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三章 有仇报仇

作品:《迷踪谍影

    恩,已经报完,现在该报仇了!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堂堂军统潜伏区上校主任,叱咤上海滩的孟少爷,居然被人追杀得如此狼狈,这样的奇耻大辱如果不洗刷干净,那还有脸在上海滩继续混下去?

    杜长水站在那里,身子微微颤抖。

    偏偏,审讯室里非常的安静。

    许诸抱着胳膊站在一边,孟绍原则坐在那里,端着一杯茶,不时的吹去上面的茶叶,喝上一口。

    就这样过了至少有七八分钟,孟绍原终于放下杯子:“还不说吗,杜长水?”

    “孟主任,我实在不知道您要我说什么啊。”杜长水小心的回答了一句。

    “你知道的。”孟绍原淡淡地说道:“我被人追杀了,差点就死了。知道我喜欢去老福记面馆吃面的,没几个,都是我的心腹。日本人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了,你说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杜长水一脸的委屈:“孟主任,这事和我真的没有关系。”

    孟绍原笑了笑:“吴助理查了查,你的嫌疑最大。不过我老实告诉你,只是嫌疑而已。可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我的脾气?一个嫌疑犯,我基本认定他就是罪犯了。有证据还是没证据都无所谓,进来了,你就别想全身而退了。”

    这点亚尔培路892号上上下下谁不知道?

    之前,有个嫌疑人怀疑他是汉奸,并且孟主任通过观察他,准确的指出了这一点,可是这人就是不肯承认。

    结果当天晚上他就失踪了,第四天在黄浦江里发现了这个人的尸体。

    孟主任做事,不需要证据。

    “我还要杀很多人,真的没有什么耐心。”孟绍原看了一下时间:“我给你三十秒,现在开始计时。”

    “不用了,孟主任,是我对不起你。”杜长水叹了口气:“老母六十寿诞那天,他们找到了我,但我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情报,就说了你平时喜欢去老福记面馆吃面。”

    成了。

    就这么一个情报,就足以置孟绍原于死地了。

    孟绍原冷冷的问道:“对方几个人,长得什么样,能够认出他们吗?”

    “一共三个人,一个是翻译,一个叫高木健司,还有一个,是女人,叫赤木彩纱。”

    赤木彩纱?

    孟绍原这次真的怔在了那里。

    赤木亲之的老婆赤木彩纱?

    我靠,自己差点死在一个女人手里?

    那次在警务处见到赤木彩纱,她怀疑是自己杀了赤木亲之,可问题是孟绍原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心上啊。

    一个女人,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教训啊,女人发起怒来,可怕。

    “孟主任,我出卖了你,死不足惜。”杜长水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只是如果可能的话,请让我再见一次我的老母亲。”

    “没有这个机会了,杜长水。”

    孟绍原冷冷地说道:“家法如山,你死有余辜。许诸。”

    “到!”

    “拉出去,埋了。”

    “是。”

    许诸面无表情,一把拉住杜长水领子就离开了这里。

    吴静怡推门走了进来,把一份名单放到了孟绍原的面前:“这是我们第一批报复名单,长野株式会社社长长野中乙等共二十八人。这些人里,有日特,也有多次向日特提供帮助的日本商人。在公共租界日本侨民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杀!”

    孟绍原看都不看:“二十八人格杀勿论!还有,全面帮我寻找赤木彩纱、高木健司等人行踪。”

    吴静怡皱了一下眉头。

    赤木彩纱?是不是那个赤木亲之的老婆?难道这起刺杀案和她有关?

    “对了,孟主任。”吴静怡接着说道:“老福记面馆门口,被庄宝邦刺死的那个日本人,叫伊次潜草,我们顺藤摸瓜,抓获了其中一名日特,根据他的交代,当天一共有六名杀手,面馆里四名,面馆外两名,现在还有四名逍遥法外。”

    “名字,住处都有了?”

    “都有了。”

    孟绍原站起了身:“让马岱带一个小队,晚上10时集合。”

    ……

    中日关系研究交流会。

    这个所谓的交流会,在上海滩的历史已经有五年了,这是当初日本驻沪领事馆和几个人中国人联合办的。

    后来,中国人逐渐退出,在这里的全部都是日本人了,并且逐渐的被发展成了领事馆的一个特务联络点。

    常住在这里的,一共有九个人。

    松井博之和他的几个同伴一直住在这里。、

    伊次潜草死了。

    真的很倒霉。

    目标没有杀死,可是伊次潜草却被一个老叫花子给杀死了。

    高木健司交给他们的任务,失败了。

    “村田还没有回来吗?”

