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2章 我了勒个去

作品:《他身上有条龙

    欢迎来到166中文-如果你发现内容有错误--,喜欢我们请ctrl+d收藏.

    洪森陷入回忆当中,想了想,才开口道:“因为此人的体质太过强大,想必是练体到后天巅峰,由外到内,催生先天之气,不像我们修炼专门的练气古法,直接从体内丹田处催生先天之力,成就先天境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顿了顿,洪森眉头皱起,带着疑惑说道:“可是此人却习有一门防御性的古法,使得小弟对他的攻击大多失效,不能伤其要害,如果是野路子没有师承,那他所学的古法从何而来,要知道如今的古法可都不传于世,想获得是很困难的事情。”

    说到这里,洪森欲哭无泪道:“此人的先天之力更是怪异,在与他对攻时,随着杀招而出的先天之力进入小弟的体内,其破坏力当真是恐怖如斯,等将来伤势痊愈后,希望不要留下根子。”

    听完二弟的一番话后,家主闭起眼睛,陷入沉思当中。

    过了半晌才回道:“我会给你三粒清灵丹,伤势会很快痊愈,也不会留下病根。”

    洪森露出大喜之色,他之所以做出吐血的可怜状,就是想从家主这儿讨得疗伤圣药清灵丹,因为他洪森的伤势只有自己最清楚,如果没有清灵丹,那么自己的伤势想要恢复,起码得一年半载,而且还不一定能完全伤愈。

    心思念转之间,洪森看向家主,感激道:“多谢大哥恩赐。”

    只见家主无声的笑了笑,说道:“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什么客气话。”

    话音刚落,洪森惭愧的道:“伤小弟的这个年轻人就是王乐,而汤姆的失踪,虽然没有证据,但可以确定就是他干的,本还想完成大哥的指令,将此人的头颅带回来,没想到小弟无能,反而被打成重伤。”

    家主身子一僵,眼中第一次露出杀气,随即又消逝掉,恢复平淡,缓缓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二弟你先养好伤才是最要紧的事情,至于这个王乐,到时候,我会去找他。”

    洪森心中一颤,连忙站起身子点头应是,他知道家主动了真怒,因为洪家在港岛本来稳如泰山的势力,如今却已经面临着崩溃。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状况,都是因为那个叫王乐的年轻人从中搅风搅雨,弄成今天这般田地,使得洪家在港岛的势力即将瓦解。

    “明天这个时候你再过来拿清灵丹,今天就到这里吧!”

    家主闭起眼睛,靠到沙发上,说了送客的话。

    洪森连忙恭敬的鞠了个躬,才转身出了客厅。

    “华夏,王乐。”

    半晌后,针落可闻的客厅,坐在沙发里,闭着眼睛的家主喃喃自语着,那张上薄下厚的乌黑嘴唇,其左上角挂起若有若无的诡异微笑,让本来慈眉善目的脸庞,显得格外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这无人见到的一幕,才真正展现出他作为洪家的家主,应有的面目!

    ··········

    王乐坐在小院里的石凳上,晒了半天太阳,正半梦半醒之间,宁碧芝在两名家政人员的陪伴下回来了。

    “小乐,什么时候醒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刚进到院子,看到王乐,宁碧芝就关心的问道。

    王乐连忙离开石凳站了起来,走到宁碧芝身边,搀扶着对方进到屋子里,顺口笑着回答道:“早就醒了,再修养些日子,这身子骨也就好了,您就甭担心了。”

    此时的宁碧芝已经怀有身孕四个多月,在王乐搀扶下缓缓坐到沙发里,才稍稍松了口气,毕竟她是大龄产妇,怀胎不易,深怕走路的时候有个闪失。

    “小乐,我上次提过一位叫于维成的人,你还记得吗?”

    王乐从佣人手里接过一杯白开水递给宁碧芝,对方接过杯子时,开口问道。

    只见王乐身子一顿,露出回忆之色,说道:“就是上次您跟小子说过的,那位从米国回来,我母亲的老同学吗?”

    宁碧芝点头应是道:“没错,上次征得你同意后,我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

    顿了顿,继续道:“当时于维成要了你的联系方式后,正准备去江南,后来米国有事,不得不回去了一趟,所以也就耽搁了,前两天才回来。”

    王乐点了点头,看向宁碧芝问道:“您的意思?”

    宁碧芝笑道:“这不,他正准备去江南,没想到你又来京城了,我觉着你们还是一起约个时间最好,到时候不要又错过了。”

    “额!”王乐挠了挠头,如今他还真暂时不能回肥城,因为等伤势养好后,还得给苏洋治疗渐冻症。

    想了一会儿过后,王乐看向宁碧芝,说道:“这样吧,将陈院长的联系方式给于先生,等他到了江南,我会让陈叔陪他去乐坊。”

    宁碧芝嗯了声,道:“那成,你把陈院长的联系方式给我。”

    随即王乐就找了纸笔,将肥城市儿童福利院的地址,还有陈院长的手机号写了下来。

    “小乐,你不愿意去祭拜你母亲吗?”宁碧芝接过写着联系方式的纸张,问道。

    王乐身子一僵,沉默了下来。

    宁碧芝叹了口气,说道:“真是苦了你。”

    “每年母亲的忌日,我会随陈叔一起去拜祭。”王乐幽幽的说着道。

    顿了顿,王乐眨了眨眼睛,笑着继续道:“我可不想陪着于先生去拜祭母亲,这不是让母亲大人很尴尬嘛。”

    “额!”宁碧芝没好气的丢了个白眼给王乐,笑骂道:“于先生就算当年在大学的时候暗恋你母亲,那也是单纯美好的往事,你这小混蛋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一瞬间,屋子里本来有些低沉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随即王乐站到坐在沙发里的宁碧芝背后,给她检查了下身体。

    当王乐开启破妄法眼透视到宁碧芝体内子宫里的时候,彻底傻了。

    “我了勒个去!”

    王乐都忘了收起破妄法眼,直接脱口而出道。

    宁碧芝听到站在她背后王乐突然发出的声音,不禁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心中顿时就忐忑不安起来,生怕肚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

    “怎么了?”宁碧芝手心冒汗,也不敢回头,颤抖着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