间宅院里,代表天阶老怪的猩红色小点,还有代表玄阶高手的绿色小点开始移动时,顿时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上下干涸的嘴唇紧紧抿在了一起,脸上的担忧之色,一览无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

    快活鱼看着猩红色小点和绿色小点,迅速移动着,往城中真龙大道而去,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着。

    旋即,快活鱼收起看向沙盘的视线,义无反顾地走出暗室,他要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到师尊那里去…………

    清晨的阳光,温和的洒在真龙大道上,白小楼随着老人家沐浴其中,漫步而行。

    此时的老者早已变了一副模样,不再是先前的老态龙钟,而是变成了一位普通相貌的四十岁中年人。

    白小楼看着前面师尊的背影,眼中充满着崇拜之色,心中暗道:“也只有成就武道天阶之境,才能够如此随心所欲的改变自己相貌啊!”

    此时走在前面,通过改变面部肌肉而成为中年人的老者背负着双手,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又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没头没尾的轻声自言自语道:“这始皇嬴政墓葬宝库出世,看来是把还没前往边界的地阶高手,全给引过来了。”

    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白小楼嘿嘿一笑,道:“自古财帛动人心,嬴政怎么说也是赢得神战,无敌不败的一代霸主,他的墓葬引起众人窥探在所难免。”

    顿了顿,白小楼就话锋一转,询问道:“师尊,待会儿咱们应该怎么办?”

    老者头也没回的道:“这两天白玉京的形势,下面的人刚才在出门的时候都已经告诉我们了,你认为该怎么办?”

    只见白小楼眼中露出浓郁到化不开的战意,毫不犹豫的道:“师尊,那就先让徒儿去挑战那帝座吧!”

    老者脚下一停,扭头看向白小楼,反问道:“你确定?”

    “嗯!”白小楼郑重无比的点头回道:“虽然那帝座自打进入白玉京后,一路强势碾压对手,并且就在昨晚还越阶挑战击杀地阶高手,从未吃过一次败战,但徒儿相信自己的实力,一定能胜过他!”

    老者目不转睛的认真盯了白小楼十来秒钟,这才收起视线,转回头去,离开原地继续随着人流往前面走去。

    白小楼见状也不敢多说,乖乖的跟在后面,沉默以对。

    半晌后,走在前面的老者才打破沉默,背对着白小楼,语气淡然的答应道:“那好,待会儿,你去挑战帝座。”

    白小楼顿时脸色一喜,兴奋的道:“多谢师尊,徒儿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老者脸上的苦笑之色一闪而逝又恢复正常,心中在暗自想道:“玉不琢,不成器,如果那位来自俗世红尘,名叫帝座的年轻人真有这么厉害,让楼儿在他那里吃点苦头也不错。”

    至于在这之前挑战帝座的对手,全都以毙命收场,老者丝毫不以为意,更不担心,他相信有自己为弟子护法,倒不至于会出现这种最坏的情况。

    想到这里,老者心中不由得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帝座,生出了一丝好奇和想要探究的兴趣。

    从负责情报收集的客栈掌柜那里,得到的相关资料,老者可以确定那位叫帝座的年轻人,确实是来自俗世红尘里面。

    刚入白玉京时的怪异打扮,还有先后与人激战时,所呈现出来的应战手段很是匮乏,并没有武者普遍使用的古法技击之术。

    更夸张的就是身为玄阶后期的武者,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使用自己的本命法器,那么唯一的解释,这帝座根本就没有本命法器。

    而这也是让老者无法想象的事情。

    遍观武道界,玄阶武者没有自己的本命法器,那真是贻笑大方,就像出门赤脚不穿鞋子,吃饭不用筷子一样可笑至极。

    这一野路子出生的年轻人,如果说是来自顶尖门派或是隐世道统,老者只会嗤之以鼻,打死都不信。

    不过就老者从获得的消息中所知,这帝座竟然拥有极品法器拳套,并且入住的府邸里,竟然还有地阶高手坐镇,从而又稍显蹊跷了。

    正因为如此种种汇集到一个人身上,从而显得前后矛盾,不禁让老者生出探究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