    “还没有,大约又去喝酒了吧。”

    松井博之有些无奈:“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喝酒啊。”

    ……

    “孟主任,就是这里。”

    孟绍原看了看周围:“行动,五分钟后撤离。”

    两个特工翻进了围墙,一会,大门打开了。

    孟绍原从容的走进了院子里。

    懈怠如此,居然连个值班的人都没有。

    这是一个松散的,并不被上级所重视的日本特务联络点,孟绍原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赤木彩纱想要报仇,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就启用了这个特务联络点。

    按理说,这样的特务,就算精心准备,也几乎没有可能能够刺杀到孟绍原。

    问题是,孟绍原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女人会对自己动手。

    耻辱啊。

    孟绍原的脑子里又冒出了这两个字。

    特工们已经打开了房门。

    孟绍原掏出枪走了进去。

    “砰砰砰”!

    枪声,在夜色中响起……

    ……

    还剩下一个活的,松井博之!

    孟绍原看了他一眼:“老福记面馆的面好吃吗?”

    “八嘎!”

    “砰!”

    松井博之刚刚骂了一声,一颗子弹已经打穿了他的脑袋。

    马岱迅速拿出一块布,蘸着鲜血在墙壁上写了几个字:

    “开始了!”

    开始了!

    ……

    中日关系研究交流会,夜里响起的枪声,让周围的居民惴惴不安。

    一直到了造成,巡捕才姗姗来迟。

    谁吃饱了撑的不要命,会在夜里杀手还在的时候来啊?

    再说了,不要睡觉啊?

    好家伙。

    九条人命,平时住在这里的几个人无一生还。

    有的人身上还被打了几枪,生怕不能死绝死透一般。

    ……

    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处长辛克莱尔来的时候,发现日本驻沪领事馆武官广泽伯满,以及万田义男、川本小次郎等日本人都已经到了。

    自从赤木亲之遇刺,外务省在上海的特务机构遭到沉重打击,现在领事馆方面,不得不暂时需求和日本陆军情报机构的合作。

    “警务处长先生!”广泽伯满挥动着拳头:“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九个日本公民死了,这才血腥的谋杀!我代表大日本帝国,要求公共租界立刻破案,缉拿凶手,告慰帝国英灵!”

    缉拿凶手?就算是一个笨蛋,也知道这事军统方面肯定脱不了干系。

    你杀我,我杀你,都多少时候了?

    缉拿凶手?到哪去缉拿凶手?

    辛克莱尔的目光落到了墙壁上。

    开始了!

    三个血淋淋的大字。

    什么意思?

    “不对。”川本小次郎低声说道:“这里不过是一个不重要的联络点,军统特工为什么会对这里感兴趣?为什么大动干戈,杀了那么多人?”

    “你最近一直在忙着整理田七的资料。”万田义男压低了声音说道:“昨天,在老福记面馆,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你知道被刺杀的对象是谁?”

    川本小次郎一怔:“孟绍原?”

    “没错,就是他。”

    “这。”川本小次郎难以置信:“我们有针对他的刺杀行动?”

    “没有!”

    “海军的人做的?”

    “我问过了,也不是。”

    川本小次郎满头雾水,不是陆军的人,也不是海军的人,外务省的情报机构遭受重创,其它的杂牌特务组织,也没有这个能力。

    那是谁想刺杀孟绍原,而且还几乎就成功了?

    “我们正在抓紧调查。”万田义男苦笑声:“可是,执行那次刺杀的,是伊次潜草,这里被杀的,也都是领事馆的人,你发现什么没有?”

    “赤木亲之!”川本小次郎骤然反应过来:“他们都是赤木亲之之前准备整合的力量,都是他的部下。问题是,他们肯定需要一个领导他们的……不对,难道是赤木彩纱?”

    “是不是她,只有当着她的面问了才知道了。”万田义男面色阴沉:“她要为赤木亲之报仇,而且杀的是支那特工的头目,无可厚非。但是,她的莽撞行动,非但会打乱我们的部署,而且会引起孟绍原的愤怒报复,不,我想报复已经开始了。”

    报复已经开始了,地上九具尸体就是明证。

    “报告。”万田义男的手下走了进来,语气急促:“就在刚才,长野株式会社遭到袭击,社长长野中乙身亡……而且,另外几处日本人聚集地也遭到突袭,伤亡还在进一步的统计中。”

    “完了。”川本小次郎一声叹息:“本来,我们就在和军统互相刺杀,现在,战火又升级了!”

    他可以确信的是,这场战争已经被推向了一个全新的**了!

    ……

    “孟主任,下一步呢?”

    “给我全力追查赤木彩纱和高木健司的藏身处,记住,要活的,不要死的!”

    谁都知道,孟绍原眦睚必报,报仇这才刚刚开始而已!