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58章 最后的忠告和箴言!

作品:《他身上有条龙

    <!--start-->  王乐乘车回去了,雨夜长街的一场厮杀,枪鸣之声过后,乌云散去,银月露出娇羞的面容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笔%痴#中¥文bi@chi.me

    但这前后两次的行刺,所以引起的风波,却还没有结束。

    徐耀扬没见到王乐什么时候去到五楼,更不知道那里曾有一把阻击步枪会随时要了他的小命。

    不知道自己曾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是很幸福的事儿,看看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就再清楚不过了。

    而这些尸体,绝大多数都是一枪点中眉心而毙命,在深夜下雨的天气里,能做到这样的准星,徐耀扬闭着眼都知道这是王哥干的,因为也只有他具备这个能力。

    与王乐相处过,共过事的人,都为自己不是这位爷的仇敌而感到庆幸,徐耀扬当然也不例外。

    至于和王乐为敌做对的,则是从来没有过好的下场,一次例外都不曾有过!

    当徐耀扬在港岛警员刚过来之前,让穆家人马将所有尸体处理干净,离开长街后,接到一通让他有些意外的电话。

    穆老爷子威严的声音让刚坐到车里,一场枪战后很是疲惫的徐耀扬顿时精神一振。

    “王乐的杀性太重,阻止他和苏家人起冲突,不然的话,以后苏穆俩家的仇就结死了。”电话里的穆老爷子沉声吩咐道。

    徐耀扬先是一愣,随即恭敬的回道:“老爷子,王哥走到半路就打道回府了。”

    电话里穆老爷子呼吸一窒,接着就问道:“这不是他的性格,怎么回事?”

    旋即,徐耀扬就将刚刚发生的枪战向老爷子讲述了一遍。笔%痴#中¥文bi@chi.me

    “告诉他,早点回京城,港岛不宜多待。”

    听完后,电话那头的穆老爷子,吩咐了一句,接着发出让徐耀扬感到疑惑的叹息声,就没再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

    京城,苏家大宅,二楼的书房还亮着灯不曾熄灭。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苏镇东没有回房休息,只是在沙发里眯睡着。

    直到苏云平终于拨通了之前没人接的手机号,终于有人应答。

    同时苏南也通过电话接到了来自港岛杨尚的消息。

    “都说说吧,想必事情已经尘埃落定。”

    当苏云平和苏南先后接过电话再回到书房时,苏镇东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

    只见苏云平的脸色有些复杂,神伤,悲痛,激动,欣喜等等不一而足,如此的矛盾,却又同时显现在他的脸上和眼神当中。

    “全军覆没,薛山死了。”苏云平轻声说道。

    坐在对面沙发里的苏南,点头道:“那些大小势力派出的跟踪人员都看到了,战况很激烈,王乐的车队在长街上被将近五十名枪手包围,等到穆家的人马赶到现场救援时,那些枪手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顿了顿,苏南继续道:“没人看见王乐出手,当时在交战的过程当中,也没见到出现,等结束后,他才回到车队里,但能猜测到那将近五十名枪手绝大多数是被他在暗处射杀。”

    说到这儿,苏南看了眼苏云平,又说道:“他明明知道今天晚上去扫我们苏家的场子,会被人刺杀,但还是那么的自信,结果就是小叔你的幕僚死了。”

    听到侄子的一番述说,苏云平喃喃自语道:“如果他出了事,我这个做父亲的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苏镇东冷哼一声,道:“怎么办?老子没你这个儿子!”

    “狄彦告诉我,薛山死了,当年曾救过我命的人。”

    仿佛没有听到老父的训斥,苏云平继续喃喃着。

    “我儿子杀了我的救命恩人。”

    “我苏云平到底是造了多少孽?”

    ······

    苏南看着对面的小叔心神失守,唠唠叨叨着,上位者的气势威严荡然无存,再也没有了往常的意气风发。

    一时之间,苏南也是心中泛酸,他第一次为自己因被人陷害而仕途夭折,打心底里感到庆幸,因为政治真的不是一般人能玩的!

    “御下不严,过于信任,对其放纵,日积月累之下,利令智昏,太过冷血,造成今日之苦状,是你苏云平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苏镇东的那双眸子冷冷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毫无表情的缓缓说道。

    苏云平被父亲一字一句的批评之声给敲打得彻底崩溃,整个人的精气神被抽了个干净,脸上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惨白一片!

    “一直以来,我对你的幕僚团队,都不曾说过半个字的不满,生怕你心生怨怼,再加上想要对你多加磨练,懂得知人善用的精髓,不曾想,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没有领悟到。”

    苏镇东没有生气,也没有疾言厉色,只是淡淡的说着。

    “权谋算计终是小道尔,得得失失之间,你失了本心,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不然的话,你的幕僚也不会干出如此冷血无情的决定。”

    说到这里,苏镇东的眼内抹上了一层神伤与失望,没了再说下去的心思。

    双手撑起身子,就要从沙发里站起,才知道自己的双脚已经发麻。

    苏南见状,连忙起身,蹲到爷爷身边,默默的为其按摩双腿,活络筋脉当中的血液流通。

    “砰!”

    这时,苏云平离开沙发,双腿就是往地上一跪,发出一声沉闷之音。

    “父亲,云平知错。”

    苏云平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轻声说道。

    只见苏镇东叹了口气,示意大孙子停下按摩,然后站起身子,道:“孟子曰,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不要让为父失望。”

    随即,苏镇东一边往书房门口走去,一边继续着道:“要记得身怀仁义,开大门,走大路,无愧于心才是真正的王道,不然的话,就算你坐到了那个位置,手中的权力也只会害人害己,最终害了整个天下。”

    “这是作为一名老干部,送你这位权力已经无远弗届的政坛大佬,最后的忠告和箴言!”

    打开书房的门,苏镇东没有转身继续说下去,径直走了出去···<!--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